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热炒中国-阿塔秘密往来为哪般?

  文/常晓宇

  2015年1月20日,中国和阿富汗最高领导人互致贺电,庆祝两国建交60周年暨“中阿友好合作年”。光鲜背后,是中阿关系有长达20多年的“不正常”。1979年底苏联入侵阿富汗,中国不承认亲苏“傀儡”政权,并将驻阿使馆降为临时代办级,取消官方往来;1990年代阿富汗爆发内战,中国被迫撤离全部使馆人员。直到2001年12月,因受邀参加阿富汗临时政府成立仪式,中国政府派去工作组,中阿关系才算走上正轨。

  中国驻阿富汗大使馆官网资料显示,“1992年4月,塔利班游击队接管政权,改国名为阿富汗伊斯兰国。中阿关系实现正常化。”这里的“中阿关系”显然是指中国与塔利班政权的关系,即便这个所谓的“阿富汗伊斯兰国”同样不被中国政府承认。此后塔利班政府在美国主导的反恐战争中倒台,中国也同阿富汗现政府结成了战略合作伙伴,但这些都不妨碍中国同塔利班“秘密往来至今”。

  笔者检索发现,许多论述“中国-塔利班秘密外交”的文章都引用了一则相同的例证——在2000年坎大哈的会晤中,塔利班的幕后领导穆罕默德奥马尔对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陆树林保证说,塔利班不会“允许任何组织用其领土从事任何反对中国的活动。”这段文字出自美国《外交政策》杂志2013年6月的一篇文章。

  美刊还称,根据与北京、华盛顿、喀布尔、伊斯兰堡、白沙瓦的官员及专家的采访,在过去的几年中,中国一直在扩大其与塔利班的直接接触,试探其对诸如中国新疆地区的分离组织以及中国对阿富汗资源投资的保护等诸多安全问题的立场。在西方眼中,中国人同阿富汗塔利班打交道简直是“必须的”。

  前英国简氏防务周刊中国问题专家、独立防务分析专家比弗曾对美媒表示,他相信中国同塔利班没有正式关系。但中国一直在进行一些改善阿富汗基础设施的工作,其中一些是由联合国以及世界银行牵头的。这不是什么不寻常的事,因为中国作为阿富汗的邻国,当然有极大的切身利益。

  伊斯兰堡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西姆鲍尔·汗博士去年在一份报告中写道,在过去的13年里,中国很低调地成为阿富汗最大的投资者,目前在阿的矿业、石油和天然气投资为75亿美元。中冶在阿东部投资的阿纳克铜矿的储量占中国国内铜矿总储量的1/3。除了能源领域,中国企业还是阿富汗筑路、通信等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最主要的承包商。

  塔利班至今控制着阿富汗大片国土,随着在阿中国企业的数量、范围和资本不断扩张,无论是否愿意,他们都得直面塔利班。2004年6月,一伙身份不明的武装分子袭击了中铁公司一工地,打死11名中国工人;2008年6月,一名中国工程师遭劫持;2010年1月,塔利班高调宣布绑架了两名中国工程师。西方认为,中国同塔利班“交易”可以避免恐怖分子把中国企业和公民列为袭击目标。

  《外交政策》还透露,1990年代后期,北京担忧塔利班政府会成为东突分子的避难所及其在阿富汗成立训练营。安全专家比弗表示,中国为了反制新疆分裂和恐怖势力,尤其是那些在逃窜至阿富汗的东突分子,只得同塔利班进行接触。

  时任瑞典乌普萨拉大学东亚研究项目主任斯万斯特伦认为,塔利班强大不一定符合中国的自身利益,但“东突分子是由塔利班当局资助的,所以中国不得不同塔利班保持联系。这当然不是说,他们支持塔利班。只是出于现实以及政治局势的考量,他们需要接触塔利班。这是建立在需要、而不是共同立场之上的。”

  经济和反恐是西方眼中中国同塔利班“暗通曲款”的充分必要动因,剩下要做的就是在世人面前,捅破这层“窗户纸”。面对西方“指控”,中国一度否认地很坚决,特别是2001年9·11事件发生后。时任外交部发言人朱邦造在回应中国与塔利班有何关联时表示,我们对阿富汗各派主要是做劝和工作,从不干涉阿富汗内政。他强调,中国没有与塔利班建立任何形式的正式关系。

  去年12月,有阿富汗媒体报道称,塔利班派出一个由哈尼夫领导的两人代表团赴华和中国官方人士进行了会晤,表达塔利班的立场,并探讨了中国在可能举行的谈判中能扮演怎样的角色。今年1月,外媒称塔利班证实了该报道,并称中国之行是“扩展关系,表明立场”。这一次,中方对此不置可否,外交部的两次回应内容一致:希望阿富汗早日实现持久和平、稳定与发展,支持“阿人主导、阿人所有”的和平与和解进程,愿为此发挥建设性作用。

  西方热衷于炒作中国同塔利班的“秘密关系”,但美国人自己首先就“拎不清”。9·11事件发生后,美国以反恐为名对塔利班宣战。但据一位巴基斯坦前驻阿富汗大使透露,“美国占领军每天给塔利班交税。塔利班占据阿富汗62%的土地,从塔利班地盘上过往车辆要交过路费。美军不仅向塔利班税,还跟他们一道种鸦片。”

  美国政府也没有公开将塔利班定性为恐怖组织,奥巴马甚至说塔利班不是美国的敌人。今年1月底、2月初,两名日本人被ISIS绑架并撕票。就在“约旦是否应与ISIS交换人质”掀起国际争议之际,半年前曾用5名塔利班囚犯交换一名美军士兵的美国被意外推向前台。面对记者以此类比的质疑,白宫发言人辩称:ISIS是恐怖组织,而塔利班是武装暴乱。

  美国人不远万里干涉阿富汗“内乱”十几年,却理直气壮地指摘中国处置家门口的威胁,是典型的双重标准。反恐战争结束后,塔利班根基依旧牢固,阿富汗国家却千疮百孔。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李希光曾撰文介绍,阿富汗90%的GDP(200亿美元)来自西方军队、人员及国际组织在该国的消费。西方撤军后塔利班会不会卷土重来存有疑问,但撤军对阿富汗国民经济的打击将是显而易见的。

  中国是阿富汗身边唯一的全球性大国。阿富汗亟需重建,无论经济还是政治领域,都离不开中国的参与;相应的,进入阿富汗,中国也无法绕开塔利班。去年10月阿富汗总统访华前夕,李希光曾赴阿富汗参加过一场学术讨论,主题就包括“中国如何主导喀布尔与塔利班达成政治和解”。这或许可看作中国如何在阿富汗“发挥建设性作用”的一个注脚。

 \

欢迎关注、扫描大公网国际频道微信“世说时局”(公号:shishuoshiju)

 传递涉华信息,共享全球思想!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