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耀葬礼上的两岸朋友圈

 \

  李光耀遗像(资料图)

  文/许辉  

  李光耀离世,生前他翻江倒海、政绩一流,身后被点赞无数、极尽哀荣。

  与不少去世的政要相比,他身上有很多不同凡响之处:他是新加坡的开国总理,长期执政功勋卓著,可以说新加坡是李光耀牌的新加坡;生前小国巨人交往广泛,朋友遍天下。善搞平衡,强邻环伺下仍游刃有余,受到广泛赞誉和尊重;死时长子还当着该国总理且有不俗表现。李光耀成就了新加坡几代人的传奇,生前死后、于公于私,其葬礼必然是万人空巷、政要云集。

  在两岸关系上,李光耀是个奇特的存在。生前他预言两岸统一、与两地都互动频繁,曾30多次访问大陆,20多次到访台湾,与五代中国领导人有交往,与历任台湾“总统”有接触。1993年4月,在他的撮合下,极具象征意义的“汪辜会谈”在新加坡举行。

  实际上,新加坡与海峡两岸的关系已经远远超越一般的辨识标准:与大陆有良好外交和商业关系,但在价值观上却心存芥蒂和不乏微词。与台湾虽无外交关系,但政要之间的私交有时好到令人叹为观止。如今,斯人已去,短短数日内海峡两岸官方和民间悼念声不断。李光耀的离世成了观察新加坡与海峡两岸关系以及政要间私人关系的一个难得窗口,在这里能看到国家利益、外交礼仪,能体会到亲疏远近、价值取向,还能感悟到人情世故、人性幽暗。

  台湾朋友圈:老关系和新朋友

  台媒称,全球收到李显龙亲笔邀请函参加李光耀国葬典礼的大概20人,其中台湾就占了四人,包括蓝营的连战、萧万长、郝柏村和绿营的苏贞昌。

  四人中,郝柏村长李光耀几岁,曾经是蒋介石的侍卫长、蒋经国时期的 “参谋总长”和李登辉时期的“行政院长”,两人相交数十年。上世纪70年代,台湾与新加坡开展军事交流的“星光计划”,军人出身的郝柏村与李光耀父子互动密切。连战担任过台湾的“副总统”和国民党主席,与李光耀也很熟悉,这次他和郝柏村是以老朋友的身份受邀出席葬礼。

  萧万长当过马英九的副手,和马私谊不错,又和李光耀父子熟络,此次是以特使身份代表台湾参加国葬典礼。他不是现任官员,以两岸共同市场基金会荣誉董事长的身份在两岸多次穿梭,刚参加完博鳌论坛,和习近平等中共领导人有过多次接触,这种场合委派他参加顾全了三方的面子,不会造成各方困扰和尴尬,不失为一个合适的人选。

  苏贞昌是民进党的前主席,他与李光耀相识多年,常有来往。李去世后苏贞昌曾动情盛赞“小国浮沉国际,惟大智慧,大毅力者,才能带领国家,在世界占有一席之地。”某种程度上说,他在李家对绿营人士的认知里是排在首位的,风头盖过现任民进党主席蔡英文和民进党大佬谢长廷。当然,也不排除蔡英文身份敏感,新加坡对邀请她有所顾虑。实际上,李光耀和蔡英文、谢长廷关系也都不错,有一阵子,几人还有在新加坡“争宠”的嫌疑。在交往中,“家庭聚会”被视为给予对方的最高规格,而苏贞昌、谢长廷常不经意地吐露“两家人见面吃饭”,来暗示自己在李家父子眼中的份量与重要性。这方面,单身的蔡英文据说优势不明显。

  除了以上几位,现任“总统”马英九的表现可谓抢眼。李光耀辞世当日,他在脸书上传四年前李光耀访台时两人的合影。次日,应李显龙邀请,以私人身份搭飞机亲赴新加坡参加家族追思。马英九与李光耀一家两代人认识30余年,这样的安排,既表达了情谊,又避免了与大陆领导人相遇的尴尬,还省去了媒体对台湾与新加坡“外交突破”的联想,可谓是新加坡处理两岸关系的妥当方式。

  新加坡能给台湾政要如此“殊荣”,就不能不提蒋经国。李光耀与蒋经国私交极深,彼时,李光耀每次访台,蒋经国必亲临机场迎接。据说,一次蒋抱病不能亲到机场,便派人先往新加坡致歉,令李当场动容落泪。曾担任蒋经国英文秘书的马英九透露,上世纪70年代之后,李光耀和蒋经国经常有书信往返。“总统府秘书长”曾当面交代马英九,写给李光耀的信,必须“笔锋常带感情”,而李光耀也对自己的机要秘书有同样的交代。新加坡自独立后一直没有与大陆建交,直到蒋经国1988年去世两国才在1990年建交,李光耀顾及私谊可能也是个原因。

  除了蒋经国和马英九,当过“总统”的李登辉和陈水扁两位照说也有机会受邀出席葬礼,但阿扁因贪污弊案身陷囹圄,目前处于保外就医状态。即便阿扁不坐牢,也很难获邀参加,李光耀对陈水扁的评价很差,他曾说陈水扁是“赌徒”,因贪污丑闻自毁声誉,还孤注一掷推动“台独”,这些都与李光耀的理念相悖。

责任编辑:申言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