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外长:习近平与安倍会晤前事先通知了韩国

\

韩国外长尹炳世

  大公网5月13日讯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担忧韩国外交,近日该报记者采访外交部部长尹炳世。尹部长表示“我认为,越是此时,越有必要亲自进行说明,因此答应接受采访”。一提到韩国外交危机论,他可能是因为受3月3日驻外公馆长会议发言(美中双方纷纷向韩示好不是两难境地,而是祝福)的影响,惜字如金。

  问:很多人批评韩国外交太被动了。

  答:“这是出于朴槿惠政府在五年期间将会对韩半岛和东北亚造成严重的外交环境问题意识。由此,一直在据此制定战略。听到没有认识或战略的说法会感到非常郁闷。烧瓷器的人是否能制好瓷器,在完成之前、别人评价之前就已经很清楚了。现在我们正在烧难度非常高的瓷器。”

  问:迄今为止烧得最不好的瓷器是什么?

  答:“韩日关系未能改善,非常遗憾。我们进行了努力,但实际上对方并未进行响应。”  

  问:对于韩日关系需要双轨战略的指责,您怎么看?

  答:“双轨战略从政府上台伊始就一直在坚持。但在历史轨道上有很多负面因素,因此也会对积极的轨道造成影响。对日本表示‘请坚守过去领导人的承诺和精神’是最小限度的要求。当然现在还正在发挥弹性,只是未进行首脑会谈而已……去年3月在海牙举行了韩美日三国首脑会谈。去年11月,北京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晚宴时,朴总统就坐在安倍晋三首相旁边,进行了一个小时的对话。外部认为,当时只是说了些例行的话,但实际上也进行了很多深层的谈话。朴总统自己很理解这种状况,并不拒绝对话。首脑会谈将会考虑国民希望取得什么结果后再进行。如果想要做这种准备,包括慰安妇问题在内的几个问题要取得进展。”

  问:要一直关注到安倍首相进行停战70周年谈话(预定于8月15日)吗?

  答:“即使看起来是我们行动较慢,但也有认识共享的部分。即使不从长期来看,从部分问题上也可以取得进展。某一个时期会出现可以认真考虑高层会谈的情况。”

  问:在韩日邦交正常化50周年纪念日6月22日之前很难期待划时代的会面吗?

  答:“安倍首相已在国内稳固基础,通过此次访美取得了一定成果,因此未来将可能会注重与周边国家的关系。就像过去美国前总统尼克松是共和党所属的保守派总统,因此划时代地解冻了对华关系那样,安倍首相也有必要将重点放在这一部分上。这样一来,韩国也当然会做出肯定的回应。”

  问:对于日本对历史要推出有诚意的措施才能进行首脑会谈的原则,有变化吗?  

  答:“不是说‘要解决所有事情才能行动’。在过去历史遗留问题中,部分问题是可以短期内集中努力得以解决的。”  

  问:在慰安妇问题中,我们可以接受的日本有诚意的措施是什么水平?

  答:“日本方面都知道。从大框架来说,原封不动地继承‘村山谈话’和‘河野谈话’并将其付诸行动。安倍首相曾先后两次在美国表示会继承‘河野谈话’,这一点令人关注,但只以这个是远远不够的。如果在重要的契机明确表示,那么不仅韩中两国,就连美国也会非常高兴。”

  问:朝鲜国防委员会第一委员长金正恩此次不去俄罗斯是因为中国吗?

  答:“这好像不是主要考虑的问题。就朝鲜领导人所处的地位来看,可能会向俄罗斯要求进行特别警卫或礼仪,朝鲜经济上困难、外交上孤立,因此可能会要求提供一些支持。而且朝鲜领导人从未登上国际舞台,年纪也很轻,可能不太容易举行多边会议。无论如何,在还剩不到两周时间取消访问,这在外交惯例上非常失礼。”  

  问:在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THAAD ,萨德)争议时,您提出“战略模糊性”,当时引起广泛争议。

  答:“在外交部未曾这样说过,这是在国防相关聚会上说的。但这似乎是在说明过程中所说的话,据我所知,政府在政策上未采取战略模糊性。但其主旨可能当时并未正确转达。包括国家安全保障会议(NSC)在内,基本共享的立场是‘3NO’(不受邀、不协商、不决定)。核心是不能忽视朝鲜的核与导弹威胁的本质层面。”  

  问:朴总统将访美,有什么特别的外交目标吗?  

  答:“继续强化现有合作是基本。正在考虑新要素和将重点放在哪一部分。韩美同盟和美日同盟各有自己的战略价值。很难想象在美国想要增进亚太再平衡政策的情况下,美日同盟不断发展而韩美同盟不断弱化或韩国被孤立的状况。两个同盟一起发展,对美国来说也是正确的蓝图。”

  问:比起韩日关系,中日关系改善速度更快?  

  答:“中日关系改善符合我们的外交目标,因此值得鼓励。美日对中国构图,新冷战构图非常有负担。对于4月22日万隆会议上中日两国首脑举行会谈,中方在事前就告知了韩国,而且在事后也向韩方进行了说明。中国对历史问题的立场很难改变。通过今年3月末举行韩中日外交部长会谈时中国外交部长王毅的表现,就能看出其传达出多么强烈的信息。”  

  问:有人就亚投行(AIIB)加入时期进行批判,但政府评价则似乎不同。

  答:“亚投行与美中两国以及许多国家有关,但我们通过独立判断,在最可以增进国家利益的最佳时期表示会加入。中国非常欢迎作为地区内核心势力的韩国加入。韩国是在坚守原则的基础上,在亚投行的透明性和治理结构等很多方面得到改善,同时美国的担忧很大程度上得到缓解时,才宣布加入亚投行的。由于3月31日之前加入,因此对经济实际利益并未产生任何影响。而且在持股份额上也是如此,没有任何负面影响。”  

  问:您认为韩国外交所处的最紧急威胁和严重威胁是什么?

  答:“朝鲜的挑衅是未来要持续周密进行关注的问题。实际上,我们和包括美国在内的周边国家最花费时间的问题就是朝鲜问题。”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世说时局》公众号

责任编辑:王宇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