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君玉:警惕中国退出《海洋法公约》的鼓噪

  文|施君玉

  由美日菲等国拼凑的所谓南海仲裁庭作出裁决,妄称中国“九段线”无法理依据,这里的“法理”指的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这张被中方称为“废纸”的裁决,引发了中国该如何对待《海洋法公约》的热议,日本等一些西方媒体借机煽风点火,把退出《公约》列为中方反制的可能选项,预测中国会以此摆脱束缚,以取得更大、更灵活的行动空间。

  中方当然有权退出《公约》,但是否行使该项权利,还有看其如何认定南海仲裁案的性质。在菲方于二〇一三年提起南海仲裁案时,中方就已表明立场,领土主权问题不在《海洋法公约》管辖范围,仲裁庭接受菲单方面提交的仲裁请求,违背了《公约》精神,滥用了《公约》程序,背离了《公约》争端解决机制的目的和宗旨,损害了《公约》的完整性和权威性,依此所作出的裁决自然是非法、无效,并为国际法实践开创恶劣先例。由此可见,南海仲裁案并不是《海洋法公约》本身的问题,而是仲裁庭非法扩权,是对《公约》恶意滥用。

  中国一九四七年即已提出南海“九段线”,《海洋法公约》于一九九四年生效,中国于一九九六年批准,《公约》不可能也不应该对“九段线”的溯及力,仲裁庭援引《公约》否定“九段线”是站不住脚的。

  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海洋法公约》谈判中,中方就曾对其中的争端解决条款提出异议,建议将这些条款单列,由各国自行决定是否接受这种强制性解决机制。谈判最终达成的协议规定,某些争端将不被包括在《公约》强制性解决机制框架内,对涉及海洋划界、历史性所有权、主权或有关陆地或海岛领土的其他权利、军事活动及执法行为有关的争端,各签约国可发表声明宣示不予以接受。

        正是基于这一规定,中国于二〇〇六年八月二十五日向联合国秘书长提交书面声明,表示不接受针对上述争端的任何国际司法或仲裁管辖,即对与中国之间存在的海洋问题争端,由中国直接与相关国家通过谈判协商解决,不适用裁判制度。

  南海仲裁庭罔顾中国政府加入《公约》时所作的权利保留,任意解释有关条款,是对《公约》的肆意践踏,其假借法律之名、行政治投机之实的真实面目已昭然若揭。中方不承认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非法裁决,不仅是在捍卫自身正当权益,也是在捍卫国际法治和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中国一直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坚定支持者和捍卫者,南海仲裁闹剧更加说明《公约》的重要性。中方不会退出《公约》,有关传闻背后的源头的目的值得高度警惕。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张寻 DN017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