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司关注“一带一路” 有人称其为“欧亚宝”

\

  大公网5月19日讯 据英国广播公司引述中欧联合投资公司副董事长、法学博士高志凯的分析认为,习近平总书记和中国政府提出的“一带一路”伟大倡议,已经在中国国内和国际上引起巨大反响,国内各级政府、企业、机构、众多利益攸关者(“利东”)争先恐后,积极运筹,全国上下催生了有关“一带一路”的大研究,大运筹,大动员,大动作,期望越来越大,动力越来越强,干劲越来越高。国际上,围绕着“一带一路”的讨论、分析日盛一日,很多国家在力争弄清楚“一带一路”真实含义的同时,也开始研究“一带一路”对各自国家的潜在影响,以便确定各自的对策。以下是高志凯的分析。

  最近,我在国际上多次强调,从历史角度来看,“一带一路”的伟大倡议,是人类有史以来第一次用一种整体、连贯、全面、协调的眼光,把欧亚大陆作为一个整体,统筹研究、推动欧亚大陆的发展。“一带一路”本身是一个大方向,大战略,大倡议,大举措,“一带一路”是一个不断发展、不断演变、不断调整、不断丰满的过程,“一带一路”绝不是我们中国一个国家能够单枪匹马完成得伟大事业,而是要动员众多国家、众多利东一起行动的伟大壮举。

  与“美式全球化”金融资本的主导不同,中国推动的全球化将更注重实体经济,特别是基础设施、基础工业等。

  一.寻求最大公约数。按照中国目前的官方口径,“一带一路”涉及到65个国家左右。这一说法对吗?我认为,我们不应该在一开始就采取一种封闭式的思想模式,而是应该持有一种开放、包容的心态,寻求最大公约数。

  最近,一位挪威朋友问我,“一带一路”包括挪威吗?我答曰:65个国家左右的名单里没有挪威,但是从实质上说,“一带一路”当然包括、至少应该包括挪威。一是因为挪威拥有世界最大的船队之一,而且在工程服务船只、油气勘探生产船只等方面世界领先,在海洋油气勘探生产方面世界领先,在通讯等方面,挪威在“一带一路”很多国家十分活跃。更有甚者,由于北冰洋冰层融化,近年来每年夏、秋季节,商船可以从西欧、北欧通过北冰洋,直达东亚,这条最新开辟的北方航线,比传统的南方航线要节约大约一半航程,在时间、费用、有效性等诸多方面,都潜力非凡。另外,挪威还拥有世界最大的主权基金之一,在官方援助方面几十年来世界领先。因此,在建设“一带一路”的伟大事业中,挪威不应该是局外国、或旁观国,而应该成为一个积极的参与国。正因为如此,挪威最近才选择加入亚投行,成为亚投行创始成员国之一。

  从表面来看,“一带一路”似乎没有美国的事儿。也许正因为如此,美国有些势力对声势浩大的“一带一路“心存疑虑,如果控制不好,还会一生疑,二生虑,三生怨愤四生仇,继而徒生阻力,甚至升级为对抗。这对我国不利,对我们大力推动的“一带一路”的伟大事业也不利。我们完全可以负责任地告诉美国:“一带一路”不是针对美国的,“一带一路”的伟大事业对美国也有好处,只要美国把握好大方向,抓住“一带一路”带来的重大商机,积极参与,美国也能从一带一路的大发展中获取重大利益。

  单纯从国内目前对“一带一路”的界定来看,日本不属于“一带一路”的范畴。国内可能还有一些人士认为,由于安倍之流在中日关系中不断挑衅,在对待二战大是大非问题上屡犯错误,在战略意图方面咄咄逼人,“一带一路”应该把日本排除在外。我认为,非但没有必要排斥日本,反而可以客观、妥善地对待日本,欢迎日本加入“一带一路”的建设事业。当然,如果日本当局不识时务,逆流而行,抗拒世界大趋势,那么最终咎由自取的是他们自己。

  打造“中巴经济走廊”被视为中国‘一带一路’西部起点的延伸。

  二.“谋”与“动”的相互关系。 “一带一路”这一宏大壮举,是“谋定而后动”呢?还是“先动而后谋”?如果“谋定”需要旷日持久,那肯定是时间不等人;如果“先动而后谋”,那“一带一路”这座大厦,就有可能根基不稳,后续更改、回炉、重建的成本很大。我认为,“一带一路”应该边谋边动,谋动结合,谋动互补。由于很多项目箭在弦上,不可不发,不可缓发,不可停发,有些事项就更有必要迅速商议,迅速确定。例如,关于“一带一路”的行为准则,法律合作框架,国际合作框架,金融框架,人民币与“一带一路”,国际反恐合作与“一带一路”,国际反绑架合作与“一带一路”, 行业标准,产能输出标准,劳工服务标准,环境保护标准,绿色发展标准,节能减排标准,安全生产标准,等等。这些标准、规则的制订,刻不容缓。

  三. 中方单独推动、还是多国一起推动“一带一路”?举例来说,我国很多产能的能耗大,环保性差,污染严重,在我们国内已经加害我们自己。如果我方单独推动“一带一路”,我方很有可能把这类剩余产能输出到其它国家,这样做,实际上是损人不利己。这类剩余产能如果大规模转移到其他国家,进而加害其他国家,后果不堪设想。我国在绿色发展、节能减排方面总体落后于德国等发达国家,在积极推动“一带一路”的过程中,我们不宜单打独斗,而是可以积极同德国等发达国家合作,确保我们在输出产能的过程中,通过国际合作,使得“一带一路”的国家获得先进、绿色的产能和技术,而不是能耗高、污染大、效率低的产能。

  共建“一带一路”旨在促进要素有序自由流动,推动“更大范围、更高水平、更深层次”的区域合作。

  四. “一带一路”,还是“一带两路”?“一带”指的是横贯欧亚大陆的从东亚通过中亚、东欧、中欧直达西欧的经济带;“一路”目前指的是从东亚经马六甲、印度洋、地中海直达西欧的南方海上通道。如上所说,北方海上通道可以通过北冰洋连接西欧、北欧和东亚,潜力很大,因此,“一带一路”也许可以扩展成为“一带两路”,其中“两路”指南方海上通道和北方海上通道。

  五.“一带一路”实质上是“欧亚宝”。“一带一路”翻译成英文,One Belt, One Road, 比较绕口,意义不明朗,缺乏简明扼要、一目了然、琅琅上口、过目不忘的特征。实质上,“一带一路”是通过在欧亚大陆建设“一带”和“一路”,推动基础设施和互联互通建设,推动欧亚大陆众多国家的共同发展。因此,“一带一路”实质上就是“欧亚共同发展”,可以简称“欧亚宝”,英文可以称为“Eurasian Prosperity”, 简称为“Eurasian Pro”。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世说时局》公众号

责任编辑:王宇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