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元首2015年或迎来第三次会晤

  2013年,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安纳伯格庄园同美国总统奥巴马举行中美元首会晤。

  文/严雪

  11月10日,美国总统奥巴马来中国出席APEC领导人峰会,并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习近平与他在中南海瀛台实现了第二次“习奥会”。相比2013年首次加州“习奥会”,以及长期以来美方对于中国多次提出的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有意无意的“忽视”,此次瀛台“习奥会”成果颇丰——在短短三天内,奥巴马两次重申欢迎中国崛起、表态不支持藏独台独、延长中国游客签证年限、签署军事互信协议。记者当时在APEC会场观察到,奥巴马似乎并没有受到11月4日中期选举失利的影响,与各国领导人交流时显得轻松愉悦,无论是和习近平握手寒暄还是发表主旨演讲,都笑容连连。

  中美向全球传递出去的缓和信号,引发了海内外对于两国关系将再上新台阶的猜想,甚至预言,2015年习近平可能会正式出访美国,实现第三次“习奥会”。

  有必要回顾一下习近平和奥巴马的初次交往,要追溯到2009年11月。当时刚上任不到一年的奥巴马飞抵北京时开启首次访华之旅时,接机的正是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奥马巴上任之初,对华外交其实并不强硬,甚至被认为“亲华轻日”,中美两国一度相处融洽。然而奥巴马第一任期后期,美国次债危机爆发并引发全球金融风暴,同时美军也深陷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的泥潭而不堪重负,奥巴马政府感受到了来自国内外的巨大压力。而与美国衰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一跃成为世界经济最强劲的增长极,使美国世界第一的地位屡遭挑战。外界看到的变化是:奥巴马政府在2011年末首次提出了“重返亚太战略”,中国则以建立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作为应对。两国间的摩擦比以往增多,但中方的善意全球都看在眼里。

  国际关系学界里有一个著名的“定律”——“修昔底德陷阱”,即崛起大国与守成大国间很容易发生冲突,甚至战争。目前,中美似乎成了这个“定律”的双方。美国对中国的信任感始终没有完全建立。但2013年在加州“习奥会”算是首次比较明显的突破。蓝天白云下,两国的最高领导人身着衬衫西裤,漫步在安纳伯格庄园,聊爱好、侃家常、送长椅,谈笑风生、轻松愉悦。这份“和谐”甚至还引发了日本和印度的不安,尤其是日本。同年2月份安倍晋三的访美行程是被推迟了一个月才实现的,且终于抵达美国后,美方也只安排奥巴马与他会晤了一次、请他吃了一顿工作午餐。

  而对于2014年奥巴马访华,中美可谓精心筹划。据悉,双方在7月份就拟定将奥巴马对华访问定位为“国事访问”,后来因奥巴马的行程时间无法再改(包括中期选举的考虑),无法安排国宴(否则不符合国事访问规格),最后因中方要求,美方最终妥协,依然将访问定位为“国事访问”,这就意味着双方正在为习近平明年可能对美国事访问进行铺垫。

  其实2015年习近平访美确实存在相当的可能性。

  从时间上推测,中美保持每年正式交流与会晤,有利于中美关系长期健康发展。鉴于习近平上任2年来,每年都举行“习奥会”,所以新一轮“习奥会”可能在2015年实现。就美国而言,两党明年夏末秋初将陆续展开2016年总统选举的初选民调等活动,所以,中美协调过程中要尽可能避免2016年选举年,2015年是一个契机。

  回顾两国领导人互访历史,以往中美元首互访或中国最高领导人访美,双方元首“国事访问”的时间差一般都在1年左右。记者查阅了海外华文媒体多维网,该媒体曾梳理,1984年4月末,里根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成为中美正式建交后首位访华的美国总统;1985年7月,时任中国国家主席李先念对美进行国事访问,成为首位访美的中国国家元首;1997年10月末,时任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次年6月末,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以国事访问回访;小布什是任内访华次数最多的美国总统,他任内没有对中国进行过国事访问,主要是工作访问和正式访华级别;2005年11月小布什正式访华仅仅半年后,时任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就对美国进行了国事访问。

  除2015年习近平可能访美,再举“习奥会”的时间点合适之外,就目前国际局势而言,习、奥也有可能在明年实现第三次会晤。

  中美在世界多地都存在利益的交集。两国领导人需要进一步“详谈”,避免误判,形成共识,实现彼此利益的最大公约数。有学者表示,两国高层沟通频率、质量和形式的全面提升,是双边关系发展的新时期要求,也是两国共同应对地区和全球传统及新挑战的需要。

  另外,美国国内始终有一股潮流,恐慌中国逐渐强大,对中国越来越主动积极的全球外交动作也严加提防。中美最高层的接触,有利于对美国解疑释惑。美方也需要从最高层渠道了解到中国外交的真正想法,防止中国过度靠拢俄罗斯或者与伊朗、朝鲜等国形成默契。近期俄罗斯遭遇的经济危机,可能在未来两年仍困扰普京政府。从某种程度而言,奥巴马或许会抓紧这个时机加强同中国接触。

  就奥巴马和民主党的关注点来看,除了核问题、人权、气候变化以及经贸等传统议题外,困扰美国的埃博拉疫情、抗击IS和助力阿富汗重建这三个领域,也是奥巴马非常期待有所建树的领域,更是他希望能在离任之前与中国加强的合作的方向。因此,2015年的第三次“习奥会”应该是题中之意。

\

欢迎关注、扫描大公网国际频道微信“世说时局”(公号:shishuoshiju)

  传递涉华信息,共享全球思想!

责任编辑:万向书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

11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