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气候大会:美组“新联盟”欲孤立中印

  图: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谢振华、印度环境部长贾瓦德卡尔、南非环境部长莫勒瓦(从左至右)8日在巴黎气候大会会场举行新闻发布会\路透社

  大公网12月11日讯 综合英国广播公司、英国《金融时报》报道:正在法国巴黎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大会预定于11日闭幕,目前已进入最后冲刺阶段。巴黎气候大会主席、法国外长法比尤斯9日向与会的代表团发放最终协定的新草案,敦促各国不要再“拖堂”。美国则出人意料地突然加入一个由多国组成的团体,试图在谈判的最后紧张阶段,孤立中国和印度。

  法比尤斯星期三拿出了一份艰苦达成的新草案,页数已从原来的43页缩短到29页,分歧点也约为减少3/4,从上千个降至366个。法比尤斯向各国部长施压,要求大家在11日大会闭幕前通过最终协定。法比尤斯承认,“事情趋于更好,只是仍有悬而未决的地方”,各国部长们一连两天在减排目标、资金和承担减排责任等分歧点上取得共识。

  因此,不同的利益集团正为最终版本进行最后角力,谈判进入白热化阶段。

  推1.5℃控温目标

  与历届联合国气候大会一样,不同利益的集团又形成了错综复杂、可能交叉的阵营,在不同的议题上进行谈判磋商。本次巴黎大会谈判方中,已经有了伞形集团、欧盟集团、基础四国、77国+中国、非洲国家集团、最不发达国家联盟、小岛屿国家联盟、美洲玻利瓦尔联盟等集团,纷纷提出自己的诉求。

  星期三当天,一个美国、欧盟及79个非洲、加勒比海和太平洋岛屿国家组成“远大志向联盟”突然亮相,誓言要让本次大会达成强有力的协议。“远大志向联盟”部长级代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提出,新的协议应包括中国、印度、沙特阿拉伯等国试图反对的措施。其中包括:控制全球升温不高于工业时代以前1.5℃以上,要求各国每5年更新减排承诺的条款等。岛屿国家提出,巴黎大会宣传的2℃全球控温目标,会让本国被上升的海平面淹没,近日一再施压力推1.5℃的目标。

  重返巴黎会场的美国国务卿克里发表讲话,一再强调“志向”,敦促巴黎达成强有力的协议。他也表明美国是“远大志向”成员的身份,更使得该联盟突然似乎要成了巴黎会议上的绝对主导力量。

  美国气候特使斯特恩表示:“这是我们的时刻,我们要让它变得有意义。一些国家不在这个联盟内,确实,他们不寻求达成多么大的成果。”他拒绝列出这些国家的名字。

  中方:一个不眠之夜

  中国代表团首席代表解振华星期三下午表示,正在研究法方提供的新文件,并将与基础四国、77国集团和发达国家连夜沟通。“今天(9日)夜里是一个不眠之夜。”他承认,各方在资金、减排力度等问题仍存在分歧。解振华强调,此次中国代表团要努力争取,达成一份全面的,均衡的,有力度、有法律约束力又能够适用于各方的协议,力争得到好的结果。

  印度环境部长雅瓦德卡尔表示,“我完全理解1.5℃的要求,然而,1.5摄氏度需要发达国家大规模减排,并大规模增加它们对发展中国家的财力支持。这我目前还没有看到”。

  BBC分析指出,按目前新兴市场国家的较大规模排放计算,已接近1.5℃度的上限了,一旦巴黎峰会同意该目标,意味着这些国家的烟囱以后无法再冒烟,这种“远大志向”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此外,在远离会场的巴黎市中心,一些原住民、非洲、小岛国等地的一些代表当晚半夜发布声明,呼吁美国代表团不要引导其他代表团,企图实施继续让大石化公司污染环境的政策,使得巴黎气候大会完全走向失败。

         “基础四国”促富国掏钱履诺

  中国、印度、巴西和南非“基础四国”的部长级代表,周三在巴黎气候大会会场发布联合声明,强调他们团结一致,敦促发达国家兑现每年1000亿美元的援助资金承诺。

  四国部长级代表就此举行联合新闻发布会,折射出巴黎气候大会的谈判焦点之一:资金,以及在该问题上以“基础四国”为首的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间的鸿沟。

  这次发布会与巴黎气候大会上有些发布会座位空虚、听众寥寥的情形相反的是:新闻发布大厅还没开始就挤满了各国的记者,显示出“基础四国”在巴黎气候大会上举足轻重的分量。

  中国代表解振华就首先发言强调,“基础四国”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集团77国集团加中国(“G77+中国”)的一小部分,四国完全团结一致要维护发展中国家利益,同时也展示谈判合作诚意和灵活性。

  四位代表称,目前有关西方已经提供了620亿美元的数字“并非实际数字,有重复计算”。“发达国家说已经给了620亿,发展中国家说没看见钱在哪里。”他们敦促发达国家兑现承诺,在2020年前每年提供1000亿美元支持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并在2020年后进一步加大资金、技术和能力建设的支持力度。

  解振华表示,气候资金越多越好,首先是发达国家应按照公约要求兑现承诺,其次是鼓励发展中国家自愿提供资金,与此同时欢迎私营部门和企业积极参与贡献,同时提高资金透明度增进互信。这些国家代表强调,他们都虽然仍是发展中国家,但各自主动增加应对气候变化的投入,包括中国设立南南基金专项等。

  此外,美国国务卿克里10日表示,美国承诺将协助最脆弱国家适应气候变迁的金额,将每年翻倍增至8.6亿美元(约67亿港币)。

        气候会谈如地狱 失眠掉泪洒热血

  195国气候谈判人员每年在世界不同角落聚首磋谈时,备极辛劳,宛如置身地狱,身心都像经历了一场耐力赛:流下泪水是常有的事,洒了“热血”的情况也会有。谈判人员肩负利害攸关的挽救气候浩劫任务,常得绷紧神经,他们各自扞卫国家利益,坚持己见的同时,往往得和其他代表冲突对杠。

  气候会谈的谈判人员常会坚持筹码,尽可能地拖长时间,以致这类会议常常一拖再拖,无法如期结束。“科学工作者关怀联盟”分析家梅耶尔在巴黎峰会最后一轮告诉法新社:“这些会议常常看到泪水。有时他们会留下不甘与愤怒的眼泪,有时他们是喜极而泣。”

  从1995年在柏林召开首届联合国气候变化纲要公约缔约国会议(COP1),到今年刚好20年。根据过去经验,会谈预定周五闭幕,但常会拖到周六,甚至周日。

  今年的峰会上,谈判代表、观察家和媒体工作者疲惫不堪,常常如行尸走肉般在会场的走廊游走,他们很想好好睡个觉,想冲个澡,或想有张空沙发或懒骨头,好歹眯个眼打个小盹。

  日以继夜挑灯夜战讨价还价会带来负面影响。

  第13届缔约国会议在印尼峇里岛举行时,因美国试图阻挡协议,时任联合国气候首长的德波尔在数千名代表面前掉下英雄泪,还得让人扶着离开会场。在两年后的哥本哈根会议上,委内瑞拉代表沙勒诺挥舞染红了的手掌,宣称发展中国家得“割手掌留鲜血”才能发言,抢走各界焦点。参加过6次气候大会的国际发展机构“基督徒互援会”的专家艾道表示:“气候变化纲要公约缔约国会议接近尾声时,就跟地狱没两样。情绪很激昂,因为我们经手的决定,可能攸关数百万人的生死。”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公众号

责任编辑:张寻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