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大选与中韩关系

  文|延静

  中韩建立外交关系二十五年来,绝大部分时间双边关系发展良好。只是到去年七月,美韩宣布在韩国部署“萨德”后,中韩出现严重分歧,双边关系急转直下,各领域交流合作遇到严重障碍。

  中国坚决反对在韩国部署“萨德”,“萨德”不仅会加剧半岛紧张局势,也与实现半岛无核化目标背道而驰,而且将破坏地区战略平衡,损害中国的战略安全利益。

  韩国总统朴槿惠已被弹劾,预计今年四月下台,原定今年十二月举行的韩国大选可能提前于六月举行。外界关注韩国大选的动态,而从中韩关系角度,笔者更关心韩国大选会否带来中韩关系的契机。

  共同民主党前党首文在寅去年十二月已宣布参加下届总统大选。五年前,他以百分之四十八的得票率惜败于获百分之五十一得票率的朴槿惠,但一直心有不甘,这次率先宣布竞选下届总统。文在寅曾与韩国前总统卢武铉过往甚密,担任过青瓦台秘书室长(相当于总统办公厅主任)。对于朴槿惠政府作出的在韩国部署“萨德”的决定,作为在野党领导人,他明确持否定态度。但他也没有把话说死,强调在韩国是否部署“萨德”,应该留给下届总统决定。

  已卸任的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也是韩国大选的潜在热门人选,民调中排名几度领先。潘基文去年十二月在联合国举行最后一次记者会时称,他将为韩国发展做有益的事情,“以身报国”,但回避了是否竞选下届总统。潘基文任联合国秘书长十年期间,曾十一次访问中国,他会写汉字,可简单表达中文,对中国十分友好。当然这与中国国际地位日益提高、在国际事务中作用越来越大不无关系。潘基文强调韩国需要一个包容性的政府,但未作进一步解释。

  韩国大选潜在总统候选人中出现了一匹“黑马”——首尔卫星城城南市市长李在明,他以最早提出“朴槿惠辞职”口号和主张弹劾朴槿惠而一炮走红。谈及与中国的关系,他说如果自己当选总统,将撤回部署“萨德”的决定,因为部署“萨德”损害韩国与中国的关系,废除这一计划才是最符合韩国利益的做法。关于与日本的关系,他主张与日本签署的《慰安妇协定》应重新谈判,签署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是“卖国”行为。

  距韩国大选还有半年,从目前潜在的总统候选人的言论和主张看,大选也可能带来中韩关系的转机。但情势还在发展,不到最后一刻都存在变数,对此不可过于乐观。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胡明明 DN00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