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春山:中国海外大项目如何避免频遭冷待?

中国海外重点项目的风险评估

  文/木春山

  随着“一带一路”战略规划的渐次实施,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步伐也在加快。这引起了两方面“前所未有”的效应,一是国际社会对中国战略意图的关注度前所未有;二是中国民众对企业在海外生存现状的关注度前所未有。两个“前所未有”交织在一起,就形成了当下中国国际经济关系的海外舆情图谱。正是在此种背景之下,国人发现中国企业海外项目遇阻案有增多趋势。

  如何解读中企海外“遇阻案”?

  中国企业“走出去”更多的是从铁路基建开始的,“遇阻案”也大部分与此有关。比如被中国铁建高层称为铁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高铁“走出去”案例——墨西哥首条高铁项目一波三折,至今中国企业依然苦等。

  此后斯里兰卡政权更迭,新总统表示,将重新审查中国企业与前政府签署的首都科伦坡港城计划。更早些时候,中国在东南亚的一些投资项目,如缅甸莱比塘铜矿、密松水电站;中国与泰国的“大米换高铁”等都不同程度上遇到过“出尔反尔”的情况。

  最新的例子是饱受经济崩溃折磨的希腊,新上台左翼政党表示将停止出售最大港口比雷埃夫斯港67%股权的计划。该计划曾让中国中远集团受益。目前此事还有回旋余地。

  这一系列遇阻案的出现,让国内民众觉得中国企业受到了不公正待遇,也有舆论称中企海外生存环境变差,甚至开始质疑中国战略是不是出现了问题。

  要探究问题的实质,就要分析产生问题的原因。其实剥丝抽茧地看,系列遇阻案的共性是,几乎都发生在社会转型期的国家。当地要么选举带动的政治转型,或者发展导致的经济转型,抑或两者皆有。

  比如希腊在最近5年不仅政府更迭两次,而且政府信用破产,经济大举崩溃。希腊需要改变的不仅是经济问题,而是国家发展及经济模式如何转型的问题。

  再如缅甸,2010年政治改革并没能彻底解决中央与地方关系、执政党与反对派、政府与民众的矛盾。所以中国企业投资缅甸的水电站与铜矿,不仅仅涉及到与政府打交道的问题,也与缅甸转型期复杂的内政外交博弈关系巨大。

  正因为是国家转型期,所以矛盾众多、利益冲突通常比较激烈,这种交错的外在表现就是对政府政策的审查和批评,就是对有所牵连的企业和个人的超乎寻常的敏感。中国企业就是在这一背景下“躺枪”。如希腊、斯里兰卡等国大选后出现的中企投资遇阻案,本质是一国国内政治因素使然,与包括中国企业在内的外国企业没有太直接的关系。

  此外也能看出,在中企遇阻在很多案子里并不是某国专门针对中国和中国人的。比如希腊比雷埃夫斯港67%股权计划可能面临搁浅的问题,是希腊对国家发展道路以及与欧元区关系判断而引发的矛盾。

  由于希腊经济困顿,在欧盟和IMF设计的救助计划中有国有资产私有化的条款,以此换取国际援助。希腊政府签署生效。根据这一协议,2008年中远集团以43亿欧元代价,中标希腊比雷埃夫斯港集装箱码头35年特许经营权。去年希腊就出售比雷埃夫斯港务局67%的股份又公开招标。中远集团及其它四家竞标者被列入最终竞标名单。

  可以看出,中国企业和希腊方面的合作是国际援助计划的一部分,希腊新政府的做法是对此前欧盟和IMF设计的救助计划表达不满,认为这是希腊经济衰退的原因,这种态度影响到了在该计划框架下的一系列合同。中国和其他国家的企业由此受到拖累。

  中国高铁在墨西哥遇挫一案,显得比较复杂。墨西哥是新兴市场经济的典范国家,但是由于5年来西方经济整体衰退,墨西哥的GDP也从2010年接近6%的高增长,下滑到2014年不到2%,也正处在重要的机构转型期。经济出问题引发民众对政府治理的失望,再加上中国企业被卷入“第一夫人豪宅门”,更刺激了中国高铁墨西哥“遇挫故事”的发酵。

\

欢迎关注、扫描大公网国际频道微信“世说时局”(公号:shishuoshiju)

  传递涉华信息,共享全球思想!

责任编辑:常晓宇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

11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