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到来的TPP:全面认识 沉着应对

  美国为推动TPP谈判前进和扩大成员规模,做出了在其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史上前所未有的努力。

  文/唐奇芳

  10月5日,美国等12国经贸部长发表联合声明,宣布历时5年多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简称TPP)谈判结束,达成基本协议。对于这样一个将中国排除在外的“跨太平洋”自由贸易协定,中国应该怎么看?

  美实现自身战略目标重要工具

  美国为推动TPP谈判前进和扩大成员规模,做出了在其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史上前所未有的努力。从2010年开始,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逾半的人力都被用于TPP谈判。

  美国之所以对TPP如此倾力投入,就是为了实现其在亚太地区的战略利益以及在全球经济格局中的战略目标。

  首先,从直接的经济利益而言,TPP是在全球经济危机后帮助美国解决国内经济问题的重要途径。全球金融危机发生后,美国出口大幅滑坡、失业率居高不下。为此,奥巴马政府制定了5年之内出口翻番、创造200万个就业机会的政策目标,即“出口倍增”计划。为实现这一目标,美国亟需TPP来开拓亚太经济体市场,提升其出口总量,实现本国经济从“消费驱动”向“出口驱动”转变。

  其次,从战略考虑来看,美国大力推动TPP谈判,主要为了实现两个影响亚太以及全球格局的战略目标。

  第一,TPP是美国应对亚洲新兴力量崛起、维持和争夺亚太秩序主导权的重要抓手。奥巴马政府上台后,对外交战略进行了显著调整,美国的全球利益和战略重点不断东移,逐步形成了所谓的“亚太再平衡”战略。这一战略具体表现为安全和经济上双管齐下,维持美国在亚太的战略主导地位,保护其战略利益。美国在安全上的工具是强化以美日同盟为中心的亚太军事同盟体系,在经济上的抓手则是TPP,以此与以东盟为中心的东亚地区一体化进程并存和竞争,最终主导亚太经济合作的未来,塑造以美国为中心的亚太地区新秩序。

  第二,TPP是美国架空WTO,主导未来全球经济规则制定的重要工具。从一开始,TPP就高调地自我标榜为“21世纪的自由贸易协定”,它包括知识产权保护、劳工、环境、竞争政策、政府採购、限制国有企业等内容,“全覆盖”和“高标准”的程度远超现有自贸区协定,也远超WTO标准。在TPP谈判中,美国一直掌控谈判主导权,极力主导规则制定,并增加“战略合作”内容,得以推行利己贸易标准。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直言,TPP谈判的目的就是“塑造下一代的全球贸易规则”。

  TPP无法成为对华的“杀手锏”

  出于争夺全球经济规则制定权的战略目标,美国并不讳言TPP针对中国的性质。今年5月,奥巴马在呼吁国内支持TPP的演讲中说:“如果我们不制定世界范围内的贸易规则,猜猜会发生什么?中国将会接手。”TPP基本协议达成后,他在当天的声明中再次提及中国,“我们不能让像中国这样的国家书写全球经济的规则”。

  然而,随着7年一再迁延的漫长谈判,美国这个迫使中国接受其既定规则的初衷似乎愈难实现。中国自身实力不断增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日益巩固,国内改革强化推进,市场经济体制趋于完善。由此,中国迎接高标准经济合作的意识和能力也在不断提升,其中上海自贸区等改革措施的直接目的,就是应对TPP的挑战。与此同时,中国也在积极推动发展中国家之间深化和扩大经济合作,建立公平合理的国际经济新秩序。

  近年来,中国提出了一系列经济与发展合作倡议,包括金砖国家银行、亚投行、“一带一路”以及习近平主席在联合国峰会讲话中提到的南南合作,主要的受惠者都是广大发展中国家,主要目标都是缩小国家间的发展差距,消除国际经济秩序中的垄断和歧视。

  可以说,对于TPP可能带来的挑战,中国已经进行了较为充分的评估和准备,这些潜在的挑战并不会对中国的国内发展和对外开放造成质的冲击。中国未来要做的仍然是“练好内功”,提升自身经济发展质量,为国际经济合作提供更多高质量的公共产品。

  与之相反,通过国际贸易规则制定来谋求私利是不可能一帆风顺的,TPP在生物制药专利上的激烈矛盾就是例证之一。更加公平合理的国际经济新秩序和治理规则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作为世界第一和第二大经济体,美国和中国必须在这个问题上增加合作,相向而行。(作者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国际战略研究所副研究员、博士)

责任编辑:晃彦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