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自国:俄罗斯多支点“向东转”

  文|李自国

  2016年5月19日,俄罗斯在索契举办了第三届俄罗斯─东盟峰会,签署了“通向互利的战略伙伴关系”索契宣言,批准了“俄罗斯与东盟国家2016至2020年发展合作综合行动计划”。俄罗斯“向东转”又有了新支点。

  全面打破西方外交围困

  乌克兰危机导致俄罗斯与西方关系陷入低谷,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不断强化对俄制裁。为打破西方的外交围困,2015年俄曾藉上合组织峰会、金砖国家峰会,加强了与非西方大国的协调。但鉴于中国本就是战略伙伴,峰会又是既定的活动,因此不足以说明俄在世界上朋友良多。2016年的俄罗斯─东盟峰会对俄则有特殊意义,它可以使俄罗斯“高傲”地向西方宣布,俄在非西方世界的合作伙伴众多,俄不存在外交困局问题。本次峰会上,普京与来访的8个国家领导人举行了会晤,向东盟国家提出了57个合作项目。双方签署了索契宣言和多达142条的“俄罗斯与东盟国家2016至2020年发展合作综合行动计划”,从政治安全、经济和社会文化三大方面加强了与东盟国家的合作。

  “向东转”不等于向中国转

  一直以来,不论俄罗斯国内还是西方,均认为乌克兰危机加速了中俄间的合作,如签署了历史性的天然气供应合同。俄罗斯“向东转”甚至被认为是向中国转。但一直以来俄官方和学者均强调:一是“向东转”是既定战略,多年前就开始了;二是“向东转”不是向中国转,俄可以选择的伙伴很多。俄远东所东盟问题专家格里高利.罗哥申认为,峰会是俄罗斯“全方位转向东方的一个重要事件,但原来只有中国一个伙伴,东盟峰会是俄‘向东转’多支点的标志。”

  强化经济合作寻求新市场

  俄罗斯─东盟峰会的最重要内容是经济合作。东盟原本并非俄罗斯的外交重点。2014年是双方贸易额最高的年份,但也仅仅有225亿美元,占俄对外贸易的4.2%。但在俄罗斯经济低迷、西方制裁的背景下,峰会对俄罗斯经济的意义上升。

  其一,引导东盟国家对俄投资。俄远东地区的发展需要吸引大量投资,但多年来东盟国家并不积极。俄希望通过行动计划,清除合作障碍,吸引东盟国家对俄投资。

  其二,加强能源合作,重点是核电出口。双边的文件和会谈中,俄方都强调了能源合作,特别是核能合作。目前,核电是俄罗斯出口为数不多的高科技拳头产品。2015年,俄先后与缅甸、印尼、越南等签署了核能合作协议,俄希望进一步占领东盟国家的核电市场。

  其三,助推军工产品出口。东南亚是俄军工产品的重要市场。越南是俄传统军事伙伴,从俄购买了基洛级潜艇、苏-30MK2战斗机等。印尼也是俄军火的重要市场。目前,俄正努力向印尼、泰国、新加坡等推销新型战机、坦克、导弹等。

  加强亚太存在推大欧亚计划

  2015年12月,普京在国情咨文中提出,希望就建立上合组织、欧亚经济联盟和东盟经济伙伴关系进行磋商。普京早年提出的“从里斯本到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大欧洲倡议正在被“欧亚经济联盟+上合组织+东盟”倡议所取代。在本次峰会上,普京特别强调,中国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与欧亚经济联盟、上合组织及东盟的精神内涵相近,欧亚地区可以建立一个广泛的自由贸易区。在美国持续加大在亚太存在,特别是推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情况下,俄罗斯也急需增加自己在亚太的影响力,而涵盖中国、东盟和欧亚经济联盟的大欧亚一体化倡议,某种程度上可以对冲美国的TPP,提高俄罗斯的分量和存在感。

  不愿站队支持和平解决南海分歧

  与美国借南海问题“煽风点火”不同,俄深知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对俄罗斯的重要性,在南海问题上俄努力“劝和”。《索契宣言》第10条表明了俄对南海争议的立场:“支持全面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并在协商一致的基础上早日达成‘南海行为准则’”。俄罗斯不希望美国继续插手南海问题,使局势进一步恶化。南海问题搞大了也会危及俄罗斯的利益,届时俄将被迫在中国和菲律宾、越南选边站。而选边站队不符合俄罗斯利益,失去任何一方,对俄都是巨大的损失。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亚所副所长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张寻 DN017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