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奥巴马来华观阅兵几率多大?拜登成“备胎”

\

拜登或代奥巴马赴华出席抗战阅兵活动

  大公网7月20日讯 据海外华文媒体多维新闻报道,9月3日,中国将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抗战胜利纪念阅兵式,美国总统奥巴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是否出席是外界最为关注的焦点。奥巴马能否出席阅兵式,和他本人的盘算、国内政治氛围、中美关系友好度有关,也和美国的盟邦关系有联系。从目前形势来看,不能完全排除奥巴马出席的可能性,但在当前的国安团队中,副总统拜登(Joe Biden)可能是代表奥巴马出席天安门阅兵式的最佳人选。

  中方已经向安倍和奥巴马等国家元首或首脑发出邀请函。安倍亲信、日本国家安全保障局长谷内正太郎17日访华受到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和国务委员杨洁篪接见,并出席中日高层政治对话。谷内正太郎此行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安倍今年9月初的访华事宜。日本朝野当前议论安倍极有可能在9月3日前后访华,以此缓解自己到时候可能面临的国际指责。这和默克尔今年避开红场阅兵日访俄是同样的模式。

  安倍以此改善对华关系,符合奥巴马政府期待。中方以此善待安倍,也会让奥巴马喜出望外,因为美方一直以来都在敦促中日、韩日“搁置历史夙愿”、“向前看”。那么,中日缓和关系是否会促使奥巴马出席北京阅兵式呢?

  奥巴马未排除出席的可能性

  奥巴马是否出席的考量因素之一就是日本。如果安倍不出席,奥巴马出席,很容易引发国内舆论对美国抛弃日本的批评,也很容易造成美中联合在历史及二战问题上施压安倍的印象。安倍是否访华对奥巴马是否前往北京出席阅兵式没有决定性影响。只是从中日、美日温差上判断,奥巴马或许存在这样的考量,但他面临的国内压力很大。某些美国国会议员错误地认为北京阅兵式充满“抗日”和“反日”的色彩。现在,安倍有意9月初访华,一定程度上有助于消除这类偏见。如果阅兵式不是一次反日的军事活动,而是一次对二战成果及国际秩序的正面宣示,那么奥巴马的一些顾虑则会自然消除。

  另外,国会对奥巴马的伊核协议有60天的审核期,共和党人正叫嚣出台议案阻挠这一协议的执行。而且,国会鹰派议员一直都在批评奥巴马对中国、古巴和俄罗斯等国过于软弱。如果奥巴马此次前往北京出席阅兵式,必定会遭到国内鹰派政客的炮轰和指责。他在天安门的照片将成为“政敌”攻击他在民主价值观、盟邦利益等方面“向中国叩头”的永久例证。

  上面提到的奥巴马应该出席的那些“理由”,只有拜登能够弥补。

  应该说,国安顾问赖斯(Susan Rice)、国务卿克里(Joe Kerry)都是可能出席北京阅兵式的适当人选。从职位等级、国际声望以及和奥巴马的关系来看,他俩都可以奥巴马特使或特别代表的身份访问北京,出席北京抗战纪念阅兵式。如果是赖斯,奥巴马凸显的是自己小圈圈政治的亲信。如果是克里,也有其合理之处,因为他是奥巴马政府内的第三号人物,且享有不错的国际声誉。但是,克里和赖斯工作的重点并不是中美关系。

  为何拜登是最佳人选?

  如果忽略第一夫人对总统的潜移默化的影响,从名义上讲,美国副总统就是在行政事务上仅次于总统的“二把手”,职位高于国务卿和国安顾问,称得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是,在美国历史中,副总统又被普遍认为有职无权的虚职。尤其是在二战期间,副总统几乎不可能有话语权。不过,冷战结束后,随着国家事务繁杂和重心的转移,副总统开始崭露头角。副总统开始根据总统的需要,担任一些宪法并未明确列出的职责,比如政策顾问或某些事物的发言人等。克林顿(Bill Clinton)时期的戈尔(Albert Arnold Gore)和小布什(George Walker Bush)时期切尼(Dick Cheney)就是这类副总统。

  美国的行政权力集结于总统一身,副总统丝毫沾不上边。副总统要想扩大自己的权力或地位,就必须取得总统的信任和重用以及授权。拜登的副总统角色无论在内政还是外交上都是很突出,这和奥巴马对拜登的信赖有关。在选人用人、牵线白宫与国会以及化解外交危机等方面,拜登对奥巴马的帮助很大。尤其是2012年大选中,拜登的精彩表现更是让奥巴马信服。希拉里离开国务院前夕,拜登曾担当领导中美关系的大任,并同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建立了私人关系。此次伊朗核协议的达成,拜登更是挑起了“游说”参院同僚的大任。

  拜登尚未放弃自己竞选总统的想法,在奥巴马的信任和授权下,拜登非常愿意广泛涉猎外交议题,比如中东、拉美、欧洲和亚洲事务。尤其是在危机时刻,出面替奥巴马斡旋往往就是拜登。如果奥巴马授意拜登前往北京,拜登肯定乐此不疲。

  拜登职位等级在克里和赖斯之上,奥巴马如果派他前往,一方面可以提升对此次阅兵式的重视,另一方面拜登可以代表总统、进而代表美国,凸显美国在这一“国际性纪念仪式”的国家存在。奥巴马派政府行政级别上的二号人物而非自己的亲信顾问前往北京,足以撑起美国对此次国际仪式的重视。一方面,美国是二战战胜国,在中国抗日战争中对中国的帮助很大,这是美国对中国的历史情愫。另一方面,现在的国际社会充斥着中国(或中俄)巩固或重塑战后国际秩序的讨论,中美作为两个影响国际地缘政治格局的大国,不应该错失在这一特殊纪念日巩固二战成果、争夺国际话语权的契机。

  所以,如果奥巴马能够延续任内发展对华关系的思维,那么同中国领导人建立不错私人关系的拜登应该是最合适的人选。习近平以副主席身份访美前,拜登曾访华作铺垫。今年习近平9月访美进行首次国事访问,拜登也可以借出席北京纪念二战胜利阅兵式之便利访华,再次铺垫习奥会。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世说时局》公众号

责任编辑:严雪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