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特朗普新政将如何影响香港贸易与投资?

        文 | 中银香港高级经济研究员王春新

  特朗普胜选虽被称为是近年来最大的黑天鹅事件,其背景却是在持续多年全球化浪潮之后、美国国内长期存在的就业岗位流失、收入分配不公和非法移民日增等诸多深层次矛盾的总爆发,民众用选票向传统政经模式说不。可见特朗普“意外”入主白宫,实有其必然性和合理性。其与全球化背道而驰的孤立主义新政策纲领,有可能改变二战以后形成的全球经贸和地缘政治格局,并对内地和香港经济产生重大影响。

  特朗普以新政策主张入主白宫,是在美国经济于金融海啸后经历八年的复苏乏力之后,各种矛盾借机爆发的结果,其背景与上世纪三十年代罗斯福新政出台有许多相似之处。1929年经济大危机爆发后,美国陷入了长时间的经济萧条,失业高企,社会动荡,人心思变,罗斯福就任第32届总统后提出后来被称为“新政”(The New Deal)的一系列政策,其核心是三个“R”:改革(Reform)、复兴(Recovery)和救济(Relief)。今次特朗普在竞选中提出的一系列政纲,不但与奥巴马政府现行政策大多南辕北辙,与过去数十年美国推行的政策也有所区别。概括而言,特朗普新政也包括三个核心内涵:保护、变革和刺激。具体来看:

  新政主要内涵

  一是保护,即奉行贸易保护,此乃特朗普新政的一大特点。特朗普是次参选首先打着保护本土利益和实施贸易保护主义的旗号,具体政策主张包括重启北美自由贸易协议(NAFTA)谈判或直接退出、退出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把中国标签为汇率操纵国并征收45%的高额关税等,试图以此来保护本土制造业,为中低工薪阶层创造更多就业岗位。这些主张为特朗普赢尽东北部几个传统工业基地的选举人票,并把他直接送进白宫。由于贸易保护主义主张与半个世纪以来的全球化潮流背道而驰,引发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和忧虑。

  二是变革,即从供给侧推动结构性改革,回归自由市场。这是特朗普新政的另一个特点。首先是减税和简化税制。针对美国税法过于繁复,特朗普提出把个人入息税的税阶由七个减至三个,最高税率由39.6%下调至33%,企业所得税更由35%大幅下降至15%。同时企业于海外班师回美可享受一次性税务假期,税率由35%降至10%,以吸引如大型科技和製药等企业把数以万亿美元的资金调回美国。其次是废除奥巴马医改和简化政府监管。由于奥巴马医改方案令大部分人的保费增加,也造成企业成本上升,故废除奥巴马医改可以减轻消费者和企业负担。与此同时,特朗普也提出要加快药品审批过程,并简化政府监管,指若未来要增加一条监管条例,就要同时废除两条监管条例,监管立法的要求防止法例过于繁复,干预市场正常运作。此外,市场预期在特朗普主政之后,对金融业的严厉监管也有望放松。第三是严格限制政府人员和权力膨胀,通过自然流失减少联邦僱员人数,冻结联邦政府招聘,确保联邦政府规模逐步减少,尽力减省政府行政开支。

  三是刺激,即以推动基建和开发能源等建设刺激经济。这是特朗普新政的第三大特点。针对美国交通基建长期老化以及大量能源尚未开发利用等问题,特朗普提出增加基建投资,于未来十年投入一万亿美元以改善交通等基础设施,大力开发蕴藏价值逾50万亿美元的本土石油、天然气和页岩气项目,同时还要推动横跨美国和加拿大Keystone油管项目重新上马。由于推动基建的资金将来自公私合营项目以及企业借税务假期从海外调资美国,而不是依靠增加政府开支,因而不会显著影响美国政府的财政收支状况,与当年罗斯福新政主要依靠扩大政府开支有明显不同之处。

  全面推行难度不小

  上述可见,特朗普即将推行的是孤立主义的经济发展促进政策,一边实施美国优先策略,极力保护本土市场,另一边精简税制,简化监管,推动基建,吸引资金回流和扩大商业投资,希望达到经济增长率倍增的目标。现在的问题是,特朗普的算盘能否打响?

  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环境下,全面推行贸易保护主义说易行难。美国作为世界贸易组织(WTO)的主要成员,对其他成员全面大幅度提升关税,必然会受到WTO规则的制约,而且还可能遭到对手的报復;而大打贸易战必然是伤人害己,对美国实在没有好处。与墨西哥等国重新商谈自贸协议,也将是费时费事,并非短期内可以见效,而且美国大部分被转移到海外的製造业岗位一去不復返,重启谈判作用不大。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近日公布他上任后100天政策计划大纲,声称在其上任第一天,就要执行将美国从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中撤出的命令,更称TPP对美国而言是潜在灾难。鑑于TPP政治考量居多,监管条例繁杂且并未正式实施,特朗普宣布退出可以看做是走向贸易保护主义的姿态,但对现行的全球贸易并没有多大影响。

  更重要的是,美国共和党一向是自由贸易的支持者,如果特朗普提出过于激进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可能会受到党内力量的反对和制约,或者需要作出原则性修改,甚至难逃被否决的命运。可见,特朗普的贸易保护倾向的确值得警惕,但相信还不至于把美国一手建立并运作逾半个世纪的全球贸易体系全面推倒重来。

  尽管如此,中短期内特朗普推行贸易保护,即使在WTO框架内仍有许多招数可用,包括反倾销、反补贴和保障措施等,此外还有产品安全、技术壁垒、绿色壁垒、知识产权保护、劳工标准等隐性方式。

  实际上,美国自金融海啸发生后就开始从倡导自由贸易迅速转向贸易保护,而且是实施贸易保护主义最起劲的发达国家,自2008年以来对其他国家或地区共採取了600多项贸易保护措施,佔二十国集团(G20)成员贸易限制措施的四成左右。仅去年就採取了90项,位列全球之首;平均每四天推出一项,出台密度一时无两。名义上是对外国企业实行不公平贸易调查,实际上是贸易保护行为,企图限制外国货进口。特朗普上台后,上面提到的反倾销调查等手段将会更频繁地被採取,全球贸易活动将因此而蒙上阴影。 

责任编辑:张寻 DN017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