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晋:中国与叙利亚反对派接触的秘密

\

  文/王晋

  从2011年开始到现在,愈演愈烈的叙利亚内战已经持续了4年。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国际社会上负责任的大国,中国也一直关注着叙利亚国内局势的进展,不遗余力的展开斡旋。在叙利亚问题上,中国的立场和俄美都有区别。中国需要在叙利亚开展独立自主的外交。在中国成为全球性大国,各方要求中国承担更多责任的背景下,积极开展外交斡旋是很有必要的。这种斡旋在某种意义上讲,与西方和俄罗斯的公开介入是不同的,带有某种潜移默化的低调和私密的色彩。

  作为中国外交的一个长期原则,“不干涉他国内政”原则一直指导着中国外交的实践。在具体操作中,避免与他国反对派政治军事团体接触,就成为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则。“不干涉他国内政”一方面让中国外交在国际社会上赢得了不错的口碑,给中国树立了良好的国际形象;然而另一方面,相较于西方国家,中国也因此在诸多敏感问题上失去了主动权,对于不少热点问题缺少深入了解,容易陷入被动局面。

  作为当前叙利亚内战的重要一方,叙利亚各个反对派组织在叙利亚国内的政治舞台上仍然占据重要地位。因此中国需要同叙利亚国内各派保持沟通和了解,在叙利亚问题上保持自己的主动权。在2012年、2013年和2014年,叙利亚反对派曾经多次访问过中国,不过更多的是以外交层面访问为形式,以交换意见和沟通了解为内容。中国与叙利亚国内各个反对派的接触,并不涉及过多的敏感议题。

  对于叙利亚国内反对派来说,也需要与中国保持必要的沟通和交往。已经陷入僵局的“日内瓦叙利亚问题和谈”难以为继,政治途径也就因此卡死。而战场上胶着的状态与叙利亚国内各军事派别的“碎片化”和“极端化”,使得叙利亚反对派需要在国际舞台上争取包括中国在内更多的支持和帮助。在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除了西方国家站在反对派一边,俄罗斯倾向于叙政府一方。在此情况下,叙利亚反对派希望让中国更多了解自己的立场,交流彼此的政治观点。

  除了政治需求之外,叙利亚反对派在经济上也需要中国的帮助。尽管没有能够在叙利亚全国范围内取得事实上的政权,叙利亚国内的反对派在诸多地区建立了自己形形色色的行政机构,在土耳其、约旦等周边国家也有自己管理的叙利亚难民营。从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至今,叙利亚难民人数已经超过数百万,分布在黎巴嫩、约旦、土耳其等地。大量的难民安置工作需要充足和稳定的资金支持。而当下美国和西方事实上没有能力担负沉重的“难民负担”,沙特、土耳其、卡塔尔等国也有着各自的打算和支持的对象,无法在民政事务上形成合力。所以叙利亚反对派需要中国在资金和人道主义援助上进行一定的帮助。

  应当指出的是,在叙利亚问题上中国只是沟通协调者和推动者,问题真正解决取决于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双方及其他外部因素。在内战持续的当下,叙利亚反对派可能会部分接受中国的劝说,尊重中国的立场,但完全接受并和中国保持一致是不可能的。因为叙利亚各个反对派的资金来源主要是沙特、卡塔尔等海合会国家,而由于沙特和卡塔尔的“内斗”,导致了叙利亚各个反对派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对外政策也就因此摇摆不定。在叙利亚问题上,话语权更多的是欧盟、海合会、阿盟和俄罗斯。所以中国与叙利亚反对派的接触,更多的是在政治上谈谈意见,交换看法,以及在经济上给予援助。幻想中国像西方国家那样通过与叙利亚国内政治派别打交道进而全面介入叙利亚内政,还不大可能。(作者系以色列海法大学博士,中东问题学者)

 \

欢迎关注、扫描大公网国际频道微信“世说时局”(公号:shishuoshiju)

 传递涉华信息,共享全球思想!

责任编辑:常晓宇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

11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