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全球恐怖主义情势再度绷紧的六大战略影响

  编者按:“伊斯兰国”崛起激化西方与极端伊斯兰矛盾,彼此缠斗未有穷期,中东与西方恐情再度绷紧对中国缓解周边地缘压力、维护延长“战略机遇期”利大于弊,我国宜内外统筹,妥善周旋,捕捉战机,“稳中求进”。一是借势推进、引领大国合作;二是地缘拓展重视反恐“因子”;三是趁势加大反恐防恐力度;四是全面排查弥补社会治理漏洞。本文由国际网授权大公网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丨陈向阳

  2014年中迄今“伊斯兰国”骤起坐大,刺激全球恐情持续燃烧蔓延,牵动国际战略态势深刻调整。须审时度势,因势利导,趋利避害。

  一、国际暴恐“生态”复杂变异,“伊斯兰国”后来居上。

  首先,以“伊斯兰国”为首的国际恐怖“新锐”,从追求全球“圣战”、直接打击美欧本土目标,转向优先在阿拉伯世界“建政”,并将伊斯兰世俗政权作为首要攻击目标;其次,其意识形态更极端化和更具蛊惑力。“伊斯兰国”等信奉逊尼派萨拉菲激进思想,遵循非黑即白、非对即错、非此即彼的简单二分法,将世界划分为“战争区”与“和平区”,企图回归伊斯兰教初创时期并谋求最终在全世界建立统一的“哈里发”国家。其信条简练原始纯粹,对占阿拉伯国家人口大多数的青年人及处于欧美社会底层的穆斯林移民有相当诱惑力;再次,国际恐怖格局形成“伊斯兰国”与“基地”两大中心,二者互不相让,后者影响下降;第四,恐怖主义“新生代”擅长网络与社交媒体,其信息化与舆论战水准颇高。

  二、西亚北非等地乱局火上加油,地区秩序解体重构。

  一是政局动荡与“伊斯兰国”等极端势力滋长互为因果,恐怖主义成为乱局最大赢家,叙利亚、利比亚、也门、埃及等深受其害;二是既有国家边界备受冲击、形同虚设,包括叙伊、叙土、伊土等边界,乃至形成所谓“叙拉克”现象,跨境民族如库尔德人趁机串联;三是“伊斯兰国”野心勃勃、四面树敌,“打伊”共识引发中东格局重组,伊朗作用凸显、能量增大,有关各方对其借重加大,“伊核”谈判得以推进。

  三、中东恐情乱局对美安全与霸权利益威胁上升,奥巴马地缘战略“重心”难稳、“平衡”不易。

  一是美“打伊”呈现长期化复杂化,“回流”恐怖分子威胁美本土,且打亦存在“打散”、扩散风险。美对中东与反恐投入有增无减,其“行情”在“后奥时代”还将看涨;二是“转向”亚太变数增加,“大中东”多个危机与残局对其掣肘增大;三是奥巴马虽以“巧实力”与“战略耐心”应对中东恐情乱局,坚守“双重再平衡战略”(总体侧重于国内+对外向亚太倾斜),但内外政治与安全压力致使其难度增大。奥本人被指“回避”中东挑战、“逃避责任”,国会及智库要求美“加大介入中东”、乃至“重返中东”的呼声明显增多。

  四、欧洲恐情内忧外患交织,自身安保“压力山大”。

  一是地缘临近西亚北非,中东恐情外溢首当其冲。“伊斯兰国”欧洲成员众多,回流作案易发多发,北非动荡更是近在咫尺。英国军情六处前局长直指欧洲“恐怖威胁堪比冷战”,法国反恐官员称法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恐怖威胁,极端分子随时可能对法发动新的袭击;二是自身族群矛盾突出,穆斯林移民备受歧视压制,存在滋生极端主义土壤;三是情报安防短板漏洞明显,防恐防不胜防;四是迫于债务危机与恐情高压,欧盟自顾不暇、对外干预力不从心,在乌克兰危机上无力与俄对抗、着力劝和“维稳”。

  五、极端势力蔓延危及中国周边安全。

  一是向阿富汗等南亚国家扩张,阿巴安全形势堪忧,美被迫延缓从阿撤军;二是极力渗透东南亚,印尼、马等恐情酝酿;三是刺激中亚“三股势力”再度发酵;四是引诱中国境内“东突”分子闯关、投奔境外“圣战”。

  六、极端组织兴起冲击当代国际秩序,引发大国关系重组。

  一是影响国际关系主要矛盾演变,西方霸权与极端伊斯兰矛盾激化,新老大国之间的矛盾受到一定节制;二是以“伊斯兰国”等为代表的非国家行为体、反政府武装、非政府组织肆虐,“群魔乱舞”,颠覆所在国及地区既有政治秩序,挑战主权国家在国际体系中的主导地位和人权保护、领土完整等国际法;三是反恐再度成为大国“共同语言”,有助缓解大国竞争矛盾、拓展大国合作空间。

  七、顺势而为、借力打力,对反恐与中东作足“功课”、作好“文章”,协调推进中国内外安全。

  “伊斯兰国”崛起激化西方与极端伊斯兰矛盾,彼此缠斗未有穷期,中东与西方恐情再度绷紧对中国缓解周边地缘压力、维护延长“战略机遇期”利大于弊,宜内外统筹,妥善周旋,捕捉战机,“稳中求进”。

  一是借势推进、引领大国合作。就全球及地区反恐提出标本兼治新思路,扩大反恐话语权,反制西方“双重标准”,塑造“负责任大国”形象。与美欧就反恐、“打伊”等适度对话沟通乃至交换情报,以提升战略互信,同时妥善利用中东大变局迟滞、缓冲美“转向”亚太。对俄强化反恐协作、相互给力。

  二是地缘拓展重视反恐“因子”。经略周边突出反恐合作,有效遏阻“跨境圣战”势头与内外串联。稳健进取中东与非洲,着力提升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安全系数,扎实预防恐袭风险。

  三是趁势加大反恐防恐力度。保持高压震慑态势,强化法治建设与情报能力,积极稳妥推进反恐立法执法,反恐完善战略、讲究策略。

  四是全面排查弥补社会治理漏洞。完善民族宗教政策,进一步压缩“三股势力”生存空间。健全青年尤其穆斯林青年社会保障,助其疏通流动上升通道,为其成长、就业、创业减压消阻,防其因弱势化而叛逆化、暴力化、极端化。升级网络反恐,大力净化网空,监管舆情异动,着力清除社会戾气。(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政治所副所长、研究员)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世说时局》公众号

责任编辑:常晓宇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