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君玉:从“告别之旅”蒙羞看奥巴马“外交遗产”

  文|施君玉

  即将于明年一月卸任的奥巴马开始为自己准备“后事”。其对沙特的访问被定位为“告别之旅”,外界关注重点从过去的政策宣示转为礼遇和气氛。世态炎凉,即使贵为美国总统,也难避人走茶凉的尴尬。沙特方面显然已把目光转向奥巴马的继任者,对其任期内最后一次访问,冷脸相对,抵达时未在国家电视台播发消息,接机者的级别也仅是利雅得省长。对一向风光的第一大国总统来说,如此礼遇岂止是尴尬,简直就是羞辱。

  沙特并不掩饰对奥巴马的不满,正想藉此访出一口怨气。沙特本是美的历史性盟友,但在奥巴马执政八年间,美沙关系却跌入低谷。美拒绝军事干预沙特宿敌叙利亚,又与沙特最大对手伊朗媾和,怀疑沙特高官曾参与“九一一”恐袭……件件桩桩都挫到痛处,令利雅得恼羞成怒。就在奥巴马临行几天前,沙特方面甚至发出抛售七千五百亿美元债务的恫吓。

  其实,奥巴马岂止会在沙特遇冷,若在全球作一次“告别之旅”,恐怕没有哪个国家会敲锣打鼓地对其表示留恋。这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实在是徒有虚名,对世界和平的贡献实在是不多,其留下的“外交遗产”是一个无法收拾的“烂摊子”。

  人老了,总喜欢怀旧。作为六○后的奥巴马虽然尚未到怀旧年龄,但作为即将离任的总统,时常也会忆起过去。不久前,他在接受福克斯电视台专访时,谈到了自己的成功与失败、开心与不开心。总体看,奥巴马给自己在经济民生事务上打了高分,而在国际事务及控枪问题自认得分不高。

  奥巴马的自评也算实事求是。外交是奥巴马执政的最阴暗地带,屈指算来,能够摆上枱面上的“功绩”,一是从中东撤兵;二是重返亚太。如今,中东撤兵导致ISIS恐怖主义复苏,“重返亚太”做成了“夹生饭”,进退两难,两大“战绩”变成两大苦果。

  奥巴马自嘲,其最不成功的是对“后卡扎菲”时代没有战略谋划。但这也只是一个方面,奥巴马在处理叙利亚危机、巴以冲突、中东北非“颜色革命”、反恐等等问题上,无一成功,不仅令地区形势更加复杂,而且还丢掉了像沙特、以色列等盟友。

  奥巴马的亚太战略是最大败笔。美“亚太再平衡”战略向亚太传递出错误讯号,日本、菲律宾等国像打了鸡血般疯狂挑衅,东海战云密布,南海风浪乍起,朝核问题愈发激化,整个亚洲随着美“重返”陷入空前动荡。

  也许奥巴马不同意“所有总统必然会失败”这一论断,但其外交无疑是失败的,其留下来的“外交遗产”教训远多于经验。给继任者某些启迪,或许是奥巴马为美国作出的最大贡献。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胡明明 DN00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