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胜利为大连舰艇学院定下铁律:吸一根烟就退学

大连舰艇学院是新中国海军第一所正规高等军事院校。资料图

  大公报记者 贾磊

  清晨6点,急促的铃音准时响起,值班员大声广播一天工作安排——这套铃音通话系统和流程,与军舰上完全一致。海军大连舰艇学院学员旅131队的学员们翻身下床、整理内务,按上下铺次序轮流跑向洗漱间。经过海军院校严格的军事训练和专业学习后,他们当中的极少数人有机会担任水面舰艇舰长,引领中国海军的未来。

  大连舰艇学院是新中国海军创建的第一所正规高等军事院校,培养了5万多名海军军官、80%以上的舰长,被誉为“海上黄埔”、“舰长摇篮”。

  在1974年和1988年两次南海海战参战部队中,从编队指挥员到舰艇部门长,多数是舰院毕业学员。中央军委原副主席迟浩田曾评价,“学生官是能打仗的,大连舰艇学员的毕业学员表现得就很好。”

  入校即上舰

  上世纪80年代,舰院借鉴外军经验,成立了解放军军事院校中第一个学员旅,负责所有本科学员的日常管理。学员旅下设学员队,一般同一专业同一年级的学员被编为同一学员队。

  为让学员提前进入角色,学员队按《舰艇条令》施行舰艇化管理。例如,宿舍里看不到陆军常见的“豆腐块”,而是用毛毯包裹被褥。131队教导员胡亚毛介绍,舰上空间狭小,这样做在海上便于生活、利于战备。为从日常养成严谨作风,在洗漱间,连毛巾摆放宽度、牙刷牙膏方向都要一致。

  6点15分,走廊两侧已坐满学员,大部分人利用这段早读时间学习英语。除了通过英语等级考试,舰院学员还要学习海军英语、专业英语。墙上挂着世界著名海战战例,学员定期会搜集海战资料,走廊中有沙盘模型供复盘推演。

  淘汰率近一成

  从舰院毕业的学员一般会授予工学和军事学双学士学位,但在校期间随时面临淘汰。

  “我们对学员军事基础素质非常看重。”学员旅旅长冯恒星说除了日常5公里武装越野、400米渡海登岛、武器使用等科目外,每周日组织一次万米跑。他本人每周也会跑两次5公里。在高强度训练和专业学习中,学员淘汰率为7-8%左右,其中很少有因违纪被淘汰。

  除了高强度的军事素质训练,对于大多数人,真正的考验从大三下学期的专业课开始。前四年成绩按70%计算,第五年有一科不及格就不会被授予军事学学位。

  大连舰院老院长、海军司令员吴胜利立下“吸一根烟就退学”的校规,至今仍是铁律。

  舰长培养需15到20年

  成为舰长有多难?北海舰队轻型护卫舰营口舰舰长郭政恩,13年前毕业于大连舰院,迄今同期300多名指挥专业同学中担任舰长的不到10人。

  舰院学员毕业下部队第一年也挂学员军衔,和普通士兵一起生活,经过舰艇部门长、机关锻炼和院校再培养、实习舰长三个阶段,每阶段三到五年,通过层层考核后,最终担任舰长。若从迈入舰院校门算起,舰长的培养周期在15年到20年。

  在舰院训练模拟中心,一批舰副长班学员正在战斗航海通用平台上模拟护卫舰离靠码头。他们是舰艇部门长,回到部队即将担任副舰长,任职前须在舰院接受为期一年的培训。

  科目之一就是操船基础理论、舰长岗位两小时以上的模拟器操纵,通过考核才可以实际操纵舰船。“考核主要考察口令数量、离靠码头时间等,出现错误口令一票否决。”模拟训练中心教员周京说,该平台可模拟不同舰型、海况、时间、地点,进行不同科目训练,以加快培养周期。

  除了先进的训练手段,舰院还以最原始的航海方式磨练学员的胆识意志。每年夏天,三年级学员要乘无动力舢板,一桨一桨划过渤海海峡,往返270余海里。

  “淘汰只是保持最低水平的限制,战斗精神、军人血性的培养才能激发最大潜力。”舰院院长李玉杰少将说,“我们培养的学员必然与国家海洋利益相联系,任何一个海上指挥的失利都不能被允许。”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世说时局》公众号

责任编辑:常晓宇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