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执政精英或"大换血" 默克尔扛起反民粹主义大旗

\

资料图:默克尔。新华社记者张帆摄

  参考消息网12月8日报道 外媒称,6日,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再次选举默克尔为主席,她将引领该党参加2017年德国大选。默克尔的目标包括挫败不断升温的民粹主义。

  欲收紧移民政策争取支持

  据法国《快报》周刊网站12月6日报道,默克尔再次当选基民盟主席毫不意外,因为她是唯一的候选人。她轻而易举再次当选,但只获得89.5%的支持率,这是她16年来第二差得票率,与两年前相比下降7个百分点。原因是默克尔2015年的欢迎移民政策受到批评。

  今后,她要作为民主价值的捍卫者,抵御民粹主义在德国乃至全球的升温,尤其是在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

  据路透社12月6日电报道,默克尔当天阐述了她谋求第四个总理任期的理由,试图通过呼吁禁止佩戴遮盖全脸的面纱,以及承诺对移民采取更强硬立场来争取保守的基民盟党员的支持。

  默克尔在埃森召开的基民盟党代会上发表讲话,试图把自己塑造成动荡世界的稳定保障。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民粹主义的兴起和英国脱欧公投的结果都使欧洲深感震惊。

  有人说,默克尔是西方民主价值观的最后捍卫者。她对1000名基民盟代表发出热情呼吁:“你们必须帮助我。没人能单枪匹马改善德国、欧洲、全世界的局面,即便经验丰富的人也不行。”

  报道称,默克尔去年决定接收大批难民,这导致她支持率下降,使得反移民、疑欧派的德国选择党支持率激增。她在讲话的开头部分承诺将不会再像去年那样接收大批难民。当她说到遮盖全脸的面纱与德国文化格格不入应依法禁止时,会场上一片喝彩声。讲话结束后鼓掌声长达11分钟。

  据英国《金融时报》网站12月7日报道,德国总理默克尔呼吁禁止佩戴遮盖全脸的面纱。此举凸显出她在移民融入问题上的立场变得强硬。默克尔正寻求在明年议会选举前赢得那些对其难民政策持批评意见的人的支持。

  这名德国总理在基民盟党代会上说:“对我们而言,规则是:露出你的脸。”这番话赢得热烈的掌声。

  报道称,寻求第四个总理任期的默克尔在移民融入问题上趋于强硬,这是为了回应民众对过去两年以穆斯林为主的逾100万移民涌入德国的担忧。默克尔正寻求应对反移民的民粹主义政党德国选择党的崛起,该党正在威胁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的民意支持率。

  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网站12月6日报道报道,德国总理默克尔大力支持禁止佩戴面纱的消息正在成为欧洲的新闻热点。

  在6日的基民盟党代会上,另一些人则重点关注默克尔将遣返部分寻求避难者,以及她就欧洲难民危机发表的评论。她宣称:“类似2015年夏末的那种局面决不能、不应也不会重演。”

  这一声明显然是为了应对不断升温的民粹主义的策略之一,这波浪潮已将默克尔国外的一些盟友卷走,并正在危及她所在政党的支持基础。

  意大利民粹主义威胁欧盟

  据法新社12月6日报道,在政府首脑宣布辞职的第二天,意大利政界在为后伦齐时代做准备。

  在大量意大利民众4日对宪法改革公投说“不”后,41岁的总理伦齐5日向总统递交辞呈。各种政治力量等不及伦齐正式辞职,就已开始厉兵秣马。伦齐也已迫不及待要重新投入竞选。他并非唯一这样做的人,顺风顺水的五星运动党首领、民粹主义者贝佩·格里洛也已要求支持者准备参加选举投票。

  据英国《金融时报》网站12月7日报道,欧洲对民粹主义的反击只取得了几个小时的胜利。4日下午,极右翼候选人在奥地利总统大选中折戟。但当晚来自阿尔卑斯山另一侧的坏消息吞噬了奥地利的这个好消息,意大利总理伦齐在宪法改革公投中失利,并将辞职。

  意大利的公投结果对欧洲的影响不像今年6月英国脱欧公投那样引人注意,然而英国脱欧和伦齐辞职却是同一个故事的一部分。欧洲一体化正面临空前挑战,英国决定脱欧就是最明显的证据。但长期而言,意大利正在爆发的危机可能给欧盟的生存带来更严重的威胁。

  与英国不同,意大利是欧盟创始成员国之一。英国一直是欧盟大国中最疑欧的,但意大利传统上是最热情的统一者。

  但意大利对欧盟的态度发生了巨大变化,这是该国经济长期停滞、欧元危机以及担忧非法移民的结果。意大利选民对现状感到失望,这毫不令人意外。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意工业产量至少萎缩25%,年轻人失业率维持在近40%的水平。难怪很多意大利人将欧元与经济萧条联系在一起。一些经济学家认为,欧元对意大利的竞争力是灾难性的,它夺走了汇率贬值工具并创造了一个通缩环境,加重了债务负担。

  在这种悲观背景下,伦齐可能成为最后一批代表意大利传统亲欧立场的该国总理之一。由喜剧演员格里洛领导的五星运动党在击败伦齐过程中发挥了突出作用。该党坚决要求从欧盟那里夺回主权,并提出就脱离欧元区举行公投。格里洛还把他领导的运动视为一场席卷西方的反建制浪潮的一部分,并称赞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是对“共济会、银行大集团以及中国”的胜利。

  意大利民粹主义对欧盟的威胁可能最终会超过英国脱欧,原因还在于,意大利使用欧元,而英国保留自己的货币。因此,尽管英国脱欧是痛苦且复杂的,但不会直接威胁到欧元的生存,也不会引发金融危机。然而伦齐公投失败引发的一连串事件可能造成这两种结果。

  即便意大利成功组建新政府,前景仍然悲观。意经济仍在停滞,其政治中心正在瓦解。此外,民族主义者和民粹主义者正在其他欧盟国家崛起,包括西班牙、波兰、法国和荷兰。

  英国承诺将于明年3月底前启动脱欧程序。同一个月,欧盟领导人将在意大利聚首,庆祝创建欧洲经济共同体的《罗马条约》签订60周年。按当前的事态发展,那将更像是一场葬礼前的守夜。

  西方执政精英面临“大换血”

  据德国《世界报》网站12月6日报道,欧盟不断遭受新冲击。在法国,极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国民阵线现在可以自吹是国内第一大党。民调机构预测,该党领袖勒庞在2017年大选中的得票率将超过30%,并很可能进入第二轮投票。勒庞宣布,一旦当选总统,将在法国举行脱欧公投。如果像法国这样的成员退出欧盟,无疑将意味着欧盟的终结。

  而英国堪称“脱欧之母”。投给欧盟的反对票也是投给全球化的反对票,在反对者看来,全球化拉大了贫富差距并造成移民失控。

  在荷兰,发表反欧和反伊斯兰言论的民粹主义者海尔特·维尔德斯所领导的右翼荷兰自由党,有望在明年3月选举后成为议会第一大党。

  而意大利在宪法改革公投失败后陷入瘫痪。在新的选举中,民粹主义者可能上台——从大搞反精英宣传的五星运动党到向特朗普和勒庞的极右翼民族主义看齐的北方联盟。而意大利是欧盟最重要经济体之一,也是解决欧洲危机的关键国家。

  据俄罗斯《观点报》网站12月6日报道,西方政坛的新旧更替成大势所趋。这一进程不能简单地概括为右翼政党卷土重来取代左翼政党,而是意味着西方国家统治高层的实力对比正在发生最为重大的变化。

  报道称,在美法意德四国的现任领导人中,唯有德国总理默克尔可能继续执政。对默克尔而言,最好的结局也不过是在西方政治舞台上独自勉力支撑。这个舞台上的“演员”正在经历二战后史无前例的大换血。

  长期以来,左右翼政党交替上台是西方习以为常的政治协调机制。这批人唱罢,下一批登场。然而,近年来西方社会对体制内政党和执政精英的质疑急剧增长,反体制的党派开始涌现。2008年的经济危机、不断推进的欧洲一体化及全球化更为这一进程推波助澜。欧洲人、美国人都希望迎来新的掌权者,而且应是全新的,最好此前没有从政经历。

  新兴的反体制政党声望不断增长。在美国,最初体现为如火如荼的“茶党运动”;在英国,法拉奇领导的独立党风生水起;在法国,以勒庞为首的极右翼政党风头正劲;在意大利,民粹势力五星运动党已成政坛重要力量。这些疑欧派政党并非由职业政客创立,而是由普通的公民运动积极分子打造,它们的支持率一路高歌猛进。

  报道称,体制内政党和精英千方百计打压这股浪潮,不断送出“民粹主义者”“法西斯分子”“极端分子”等标签。但上述恐吓手段不再有效。

  西方在位的掌舵者已无力控制局面。各国民众的不满、反精英势力打出的咄咄逼人的组合拳越来越难招架。西班牙、意大利、英国等地分离主义趋势加剧以及英国脱欧、特朗普胜选均表明西方政治最高层正在发生时代变迁。那些在全球化高歌猛进时代上位的平庸、空洞、忙于抛头露面的政治家,正被非体制内的、并不一味追求政治正确的人取代。西方将出现一批与前任迥异的领导人。

责任编辑:李孟展 DN02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