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位不正”的特朗普难有蜜月期

  特朗普于北京时间21日凌晨在华盛顿国会山庄正式宣誓就职美国第45任总统,他在演讲中强调会实行“美国优先”政策,又表示会铲除恐怖主义。

  文|顾镰墨

  美国时间本周五,特朗普将宣誓就任,但他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困扰。通常当选总统有至少一百天的“蜜月”:不管选民原先的选择如何,都愿意给新总统一个尝试的机会。但他在未上任前已经失去了“蜜月”机会。最近一期民意调查,卸任总统奥巴马有接近六成的支持率,而他只刚过四成。

  特朗普的主要问题是竞选中争议和疑云太大,“得位不正”。表现在四个方面:

  第一,普选票落后:

  特朗普是史上输掉对手普选票最多,却赢了选举人票的总统。虽然经过重点选票风波及与选举人投票争议,特朗普都安然渡过,证明选举制度和投票的公正性。但普选票落后,还是成为他心头之痛。

  第二,假新闻帮助特朗普:

  在选后不久,美国政坛就掀起假新闻的讨论。其实,往年选举的假新闻也很多,受众多是“另类右派”的低学历白人基督徒。但这次选举的假新闻危害特别大,4chan、reddit、脸谱和推特等网站都成为制造、发酵和传播假新闻的利器,引起广泛争议。这些假新闻绝大部分有利特朗普,其团队还参与传播假新闻。依仗假新闻上台,怎么说都不是光鲜的事。

  第三,FBI违反中立原则,干预大选:

  在选前11天,FBI总管科米,在未有实质证据的情况下,突然写信给国会,宣布重启“希拉里电邮门”调查。直到选前三天才宣布,维持原先“不起诉”的结论。此行动改变了选举形势,原先民主党的大好形势突然变得紧张。希拉里、民主党参议院领袖里德和不少独立学者都认为,这是民主党败选的关键。FBI的举动史无前例,而且涉嫌违法。最新消息爆出,司法部在选举前已对科米此举展开调查。国会上周也开始听证,如果证实科米有不当甚至不法行为,更会质疑特朗普当选的合法性。

  第四,俄罗斯干预大选:

  以上三点都没有俄罗斯通过窃取和发放美国民主党电邮,刻意帮助特朗普赢得大选来得“火爆”。俄罗斯网络攻击美国,以前一直发生,但只限于传统间谍的“情报”目的。美国干预其他国家大选不在少数,美国大选被别国干预却从来没发生过。美国以前也没有干预过俄罗斯大选。这次事关美国国家安全,更动摇“民主制度”基础,当然不是自信“美国例外”的政客可以容忍的。除了民主党之外,还有不少共和党议员认为必须详细调查。

  特朗普在此事上选择了最糟糕的应对方法:先是极力否认俄罗斯窃取民主党电邮,不得不承认俄罗斯是黑客之后,又否认普京是幕后黑手;不得不承认普京是幕后黑手之后,又否认普京要偏帮自己;不得不承认普京有意帮自己后,又说普京的行动没有成功(尽管自己赢了选举)。在此过程中,特朗普不断替普京和维基解密开脱,不断指责美国情报机关无能,不断指责奥巴马、民主党、国会以及质疑此事的媒体通通都在针对自己。

  结果上周CNN首先报道,情报总监在一月六日给特朗普的简报中有两页附件,进一步扩大争议。这是一份自去年十月就开始在政界、情报界和媒体中流传的三十五页档案的摘要。这份档案据称是一位受雇于美国某政治机构的英国前特工撰写的,主要内容是,普京在好几年前就计划培养特朗普做美国总统,通过利益和“色情录像带”“控制”了特朗普,在竞选中与特朗普团队合作“同谋”,利用民主党电邮帮助特朗普等等。据说此特工在俄罗斯有广泛的情报眼线,故其报告有一定的可信性,但所有资料都无法证实。媒体因此都一直压住不报。结果CNN利用这两页简报属于政府文件,找到空隙,报道这两页文件的事。Buzzfeed网站顺势跟进,把三十五页文档公诸于世,引起美国舆论哗然。在上周三的新闻发布会上,特朗普公开指责CNN和Buzzfeed制造假新闻。但此事已在公众中造成极大影响,国会也正展开有关此事的调查。

  来自政坛的正面挑战

  每个质疑多少会影响特朗普当选的合法性(legitimacy)。尽管单个质疑不足以否定其合法性,但组合在一起就非同小可。于是上星期五,在政坛上终于有正面挑战的声音。佐治亚州众议员刘易斯(John Lewis)在接受NBC采访时,说自己不会出席总统就职典礼,自己不认为特朗普是一个“合法”的总统,因为他是在“俄罗斯帮助下”取得胜利。这当然立即遭到特朗普推特的反唇相讥,把刘易斯贬斥为“只说不做”的政客。激起了更大的反弹。

  刘易斯不是普通人。他年纪轻轻时就已经和马丁·路德·金并称民权领袖“六君子”(The Big Six),是著名的“向华盛顿进军”大集会组织方(SNCC)的主席,与金博士手拉手游行,集会上代表组织方发言。作为“六君子”的最后一位在生者,他已经成为美国民权运动的标志性人物。从八十年代开始,他三十年来一直是佐治亚第五选区(亚特兰大)的众议员。特朗普攻击他“只说不做”,激起众怒。于是一场口水战又要开始。

  对特朗普当选合法性的质疑刚刚拉开帷幕。虽然这种质疑不会在法律上(legality)否认特朗普是美国总统,但会动摇特朗普的统治基础,方便阻击特朗普的各项施政。特朗普今后四年可谓步步维艰。

  (作者为旅美学者)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胡明明 DN00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