港媒:中企建尼加拉瓜运河系拉美版“一带一路”

  巴拿马运河是二十世纪美国的运河,尼加拉瓜运河是二十一世纪中国的运河。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罗杰·科恩(Roger Cohen)今年5月曾指控中国把“门罗主义”用于亚洲。他认为中国在维护南海的主权上证明米尔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是正确的,“就像美国在十九世纪把欧洲大国挤出西半球那样……中国将炮制自己的门罗主义”。尼加拉瓜运河开工等于是终结美国门罗主义的序曲。

  俄罗斯科学院拉美研究所伊比利亚研究中心主任雅科夫列夫认为,新运河具重要战略意义,因为“对中国工业来说,新运河可降低同巴西、阿根廷和哥伦比亚等地区资源出口国的贸易成本,并扩大贸易规模……这是一个重要的战略设施”。对中国而言,运河完工后不仅有利于中国在拉丁美洲能源和粮食战略空间的扩张,更可在西半球获得更稳固的立足点。

  企业“走出去”虽是机会,但也可能遭遇路障。10月上旬三天内中国高铁在墨西哥从得标到废标的经验为中国企业“走出去”提供了最佳的反省机会。中国高铁虽曾“偷师”他国,但经过自主创造、研发已拥有全球最高的运营速度和最长的运营总里程,不论从每公里建设成本、建设周期、安全运营管理、建设质量都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高铁建造每公里成本在美国是5600万美元,在欧洲是2500到3900万美元,即便在中国国内也达到了1700到2100万美元,但中国高铁在墨西哥投标的报价却只合每公里1800万美元,中国高铁当然不应只是为了“赔本赚吆喝”,地缘政治考量比高铁工程造价更重要。事实上,尼加拉瓜运河公司和中国铁建公司是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因此在制定该项目可行性研究时聘请了该公司专家参与。

  中国企业进军拉丁美洲最大的挑战之一在如何面对严重的贪腐。国际透明组织(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的2013年度贪腐印象指数(The 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CPI)显示,尼加拉瓜在全球177个经济体中排名127,属后段班,中国主要经贸伙伴则以委内瑞拉贪腐最严重。

  以墨西哥为例,令中国错愕的高铁遭废标主因之一是第一夫人安赫利卡·里维拉(Angelica Rivera)的一栋豪宅竟登记在与高铁标案有关的一家公司名下,总统恩里克·佩尼亚·涅托(Enrique Pena Nieto)因被控“利益冲突”,不得不“断尾求生”宣布撤案,第一夫人也宣布将于稍后出售名下的豪宅。又如,巴西石油公司契约交易收贿案中,遭逮捕的关键嫌犯包括执政党工党在国营企业的合作人及涉嫌参与行贿机制的建设公司高层。再如,阿根廷副总统阿玛多·布杜(Amado Boudou)因将阿国政府印制钞票案发包给自己以低价购得的印刷厂,涉嫌图利遭起诉。

  2006年4月,美国国务院主管拉美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夏侬(Thomas Shannon)访问中国,并与外交部拉美司司长曾钢会晤,这不仅是中美双方拉美政策负责人首次见面,更“隐含双方承认中国、美国和拉美的‘三角’关系”。该对话持续至今每年举行,去年11月18日美国国务卿克里(John Kerry)在美洲国家组织(OAS)年会致词中不仅宣示“门罗主义时代已结束”(The era of the Monroe Doctrine is over),他在演讲中还特别引以为傲地表示,拉美事务助理国务卿杰科布森(Roberta Jacobson)刚完成与中国就拉美相关议题对话。若以尼加拉瓜政府宣布运河发包的时间看,美国似已默认中国进入其后院了。

  运河工程得以顺利推展,最尴尬的应属和尼加拉瓜有正式邦交的台湾。尼国现任总统奥尔特加出身桑定游击队,他在第一次总统任内(1985至1990年)曾与台湾断交,2007年再度担任总统后也曾多次表达和中国大陆建交的愿望,北京未接受,显示对马英九“外交休兵”的默契。但是如果民进党赢得2016年大选后继续推动陈水扁任内的“烽火外交”,尼加拉瓜很可能是引发台湾外交灾难的第一张骨牌。

\

欢迎关注、扫描大公网国际频道微信“世说时局”(公号:shishuoshiju)

  传递涉华信息,共享全球思想!

责任编辑:常晓宇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