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高级别政治对话助力中日关系改善

\

  2015年10月14日,在日本东京首相官邸,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左)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握手。新华社记者马平摄

  大公网评论员 苏晓晖

  10月13日,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在东京与日本国家安全保障局长谷内正太郎共同主持中日第二次高级别政治对话。此次对话引发各界对中日关系现状及发展前景的关注。

  中日确认了关系总体改善的基调。日方对两国间政党、议会、地方和经济界交流逐步恢复、人员往来不断增加予以积极评价。在此基础上,中日达成推动两国关系持续改善的共同意愿。事实上,就在对话开始的当日,与自民党联合执政的日本公明党党首山口那津男启程访华。据日媒报道,山口携安倍亲笔信,目标是改善日中关系。

  双方重申重要共识。2014年11月,杨洁篪与谷内正太郎举行会谈并就处理和改善中日关系达成四点原则共识。这四点原则共识指明中日关系发展要遵守四个政治文件的各项原则和精神;进一步提出要本着“正视历史”的精神克服影响两国关系政治障碍,指出双方在钓鱼岛等问题上“存在不同主张”,为中日如何处理影响双边关系的两大问题明确方向。四点原则共识成为两国关系实现转圜的基础。因此,在第二次高级别政治对话中,杨洁篪表示要切实落实四点原则共识。对此,谷内作出回应,日方将坚持四点原则共识。

  四点原则共识的内容还包括,双方同意利用各种多双边渠道逐步重启政治、外交和安全对话,努力构建政治互信。可见,高级别政治对话本身就是四点原则共识的实践。

  另外,双方强调发展友好关系,尤其要加强民间友好交流。谷内还提出要避免在东海出现“擦枪走火”。

  机制性安排促进沟通

  自中日关系趋向改善以来,两国在各领域的对话交流有所恢复和增加,高级别政治对话进一步推动有效沟通。

  7月,杨洁篪同谷内正太郎在北京共同主持了首次中日高级别政治对话。双方一致认为,开启高级别政治对话是两国加强高层战略沟通的重大举措,有助于积累共识,管控分歧,形成中日关系稳定向好的势头。

  从人员安排看,谷内是安倍重要幕僚,对安倍外交政策颇具影响,在中日关系中也发挥着重要作用。安倍首次就任首相后访华,谷内就是推动者之一。近年中日关系遇冷期间,谷内多次来华,为四点原则共识最终达成发挥了作用。

  中日关系仍需迈过严峻障碍

  沟通机制增进相互理解,但解决核心问题才是关键。历史问题长期困扰两国关系发展,然而安倍政府不但没有回头是岸,反而一错再错。

  近期,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消息,《南京大屠杀档案》正式列入世界记忆名录,充分证明了档案的真实性。然而,日方不但对中方申报指手画脚,更对教科文组织正常工作进行干扰和无理纠缠。该国外交发言人川村泰久声称,“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作为理应公平中立的国际组织存在着问题,感到极为遗憾”,要求该组织“实施制度改革,使其不被政治利用”。官房长官菅义伟则在记者会上公然威胁,日本将讨论包括停止对该组织经费支持等所有可能性。

  在此之前,日方曾多次试图掩盖南京大屠杀史实。安倍政府曾向中国提出交涉,对南京大屠杀导致中国“30万同胞惨遭杀戮”公然质疑。日本新版教科书还将南京大屠杀中“很多俘虏和居民被杀害”修改为“事件造成俘虏和居民很多人伤亡”,并删除“日本军队野蛮行为”等表述。

  除针对南京大屠杀外,安倍一再意图漂白战争历史,曾抛出所谓“侵略未定义论”,否认强征慰安妇等军国主义罪行。在战后70周年的谈话中,安倍也对侵略历史遮遮掩掩,缺乏反省和道歉的诚意。

  很明显,日方的有关言行对中日关系造成严重伤害,有悖于四点原则共识的精神,也削弱了双方为改善关系进行努力的成效。

  中国清楚认识到日本右翼史观发酵的危险倾向,警惕日本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在此次高级别政治对话中,中方郑重声明,希望日方恪守承诺,奉行积极的对华政策,妥善处理历史、军事安全等重大敏感问题。中日关系改善,需要日本与中国相向而行。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公众号

责任编辑:季冰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