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者:难民问题 考验欧洲良知

\

  文| 扈大威

  过去两周,一张叙利亚小难民童陈尸海滩的照片佔据了世界各主要媒体。照片中令人心碎的画面令人们的良知受到拷问,也使欧洲难民危机举世关注。

  接踵而至的难民潮

  联合国难民署数字显示,2015年至今已有38万名难民和非法移民经地中海进入欧洲,超过去年总和,其中大部分人来自叙利亚。难民在迁徙途中至少有数千人死亡和失踪,造成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

  难民潮主体是叙利亚、利比亚等中东、北非地区的战争难民,同时也包括非法移民。难民以欧洲为目的地,一是因为地理上欧洲与中东、北非等战乱地区比较接近;二是欧洲拥有较好的工作机会和经济收入,给予难民的福利也很诱人。此外,欧洲部分国家签署的《神根协定》也给难民提供了在所有神根区成员国境内自由流动的条件。

  难民问题给欧盟各国的政治、经济、社会、安全等带来一系列影响,也造成成员国之间的矛盾。

  首先是各国是否愿意、能否以及如何吸纳这些难民。在德国,仅今年接纳难民所需要的总花费就估计高达100亿欧元。对于地方财政而言,平均每安置一个难民,一年在住所、衣食、零用钱、医疗和管理等各方面的成本要支出约1.2万至1.3万欧元。预计德国今年将接收80万难民。其负担可想而知。

  难民的涌入还造成潜在的民族和宗教问题:匈牙利主教认为大批难民的到来将改变欧洲的基督教属性。法国本已有大批穆斯林人口,国内文化冲突愈演愈烈,对中东移民大量增加有忧虑。目前,欧洲各国反对移民的极右翼势力有所抬头,试图操弄难民议题谋取政治利益。

  更严峻的挑战是在入境难民管理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及安全隐忧。欧盟目前要求第一次入境国家对难民进行登记甄别,但是在大量难民涌入的情况下前线国家不具备这样的能力;加之难民进入神根区后自由流动,这就对欧盟管理、控制造成巨大困难。据称伊斯兰国已暗中派遣恐怖分子混杂在难民中潜入欧洲,更是给欧洲安全带来隐患。

  为加强欧盟内部协调,9月9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公布了新的强制性配额,将约16万近期进入欧洲的难民分配到各成员国。欧盟28国内政部长9月14日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如何加强各国协调解决难民危机。但中东欧国家与西欧国家之间、德国和瑞典两个积极吸纳难民的国家与其他老欧洲国家间的分歧难以弥合。

  欧洲须反思自身政策

  解决难民问题,治标莫若治本,治本之道在于真正促进周边国家的稳定。而要做到这一点,欧洲必须反省过去做法,改变其现行政策。

  其实,欧盟对其周边环境的稳定是关注的。早在2004年就提出了欧洲睦邻政策,后来又提出了成立地中海联盟的倡议。欧盟希望通过出台这些措施,稳定周边,促进其经济发展和社会制度转型,从而促进欧洲的安全与繁荣。

  但是,欧盟这些政策并没有取得预期效果。欧盟鼓吹的所谓外部治理,也就是向外输出欧盟一体化的制度和价值观的努力,导致了严重的水土不服。其雄心与实际影响力的局限性之间存在反差。非洲被视为欧洲国家的后花园,但是受到西方发展援助政策不利的影响,一直无法摆脱贫困,成为难民及经济移民滋生地;北非和中东地区歷来被法国等国视为禁脔,但是在阿拉伯政治动盪之后欧盟实行强力干预,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后又谋求推翻叙利亚阿萨德政权。使该地区持续动盪,民不聊生。

  现在看来,欧盟正在为自己的地缘政治失误买单。追随美国对外干预搞乱了自己的后院,只能自己承担后果。欧洲目前的困境不由让人联想起人权与主权之间的关系问题。实践证明:没有政治稳定,没有有效、称职、积极发展经济的政府,发展中国家的民众是谈不上拥有人权、自由、民主这些奢侈品的。一旦合法政府被瓦解,国内政治秩序崩溃,广大民众必然流离失所,而发达国家也难以独善其身。

  在这个意义上说,欧洲难民危机是美欧主导下的国际秩序负面效应的证明。如何在尊重各国选择发展道路权利的基础上,维护区域和平稳定,以政治手段解决分歧,同时促进包容式经济增长,这是从根本上解决欧洲难民问题的路径所在。(作者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科研处处长、博士)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世说时局》公众号

责任编辑:王宇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