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晓晖:杜特尔特外交“摇摆” 菲将慎重处理仲裁结果

        文| 苏晓晖

  菲律宾新任总统杜特尔特宣誓就职不到两个月,就已开展多次重要的外交活动。杜特尔特与到访的美国国务卿克里和日本外相岸田文雄举行会谈,派特使前往中国进行沟通。各方都希望从这些外交活动中摸清菲新政府的外交走向。

  然而,要看出门道并不容易。日媒报道称,杜特尔特与日本外相岸田文雄举行会谈时表示“希望在安全保障层面推进与日本的合作关系”,但之后又在达沃市举行的记者会上宣称重视中国,“希望与所有国家保持良好关系”。在日本看来,杜特尔特的外交方针“摇摆不定”,让美日伤脑筋。

  对合作意向来者不拒

  其实,菲律宾新政府的态度并非无迹可寻。最基本的判断是,杜特尔特对各种对菲有利的建议都不会轻易说不。

  在安全方面,菲律宾需要靠“外援”来加强能力建设。二战后,菲对外防卫一直全面依赖美国,菲军以陆军为主体,主要为应对国内问题,海空军力量都比较薄弱。近年来,菲把国防现代化作为当务之急,但很难凭藉自身研发来取得重要进展,因此,菲将目光投向盟友阵营。近期岸田访菲,承诺日本将通过政府开发援助(ODA)帮助菲律宾加强海上执法,向菲律宾提供10艘巡逻船,其中一艘8月底就可抵达菲律宾。克里访问期间则做出了3200万美元的援助,用于支持菲律宾加强执法培训和服务。

  菲律宾也并不排斥同盟体系内部的安全政策协调。杜特尔特明确表示对美菲同盟关系的重视,确认美菲之前签署的军事协定,并愿意与日方在“海事安全”方面进行合作。很明显,菲无意撤出同盟体系。

  在经济领域,菲合作意向更为积极。菲外长强调,日对菲提供的ODA占其总额的35%。菲方还期待日本支持棉兰老岛基础设施改善和农业发展。而早在就任之前,杜特尔特就提出希望中国帮助菲进行基础设施建设。

  政权稳定高于一切

  杜特尔特欢迎其他国家帮助其发展,但反对外部势力趁机介入菲内政,尤其警惕对其政权稳定产生的影响。

  菲总统对美驻菲大使戈德堡发火的报道已不止一次出现。在菲选举期间,美驻菲大使批评杜特尔特拿强暴或谋杀开玩笑。杜特尔特认为此举是企图通过舆论“干涉”菲大选,甚至不惜以威胁与美断绝外交关系的措辞来表示抗议。而戈德堡批评杜特尔特的政治操作方式,更让后者恼火。杜特尔特引以为傲的成绩之一就是在国内打击犯罪的效果。但美国却指责执法有违“人权”,甚至质疑杜特尔特逮捕涉嫌贩毒的现任及前任官员是为了清除异己。

  杜特尔特尽管重视与美关系,但绝不会因此允许美对其内政指手画脚,更不能以牺牲政权稳定为代价。

  菲将慎重处理仲裁结果

  美日鼓励菲新政府利用南海仲裁案的所谓裁决结果。克里和岸田访菲期间,都明确希望菲“敦促中国尊重法治”。日本媒体高调炒作,杜特尔特表达了将把裁决作为菲律宾与中国双边磋商前提的想法。

  菲新任政府当然清楚,如果能把仲裁结果变成一张“牌”,将有助于菲与中国在南海问题上讨价还价。杜特尔特难以明确表态抛弃仲裁结果,否则国内一些势力会藉此兴风作浪,指责其危害国家利益。美日也不会善罢甘休,必然要求其“遵守国际法”。但同时,杜特尔特很清楚,中国已经亮明底线,要中国接受仲裁结果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南海问题上只能另找双方都能接受的出路。派遣拉莫斯访华的重要目标之一,是为了更多了解中方立场,寻找双方立场的公约数。

  杜特尔特明显将工作重心放在国内,外交将主要服务其国内政策目标。因此,菲新政府希望从与各方包括中美日等主要大国的交往中获益,避免陷入在大国之间左右为难的境地。在此目标指引下,菲不会轻易在各国之间选边站队。

  从履历看,杜特尔特担任地方官近30年,尽管治理一方成绩斐然,但缺乏直接参与国家外交事务的经验,对南海等复杂敏感的外交问题恐怕也没有机会进行系统、全面的了解。其担任总统后的外交政策制定仍存在一定不确定性。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张寻 DN017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