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晓晖:朝鲜射星,半岛能否维持稳定?

  文\苏晓晖

  近期,朝鲜宣布利用运载火箭发射了“光明星4号”地球观测卫星。韩国国防部随后证实,该卫星正常进入目标轨道。继新年伊始进行第四次核试验后,朝鲜再次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

  朝鲜射星缘何引发争议

  发射卫星本是平常之事。2015年,俄罗斯进行了23次航天发射任务,中国进行19次,美国为18次。其中,中国发射成功率为100%,将45颗卫星送入太空,赢得广泛赞誉。

  同是发射卫星,朝鲜的发射活动却引起多国和国际组织的关切。韩国政府发表声明,谴责朝鲜发射“远程火箭”。美国国务卿克里发表声明,谴责朝鲜发射“导弹”行为。日本政府谴责朝鲜发射“远程火箭”,称其威胁日本及周边国家安全。俄罗斯外交部发表声明,抗议朝鲜发射“导弹”。更重要的是,各方认为朝鲜此举有违联合国安理会相关决议。除各国外,联合国秘书长也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明确表示朝鲜发射违反安理会决议。中国的表态相对客观,认为朝方本应有和平利用太空的权利,但目前朝方这一权利受到联合国安理会决议的限制,中方因此表示“遗憾”。

  朝鲜射星引发争议的关键在于,其发射活动“利用了弹道导弹技术”。朝鲜强调其发射的是“地球观测卫星”,凸显卫星的民用性质。但从技术看,发射卫星和发射远程弹道导弹的运载工具都是火箭,有能力把卫星送上地球轨道,就具备了发射洲际弹道导弹的能力。

  此前,朝鲜分别于1998年、2009年和2012年先后发射“光明星1”号、“光明星2”号和“光明星3”号。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第1695号、2087号等决议,都明确谴责朝鲜发射火箭,要求朝鲜不再发射弹道导弹,并禁止会员国向朝鲜出售或转让弹道导弹材料和技术等相关物项。

  地区局势面临新一轮紧张

  半岛形势起伏有一定规律可循。从历史经验看,朝鲜发射火箭和进行核试验的行为,往往会引发激烈对抗。2012年年底朝鲜发射“光明星3号”后,联合国安理会迅速做出反应,通过决议。决议引发朝方激烈言词和反应。朝鲜于2013年2月进行了第三次核试验。对此,联合国安理会再次通过决议,对朝制裁措施空前严厉。此后,朝鲜进行对抗,而美日韩对朝施压,一度推高紧张态势,使半岛呈现出罕见的“剑拔弩张”态势。经历2014年和2015年的相对稳定后,朝鲜此轮核试验和卫星发射难免触动矛盾集中爆发。

  紧张态势可能溢出半岛范围。美国一直试图推动在韩国部署“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即“萨德”系统),理由是为了保护2.7万驻韩美军不受朝鲜核武器和导弹的威胁。然而,“萨德”系统有碍其他国家的安全利益,俄罗斯和中国都已提出关切。韩国本对部署有所顾虑,但在朝鲜此轮核试验和发射卫星后,韩国宣布韩美启动商讨在韩部署“萨德”系统事宜。中国外交部紧急约见韩国驻华大使,就此问题提出交涉,表明中方严正立场,并通过外交渠道向美方表明有关立场。一旦“萨德”系统部署有进一步动向,必将影响地区稳定。

  中国着力劝和促谈

  中国清醒地看到,半岛问题酝酿着新的危险。在谈判停滞的若干年中,朝鲜的核能力与导弹技术实现了发展。但目前各方恢复谈判的意愿依然不强。中国是半岛近邻,不能容忍在家门口生战生乱。

  同时,对朝政策的所谓“中国责任论”有所抬头。西方有越来越多的声音批评中国,要求中国“惩罚”朝鲜,以此来证明中国在半岛问题上“负起责任”。还有一些人,恶意叫嚣六方会谈“失败”。

  中国明确澄清,半岛核问题的由来和症结不在中国,解决问题的关键也不在中国。事实证明,美国单一依赖制裁手段,不愿回应谈判诉求,无益于问题解决,错过了回到谈判桌上的机遇。今后局势发展的关键,仍取决于美朝双方做出什么样的政治决断。只有各方都不再采取刺激局势紧张的行动,才能防止形势恶化甚至失控。

  中国在任何情况下都坚定致力于实现半岛无核化,维护半岛和平稳定,推动在六方会谈框架下通过对话协商妥善解决有关各方的合理关切,找到实现半岛长治久安的根本之策。

  (作者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公众号

责任编辑:曹家宁 DN004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