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公开夺岛训练过程 杨洁篪质疑日方放弃专守防卫

\

杨洁篪和谷内正太郎

  大公网7月20日讯 据南早中文网报道,上周,日本陆上自卫队西部方面普通科连队公开了夺岛部队的部分训练过程,包括在驻囤地海湾内进行的上下船训练,队员们乘着6艘限载8人的橡皮艇,在距离沙滩大约500米左右的海面上多次往返,练习登陆时,从橡皮艇上下来的时机等。

  这个夺岛部队名叫“水陆机动团”,将于2017年末正式成立,主要是针对中国不断加强的海洋活动。该机动团计划在西普连大约700人的基础上,扩大到3000人。从2014年开始,机动团的预备成员每年参加2次左右的夺岛训练,每次大约5周。

  同一天,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在会见到访的日本国家安全保障局长谷内正太郎时批评,日本执政党在众院强行通过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新安保法案,让周边国家和国际社会疑虑和质疑,日本是否要放弃专守防卫政策。

  7月15日、16日,日本执政党先是在负责审议法案的​​众院和平法制特别委员会强行决定将法案交付众院全体会议表决,再在众院全体会议中,不顾在野党和议会外民众的强烈反对,强行通过新安保法案,并交付参议院表决。安倍政府力争在破纪录延长95天到9月下旬的本届国会内,完成立法。

  日本国内反对法案的声音指,法案内容涉嫌违反日本战后订立的和平宪法,尤其是有关集体自卫权的第九条,而且安倍政府并未就法案作出充分清晰说明,让人担心,经过修改宪法解释和通过该法案之后,日本自卫队行使集体自卫权的自由度将大幅增加,以势必引起周边国家和地区局势的紧张。

  16日,日本国家安全保障局长谷内正太郎在众院全体会议通过法案之后不久,降落北京,开始3天的访华行程。他首先与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会面。

  据共同社报道,杨洁篪在会面上就法案通过发表批评:“这是二战后日本在军事安全领域采取的前所未有的举动。不能不让周边国家和国际社会疑虑和质疑日本是否要放弃专守防卫政策。”

  杨洁篪的说法与当天下午较早时候,中国外交部发表的回应一致。当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中方敦促日方,不要做损害中方利益和地区稳定的事。

  杨洁篪在会谈开始的时候表示,这是“第一次中日高级别政治对话”,但在会谈过程中,杨洁篪据报非常明确地表达了中方对数个中日关系重要议题的意见。

  提到安倍预计在今年8月15日发表的战后70周年谈话时,杨洁篪说,今年是中国抗战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呼吁日方在历史问题上清晰发出积极信号,本着以史为鉴、面向未来的精神,妥善处理历史、海洋及军事安保等敏感问题。

  此前中方高层已经多次明确表示,中国要求安倍在这次谈话中,继承前首相村山和小泉战后谈话,明确写入“侵略”“道歉”等字眼,但无论安倍至今在重要国际场合所作的有关二战反省的演讲、还是亲自或身边认识透露的有关70周年谈话的设计,都无意满足中方的要求。

  谷内此行是为安倍今年9月初访华、并在期间实现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进行首脑会谈“打探”的。

  杨洁篪在会面上强调,将为持续改善和发展两国关系而共同努力,也表达了进一步改善关系的意愿。

  不过,中日媒体都没有报道两人有关安倍9月初可能访华,以及中日首脑对话的有关叙述。

  在谷内之前,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已经开始在北京的访问,预计也是为上述议题做准备,不过目前有关福田此番访华与谁见面、谈了什么内容,尚未有媒体披露。去年7月,福田曾与习近平秘密会面,缓和中日关系。

  共同社就这次谷内和杨洁篪的会面分析指,中方可能意在在安倍发表战后谈话之前,通过向安倍政府的高官,传达有关历史和安全的问题上中方的“严正立场”,面向国内舆论展现政府姿态。

  日本方面则考虑,安倍政府强行通过新安保法案而遭到强烈批判,要通过与中方对话突出日本政府积极改善对华关系的姿态。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世说时局》公众号

责任编辑:严雪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