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前车之鉴 亚太后事之师

  文/施君玉

  在欧洲,北约与俄罗斯的争夺一直是地区安全的一条主线。冷战时,有北约与华约两大阵营的尖锐对峙,冷战后,出现北约东扩与俄反制的生死较量。为应对俄收復克里米亚及出兵叙利亚后的新形势,北约决定大举增兵东欧,俄与北约的对立再次升级。

  媒体均注意到,这是冷战结束后北约在与俄接壤的东欧国家最大规模的军力集结。根据计划,北约从明年初开始将建立四个战斗群,总兵力达四千人,另组建一支四万人快速反应部队作其后盾。北约“龙头老大”美是主要推动者,在北约作出决定的同一天,其防长便宣布在波兰部署一支九百人的“随时应战部队”,另一支配备坦克等重型装备的部队也已成军,可随时部署在东欧任何地方。

  经歷过北约东扩之痛的俄罗斯,早已习惯了北约的出尔反尔,对新兵力部署未有太大反应。想当年,北约乘华约解体之机,作出东扩决定,大举蚕食俄势力范围。为避免莫斯科反弹过激,北约曾指东扩不针对俄,并承诺不会在原华约成员国军事基地部署兵力。如今,一切都已被遗忘。既然跟北约讲不清“诚信”,俄也一改过去抗议与妥协,採取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新策略,不声不响地部署实质性反制。可携带核弹头的“伊斯坎德尔-M”导弹很快将在加里宁格勒部署,最新武器“撒旦二型”导弹外形设计也于日前首次公开,被专家解读为普京对西方发出的“重大警告”。

  北约东扩,堪称冷战后最重大国际政治军事事件。它打破整个欧洲战略平衡,颠覆了欧洲地缘政治格局,对俄国家安全构成重大威胁。苏联解体后相当长一段时间,俄积贫积弱,无力抗衡北约东扩。近年来,俄逐渐恢復元气,综合国力大幅提升,开始真刀真枪地与北约公开较量。收復克里米亚、出兵叙利亚都是其中的一环。俄已撕破脸皮,美等西方国家也不再掩饰,在欧洲反导系统部署也不再以伊朗为藉口,此番组建快反部队指向更明确,就是要应对俄的突然袭击,提高对俄军事行动的快速反应能力。

  令人不安的是,同样的一幕正在亚洲上演。自美作出“重返亚太”战略抉择后,打造“亚洲版北约”便成为其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核心一环。“萨德”入韩虽以应对朝核为藉口,实际上是针对中国。“萨德”部署严重损害中国的战略安全利益,是美遏制中国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萨德”问题绝不单纯是一个军事问题,而是一个政治、战略问题,是亚太地区安全形势紧张的主要根源。

  欧洲前车之鉴,亚太后事之师。面对新威胁,中方与俄一样,不得不作出应对和反制,为维护国家安全,即使重启冷战也在所不惜。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曹家宁 DN004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