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韩对安倍70年谈话视线不同:韩国比中国更严厉

  所谓日本首相“8.15”谈话,就是日本首相在从1952年开始的“全国战殁者追悼仪式”上的致辞及这一天发表的谈话。“全国战殁者追悼仪式”主要是追悼在“七七事变”以后的战争中日本的战死者。在1952年8月15举行的首次“全国战殁者追悼仪式”上,当时的日本首相吉田茂在致辞中指出:“我们在这里举行在日华事变后全国的战殁者追悼仪式,为他们祈祷冥福,对于遗属各位所经受的苦劳表示深切的同情,并祈望不在重复如此巨大的不幸。”

  在此之后,一直到1991年-1993年担任首相的宫泽喜一,经历过“8.15”的首相基本继承吉田茂“8.15”谈话的宗旨,主要内容是:1、为战殁者祈祷冥福;2、对遗属表示慰问和同情;3、表达坚持和平主义的意向。这样的谈话表现出一种面向国内的“内向化”倾向。

  1993年,当时的日本首相细川护熙首次在“8.15”全国战殁者追悼仪式的致辞中,表达了“对日本给亚洲诸国人们带来的损害和痛苦”进行“深深的反省”。由此,“内向化”的“8.15”谈话,扩展为对侵略亚洲的反省,但是他并有提及“殖民地统治”“侵略”及“道歉”的字眼。1995年8月15日,社会党首相村山富市发表首相谈话指出:“由于(日本)国策的错误,由于殖民地的统治和侵略,给很多国家的人民,特别是亚洲人民,带来了深重的损害与灾难,并对此表示痛切的反省和道歉。”这一谈话引起亚洲各国和美国的赞同和肯定。但从1996年到2004年,经历了桥本、小渊、森、小泉四届首相,在每年“8.15”的首相致辞或谈话中,都不再出现“侵略”及“道歉”等的字眼,但是保持了“反省”内容。

  小泉纯一郎在2005年“8•15”谈话中,不仅表示“反省”,又恢复了村山谈话中的 “殖民地统治”、“侵略”、“道歉”等内容,这在自民党首相中是史无前例的。2006年,这些内容又在小泉“8•15”谈话中消失,在他之后的自民党首相的“8•15”谈话中,再也没有恢复这些内容。民主党经历过“8•15”的两任首相也都没有提及“道歉”及“侵略”。

  2007年,担任首相的安倍在致辞中没有提及“道歉”及“侵略”,当时他表示“日本在二战中给诸多国家特别是亚洲各国的人民造成了巨大的损害和痛苦,我作为国民的代表,在做出深刻反省的同时,对死难者表示由衷的哀悼。”

  虽然他没有提及 “殖民地统治”“道歉”及“侵略”,但是中国方面当时对他的谈话给予了很高评价。据2007年8月17日的《朝日新闻》报道,2007年8月16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吴邦国在北京会见了日本众议院国会营运委员长逢泽一郎率领的超党派众议院议员访华团。吴邦国对其在“坚持不战的誓言”的全国战殁者追悼仪式的致辞“给予高度评价”。

  同一天的《人民日报》也发表了题为“吴邦国会见日本客人”的报道,但是没有提及上面的内容,而从通篇报道看,吴邦国对当时的中日关系的评价是非常肯定的。他说:“当前中日关系保持改善与发展的良好势头。在两国高层往来的带动下,各领域的交流合作取得了新的进展,受到两国人民和国际社会的普遍欢迎。”

  也许是因为有这样的历史经纬,在亚非领导人会议上,在安倍没有直接提及“殖民地统治”、“道歉”及“侵略”的情况下,中国也同意了日方举行首脑会谈的要求,也有了唐家璇对安倍在美国的讲演“肯定和不满参半”的评价,不像韩国的那样全面否定。

  但是为什么俞正声在会见额贺时提出了“不满”呢?

  第一,如果在美国的讲演是给安倍战后70周年的首相谈话定调的话,虽然有吴邦国肯定安倍2007年“8.15”致辞的前例,但是在战后50年和60年的关键年份,日本首相的“8.15”都有“殖民地统治”、“道歉”及“侵略”的字眼,唯独70年没有,中国认为这是日本在历史认识上的倒退。

  第二,在习近平与安倍在印尼举行首脑会谈后,韩国有一种对日关系上的“被孤立”的感觉。韩国外长尹炳世在5月4日的议会答辩中,针对国会中有关“日本与中国改善关系并强化了日美关系,使韩国受到了孤立”这种见解指出:这种说法好像是说我们在外交上存在什么问题,其实基本上国际社会对日本的历史修正主义都在进行批判。

  最近几年,在对待日本历史问题上,中韩本是“共同战斗”的关系。2013年6月,韩国总统朴槿惠访华,在举行中韩首脑会谈时,曾向中方提出建造安重根纪念碑,虽然最后纪念馆内并未设立纪念碑,但据韩联社透露,“中国方面将纪念碑升级为建立纪念馆来回应朴槿惠的请求”。

  2014年3月23日,习近平在荷兰与朴槿惠举行会谈,习近平在会谈开始的时候就谈到安重根纪念馆,他说:纪念馆是我下指示建立的。

  日本《读卖新闻》指出,习近平在3月25日将举行日美韩首脑会谈之前,夸耀在历史问题上与韩国的合作,为的是牵制日本,而朴槿惠与其同气相求。

  而在日美修改了防卫指针,在南海等问题加强合作以对付中国的形势下,让韩国觉得中国在对日历史问题上单独与日本妥协而使韩国孤立,会使中国外交显得缺乏平衡感觉。中国最近在日本申遗、世界领导人访问广岛、长崎等问题上与韩国再次合作对抗日本,似乎也与照顾韩国的外交感受相关,而据韩国《朝鲜日本》5月19日报道,中国对外政策智囊之一,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阎学通在5月19日接受《朝鲜日报》专访时说:“中国与朝鲜的同盟已经崩坏,而和韩国结为同盟的可能性很大。”这种发言十分令人吃惊,而在目前这样的时候说出这样的话,是不是有意在安慰深感孤立的韩国,以调整略显失衡的中日韩外交呢?

  而韩国对于日本首相战后70年的谈话的视线为什么比中国更严厉呢?当然有历史和现实中的各种原因,而最重要的一点是,韩国宪法法院2011年8月30日裁定,在韩国与日本两国围绕“慰安妇”的赔偿请求权问题仍存在纠纷的情况下,韩国政府未努力解决问题,侵犯了受害者的基本权利,属违宪行为,因此韩国如果在历史问题上向日本让步,则会严重动摇朴槿惠政权的合法性。

  张石 简历

  1985年,中国东北师范大学外国语言文学系研究生院毕业,获硕士学位。1988年到1992年,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助理研究员,1994年到1996年,东京大学教养系客座研究员,现任日本《中文导报》副主编。著有《庄子和现代主义》、《川端康成与东方古典》、《樱雪鸿泥》、《寒山与日本文化》、《东京伤逝》、《孙中山与大月薰—一段不为人知的浪漫史》等著作。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世说时局》公众号

责任编辑:严雪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