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新兴市场”已装不下中国 中国应独属一类

\

  大公网8月6日讯 据英国FT中文网专题,“新兴市场”已装不下中国,世界经济地图重绘。而对于如何给中国归类,成为了一个棘手的难题。以下是专题部分摘编。

  16世纪时,意大利的耶稣会传教士利玛窦(Matteo Ricci)前往中国发展信徒,他当时发现,他所使用的欧洲地图使他无法博得东道主的欢心,因为这些地图上中国居于边缘位置。于是他重新绘制了地图。在1602年版的世界地图上,中国处于正中央。据说,此举使得他在“中央王国”(Middle Kingdom)的上层阶级中颇有影响力。

  利玛窦的修订版地图是在木头材质及纸上绘制的。如今,评论人士称,世界的心理地图也亟需修订,特别是在把不同国家归类为“新兴市场”和“发达市场”方面。

  在全球事务中将新兴国家置于外围、而把发达市场置于核心的现行经济等级体系已不能准确反映当今世界。以购买力平价(PPP)衡量,新兴国家在全球GDP中贡献的份额已经超出了发达国家。这种笼统的分类方法,将经济实力迥异的国家如中国和捷克混为一谈,也无法体现这些国家之间天壤地别的现实差异。

  “新兴市场这个词已经失去了它的作用,”基金管理公司Investec的策略师迈克尔•鲍尔(Michael Power)称,“如今这个词涵盖的国家有大有小、有发达国家也有欠发达国家、有工业国家也有农业国家、有制造业国家也有大宗商品生产国、有穷国有富国、有赤字国家也有盈余国家……我还能举出更多例子。”问题不只在于相称、秩序这类细节。新兴市场是世界上影响最大的概念之一,据估计有10.3万亿美元资金通过各类相关股票和债券指数投资于新兴金融市场。但是这些指数中包含了许多相互间差异很大的资产,它们会误导投资者,并可能降低养老基金、保险公司以及其他金融机构的投资收益。

  这个词还成了全球数据库的构建原则之一。对于试图探索经济、环境、社会及其他领域中影响世界的发展趋势的人来说,新兴市场也是他们进行分析的一个出发点。评论人士称,这造成了有缺陷的观点和含糊不清的论点,影响全球治理的效率。

  “作为一个资产类别,新兴市场股票差不多没戏了,”投资咨询机构Ecstrat的约翰-保罗•史密斯(John-Paul Smith)称,“旧范式已经消亡。”

  一些评论人士正尝试提出可以替代新兴市场的概念,以把握发展中国家不同集群的分类原则以及共同的动态特点。他们希望,新概念将使机构、企业和多边组织能够更准确地评估全球很大一部分地区的风险与机遇。

  一个词语的涵义

  创造“新兴市场”一词的初衷,并不是把它作为具有某种特定标准的概念。上世纪80年代,在世界银行(World Bank)下属私营机构国际金融公司(IFC)任经济学家的安东尼•范阿格塔米尔(Antoine van Agtmael)发明了这个词,将之作为一个营销用语。

  这个词显然富有吸引力:它听起来令人向往,之前被贴以“欠发达”或“第三世界”标签的国家,突然间充满了希望,似乎正在朝着更美好的方向前进。

  自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这个词大获成功,许多人为此尝试归纳出它所具有的一些公认特点。结果令人意想不到: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联合国(UN)以及MSCI明晟、摩根大通(JPMorgan)和富时集团(FTSE)等金融指数提供商在内,许多组织使用相互矛盾的标准对新兴市场进行了归类。

  使情况更加混乱的是,这个词有时还被用来指代发展中国家的股票、债券或外汇市场,有时也指代这些国家本身。不同的标准使世界变得不同。MSCI股票指数划分出了23个新兴市场国家,并把28个国家归入“前沿新兴市场”。IMF则把152个国家归为“新兴及发展中经济体”。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世说时局》公众号

责任编辑:严雪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