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中国出兵IS非天方夜谭 中东或成其战略新一极

  中东局势的平衡需要

  而另一方面,中东打击ISIS的严峻形势也需要中国军队的加盟。

  从美国主导的国际联军开始空袭ISIS以来,对ISIS的军事打击已经持续了超过九个月,而这个极端组织并未因国际联军的打击而受挫,恰恰相反,就目前而言,叙利亚政府军战力几乎不堪一击,而伊拉克战局近日遭ISIS逆转,伊拉克部队连丢拉马迪、费卢杰等多个重要城市,迄今ISIS武装距离巴格达已不过四十公里。本地部队无法组织有效抵御,美国和联军盟国又难以迅速派出地面部队的情况下,拥有较为强悍的战力且距离优势明显的伊朗已经被视作未来国际打击ISIS联合力量中的当然主力。

  事实上,目前伊朗早已经加入了打击ISIS的行动,只是由于美伊之间关系的尴尬性,双方缺乏战术和战略方面的沟通协作,只依靠有限的伊拉克士兵进行消息中转。如果按照当前的态势,无论叙利亚还是伊拉克,都将很快沦于ISIS之手。在六月底伊核谈判结束后,可以预见与沙特、约旦和美国一样担心ISIS入侵的伊朗在战局中发挥的作用将越来越大,而双方战力互不沟通的情形也很难再持续下去。

  这势必将把伊朗推到更高的位置上,而美国持续已久的担忧将无可避免地被局势引爆。失败的伊拉克战争导致美国不断尝试从中东抽身,但抽身导致的权力真空又被华盛顿视为心腹大患。自伊朗开始参与伊拉克打击ISIS的地面部队行动以来,同为什叶派的两个中东国家正在摒弃前嫌,美国长久以来担心伊拉克会重回伊朗影响范围的忧虑或会成真,而由于ISIS的蔓延流毒太广,成为打击ISIS主力的伊朗势必将在战利品中收获最大的一份——资源或是金钱在这些面前都已经不值一提,真正重要的是伊朗的地区影响力必将因此暴涨,波斯帝国的重现正是美国长久以来挥之不去的噩梦。

  在此基础上,就不难理解美国争取“国际联军”的重要意义。这些远道而来的外国军队人数往往有限,很多国家派出的军队只有几百人甚至几十人,但它们的作用是平衡伊朗的军事活动可能带来的对局势平衡的影响。从2014年9月起,美国已经极尽所能地联合了所有它能够说动的盟友伙伴国家,打击ISIS的失利导致美国必须在接受伊朗之余寻求进一步扩大国际联军规模,而中国,作为在中东问题上立场一贯较为中立的世界大国,联合国“五常”之一,它的加入是美国所乐见的,也是中东局势实现新的平衡所需要的。

  中东:中国战略平衡的新一极

  传统上,中东并非中国外交的重点区域,但从以“一带一路”为标志的“西进”战略提出后,中东等地区在中国外交天平上的分量日渐加重。从利比亚和也门两次撤侨,到中俄地中海军演,这些举动凸显出中国在中东和北非不断演变的角色。迄今为止,中国决策者没有表现出任何意愿去继承美国的传统角色——维持在中东的霸权以实现稳定和确保石油运输,但是,中东被纳入了中国“一带一路”宏观战略范畴,这一方面意味着中国将在有关地区投入大量资金修建基础设施工程,另一方面更意味着将有大批中国工人参与到当地的工程建设当中。

  除此之外,中东在中国能源战略中的重要地位也不应忽视。尽管多样化能源供给是中国能源战略的基本指导方针,但中国十大原油进口来源国中,中东占据六席,进口额占比超过50%,是中国最大的原油来源地,将来也将会是保障中国原油供应安全的关键。而ISIS最为臭名昭著的手段之一,就是该组织会有计划地夺取当地油田等重要战略资源。2014年7月,ISIS在仅仅控制了叙利亚35%的国土的情况下掌控了叙利亚几乎所有油田和气田。中国从中东多达九个国家进口石油,在富含石油的中东地区,ISIS的肆虐对于国际能源市场的冲击长期而深远,更对中国能源战略构成长期致命威胁。

  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在该地区与日俱增的存在将改变中国在中东地区的利益。大规模商业投资将推动该地区的稳定成为中国的国家利益。一旦中东发生动荡,中国能源进口面临冲击,中国在当地生活和工作的工人将必须撤离动乱地区,而中国在当地的投资工程则只有蒙受惨重损失一途。

  从目前地区形势来看,已经从叙利亚和伊拉克外溢到利比亚、尼日利亚乃至阿富汗的ISIS,对中东地区安全的威胁很有可能将会长期持续。这决定了出兵ISIS也成为中国维护自身战略利益的迫切需求。尽管“一带一路”在目前规划当中并不经过ISIS最为猖狂的伊拉克与叙利亚两国,但线路规划内的伊朗和土耳其不但与伊叙两国接壤,并且ISIS也已经直接威胁到了两国的边境地区。“一带一路”的推进注定是一个长期工程,地区的政治和军事稳定是它实现成功的最重要前提条件。面对不断扩张的ISIS,被动等待无疑是下下策。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一带一路”规划内穿过多个局势紧张地段,中东是其中最令人担心的一个部分,对比中东地区各国民族、宗教、历史等错综复杂、相互影响的竞争与敌意引发的地区紧张,如今ISIS问题反而是相对简单、相对容易处理的一项挑战,同时,在地区各国、各宗教派别、各民族因打击ISIS而短暂形成地区联盟的同时,中东局势也正在随之发生重要改变,并且必将对未来几十年地区政治形势产生深远影响。当此变局之际,中国的适时介入不但是局势和自身利益的需求,而且甚至还可能意味着关键性战略机会的把握。

  以此前诸多外交动作来看,中国并不拒绝参与美国主导的国际行动,也不存在因担忧增强美国国际影响力而刻意避免类似决定的考虑(对于美国来说则恰恰相反),就ISIS问题来说,中国的实用主义对外战略并没有排斥这种可能应对方案的理由。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世说时局》公众号

责任编辑:严雪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