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习总访美最大期待 深化新型大国关系共识

  文|木春山

  中国外交部已经公布,9月22日开始习近平将对美国展开首次国事访问。外界普遍预计,此访将绕不开南海问题、网络安全问题、经贸关系等各种话题。而有内地专家认为中方最希望通过习近平此访,中美能够使得“新型大国关系”在共识与构建上取得进展。

  笔者观察发现,中国对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认识和深化有个过程。早在2005年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的一篇谈中国和平崛起的文章中就提到了“新型大国关系”,作者对其内涵的表述是“不结盟、不对抗、不针对第三国”。

  2011年1月时任中国国家主席的胡锦涛访美期间,中美两国元首就建立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合作伙伴关系达成共识。虽然中国高层尚未公开阐释“新型大国关系”,但胡的表态无疑体现了中国高层对中美关系的探索,并且这种表述比《学习时报》提到的中美关系内涵还要有所增加。

  2012年2月,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访美期间,提出要构建“前无古人,后启来者”的新型大国关系倡议。是年11月中共十八大报告更是进一步指出要“推动建立长期稳定健康发展的新型大国关系”。“新型大国关系”在中国最重要的政治文件里出现,预示着这将是一个对美关系指导性的外交纲领。

  但是“新型大国关系”的提法,却很少出自美国高层之口,而中方一直在各个可以接触的场合,希望美国能够认可此提法,同时两国能够为此共同努力。

  笔者此前一直关注中美构筑“新型大国关系”的进程,数年来,中国和美国围绕这一问题的认知显然趋于深化。

  2013年6月已当选为中国国家主席的习近平出访美国时,向奥巴马当面提及这一中国高层的共识,并对内涵作出明确限定:“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这可看作是中方对美主动的外交实践。

  中方的积极态度,一度获得了美国方面同样相对积极的回应。美国白宫国家安全顾问苏珊·赖斯2013年11月20日在乔治城大学发表讲话,勾勒了美国对亚太政策的要点。对于美中关系,赖斯表示:美国将寻求具体实施新型大国关系(to operationalize a new model of major power relations),在两国利益存在交集的事务上形成更深度的合作,而且不仅限于亚洲,同时管控不可避免的竞争关系。这被一些舆论认为是美国官方首次“承认”新型大国关系。

  2014年中杨洁篪为筹备APEC后“习奥会”访美,在和国务卿克里交流时,克里对杨洁篪提到的新型大国关系的表示回应道:美中之间有广泛的共同利益,双方要积极寻求加强务实合作、妥善管控分歧之道,推动美中新型大国关系建设。

  此外,克里在2014年7月参加中美战略对话时公开表示:“我多次听到习近平主席提到新型大国关系。我认为,新型大国关系不能只靠语言来界定,而是应该由行动来界定。”

  2014年11月奥巴马访华时,有两场“习奥会”,期间都提到了新型大国关系的问题。“瀛台夜会”上,习提到“要以积水成渊、积土成山的精神推进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建设”。同时表示,“不能让它(新型大国关系)停留在概念上,也不能满足于早期收获,还要继续向前走。”官方公开的奥巴马的表态是“美方愿意同中方共同为此作出努力。”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杨希雨15日在北京表示,他注意到美方对“新型大国关系”提法的保留态度,但认为正因为两国关系的结构性矛盾,才需要在此问题上进一步深化共识与构建。

  “中美很多问题,都是产生于相互战略猜疑。共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就能从根本上解决战略猜疑。”杨希雨在中国记协新闻茶座活动上,对数十位境内外媒体如此分析新型大国关系可以打破中美结构性矛盾的问题。

  他的观点是,中美结构性矛盾,需要按照新型大国关系方向来解决——中国不争夺美国主导权,美国也不谋求领导中国。“进一步深化构建新型大国关系,如果有共识或者方向,其他的问题即使一时解决不了,至少也能比以前更加容易管控。”

  因此,当被问及习近平此次访美面临南海争端、网络安全、经贸关系等各种话题,中方最希望从此访获得什么时,杨希雨表示,与单个问题的解决相比,中方最希望的就是能够通过这次访问,中美深化共建新型大国关系上的共识。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世说时局》公众号

责任编辑:季冰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