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承德:英国“东向政策”中国为核心

        文/尹承德

  习主席对英国的“超级国事访问”,取得突破历史的辉煌成功,在中英关系史上树立了一座巍峨的丰碑,开启了中英关系前所未有的“黄金时代”。

  近年来,中英关系突飞猛进。在政治、战略互信、经贸、能源、人文交流等重大领域的关系,都达到历史最好水准。英国已成西方国家发展对华关系的“排头兵”。习主席访英取得59项重要成果,将中英关系推进到前所未有的历史新高位。这些成果中最富战略意义的有二,一是双方确立了两国关系新定位,即构建面向21世纪全球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开中西关系历史之先河。二是双方签署了总金额高达约400亿英镑(约合630亿美元)之巨的经贸协议,创中国领导人单次外访所达至经贸协议最高值之最,英国从而跃升为中国在欧盟国家中最大的经贸合作伙伴。中英关系在中国与西方国家关系中独领风骚,也是世界不同社会制度国家间相互关系的典范。

  国家利益助华主因

  中英关系取得如此巨大进展,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英国大幅调整对外战略,大力推行以中国为核心的东向政策的结果。而对华关系是英国东向政策的核心部分,包括以下深层考量:

  首先,追求国家再发展的外部新动力。随?中国等亚洲新兴经济体的崛起,亚洲在英对外经济中的分量迅增,2014年仅与中国的贸易额即占其外贸总额的9%。中国还是英国重要外资来源国,预计到2025年,中国对英投资将达2050亿英镑。亚洲是英对外经济潜力最大地区,从2010年至2020年,亚洲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投资需求达8万亿美元,英极欲分享这一巨大蛋糕。从长远看,推动其经济再发展的主要外部动力,来自中国和亚洲。

  其次,适应世界战略重心东移的需要。现在中国已成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和世界综合实力第二强国。亚洲是全球经济增长龙头之区,经济总量占全球1/3,外汇储备占全球2/3,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超过50%。世界战略中心东移亚洲趋势明朗化。美国权威机构预测,到2030年,中国经济总量将远超美国,亚洲经济总量将超过欧美之和,届时世界经政重心将移至亚洲,21世纪将成为“亚洲世纪”。英国作为曾经的世界霸主,深知世界战略力量格局变动规律。意识到世界未来最大希望在中国和亚洲,即顺应大势,未雨绸缪,推出“东向战略”,?力加强对华关系,提前布局亚洲,以实现其当前和长远地缘战略利益最大化。

  再次,是扩大朋友圈的需要。作为欧盟和北约的重要成员国,英国的亲密朋友长期集中在欧美。随?后冷战时代,国际力量对比发生“东升西降”的变化,英国开始重视同东方即亚洲国家发展密切关系。特别是近些年来,由于各种原因,英美“特殊战略关系”纽带日渐松弛,甚至双方都声称两国“特殊关系”已不复存在。同时欧盟“法德轴心”固定化,英国难以在其中找到自己的位子。加上经济纠葛,英脱欧倾向日盛,现有一半以上的英国人主张英国退出欧盟。这更强化了英国向东方寻找亲密朋友与合作伙伴的意愿与行动,而?力加强对华关系是其最优先选择。

  顺应时势互助共赢

  总之,英国政策向东方倾斜,特别是在对华关系上敢为天下先,愿意成为中国在西方“最好的合作伙伴”和“最强的支持者”,主要出于自身国家总体利益考量。在其意识深处,国家现实与长远利益,高于和重于意识形态,及传统联盟关系以至英美“特殊关系”。这是英国不惜开罪美国,毅然加入亚投行,和以超高规格接待习主席来访的主因。

  英国这样做有重大而深远的时代意义与影响。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并将促进世界力量重新分化改组的趋势。这有利于构建新型国际关系,促进地区与世界的和平发展,特别有利于促进中国和亚洲的持续崛起,且加速世界战略重心向亚洲转移。这也折射出英国格外看重并助推中国崛起,及英国对美国的独立性。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说是世界大局演变,和美国霸主地位与影响力衰降的一个风向标。有助于推动世界战略格局进一步发生积极变化。中英关系的意义已超出双边范畴,高水准的中英关系,将带动欧美国家和英国传统盟国们更加重视和加速推进对华关系。进一步扩大中国的世界影响,也使英国在国际上处于更加主动有利地位。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公众号

责任编辑:张寻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