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永明:朝核问题需跳出历史窠臼

  文|时永明

  新年伊始,朝鲜用试放“氢弹”震动了世界。美国在用表面淡定遮掩了其无计可施之外,派出B-52战略轰炸机,携带着核弹头和可以攻击地下坑道的巡航导弹飞往韩国,向朝鲜示威。朝鲜则在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机关报《劳动新闻》上发文:“以核应核,我们的回应”。美朝双方的文攻武卫,揭示出朝核问题已走入死胡同,其前景要么是末日式的毁灭,要么是及时回到谈判桌上来。

  核试验只会使朝鲜变得更脆弱

  回顾朝鲜核试的经历,前三次都有较为明确的外部刺激因素,但是这次却看不到直接的刺激因素,更像是朝鲜自己在主动进行政治表达。

  朝鲜要表达什么?从朝鲜政府的声明中,我们至少可以看到四点:第一,朝鲜成功试验氢弹体现民族尊严;第二,美“对朝经济制裁和阴险的‘人权’骚动”,是为了反对朝鲜的社会制度;第三,朝鲜的安全不能通过谈判的手段得到,“只有靠自己力量才能扞卫自己命运”;第四,只要美国不放弃对朝敌视政策,朝就绝不会放弃核武。这大体反映了朝鲜的生存态度、对生存环境的判断、解决生存问题的手段和对未来的要求。

  朝鲜的逻辑看似合情,却难说合理。仅就解决一国安全问题的方法来看,恐怕首要的是不能将自己的安全孤立于世界之外,你不能因为美国要孤立你,你就把所有国家都视为敌人。其次,要明白一国的安全是综合体系,你不可能仅靠一己之力来解决,很简单的道理,核武器是不能让人民当饭吃的。第三,解决安全问题的核心手段是政治运作,武器只能是最后的手段,不能将二者的关系搞颠倒了。第四,解决自身安全不应该危害到无辜国家,甚至是帮助自己的国家。朝鲜或许是想用核试验将美国逼到谈判桌上来。但其客观效果却是将问题推进了死胡同,使自己在道义上处于更加不利的地位,遭致国际社会更多的反对,让自己国家变得更加脆弱。朝鲜必须摆脱这种由历史形成的违逆常规逻辑的方式,回到政治解决问题的轨道上来。

  美国应为解决朝核问题切实努力

  事实上,朝核问题至少有一半原因是因为美国的政策。美国在解决朝核问题的过程中,不仅回避与朝政治和解,或签署和平协定的问题,而且在占领阿富汗和攻打伊拉克的同时对朝鲜进行武力威吓。这让朝鲜最终下决心走上不归路。如今要让朝鲜回头当然需要作出更大的努力。

  但奥巴马上台后,以朝鲜第三次核试为藉口,对朝采取所谓“战略忍耐”政策,试图通过等待朝鲜出现单方面的改变来寻求问题的解决。这种政策使半岛问题变得更加难以解决。去年2月初,朝美两国的核问题特使曾就谈判问题进行对话。美国希望朝鲜能率先有所行动,包括暂停核设施的运转,承诺不再进行核试验。朝鲜则提出如果美韩取消每年一度的军事演习,它就愿意停止核试验。但美方拒绝了这一提议。

  美国的断然拒绝只能说明美国并无谈判诚意。不能否认的事实是,冷战后的美韩联合军演一直是与朝核问题伴生发展的。就算是一种防御性演习,那么这种防御也是基于朝与韩美的对抗。如果能够通过消除对抗,使半岛实现无核化,朝韩实现和解,那么这种演习还有必要吗?所以,美韩联合军演不是一个不可以谈判的问题。而美国将其视为不能谈判的事情,表明美国在半岛在意的并非朝核问题而是更大的战略企图。

  美国的战略意图在维护其在东亚的所谓“领导地位”。在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中,美日军事同盟是战略基石,为了让这个基石更加稳固,美极力推动美日韩军事合作,要将美韩、美日两个军事同盟打造成相互支撑的三角体系。基于这种战略选择,美国并不急于解决朝核问题,而是要利用半岛的对峙局面为其整体的亚太战略服务。

  总之,由于美朝两家都在以对抗为中心的,陈腐的历史逻辑中打转,朝核问题正在走向危险境地。要解决问题,需要美朝都跳出历史的窠臼,从人类社会进步的角度,构筑一个共同安全的体系。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国际战略研究所副研究员)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公众号

责任编辑:胡明明 DN00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