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特朗普主义羞辱的G20

  文|张敬伟

  持续两天的G20财长及央行行长会议在德国闭幕,遗憾的是,公告删除了原先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的内容,同时气候协议承诺也被放弃。

  这是很尴尬的公告,也凸显一个残酷的事实,G20这个曾经应对华尔街金融危机的全球多边机制,正在遭遇来自美国新政府─确切讲是特朗普主义的羞辱。本次会议,出现了19国对1国的情况,G20部长们一直坚持的自由贸易表述没有得到支持,公告反而删除了去年G20会议上提出的“反对任何形式保护主义”。

  东道主德国被牵制

  当然,这是美国的胜利,也是全球的困窘。还有一个困扰,就是在对抗全球气候变化提供财政支持上,也没有达成共识。《巴黎气候协议》能否得到有效执行,也成为悬念。而这,也来自美国,因为特朗普政府一直对《巴黎气候协议》不感冒。特朗普总统称全球气候变暖是“骗局”,在此情势下,让美国的财长和央行行长在应对全球气候变化上做出积极承诺,显然不可能。本次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在限制汇率竞争性贬值、强化金融监管和为打击恐怖主义提供资金支持方面达成了共识。不过,这些也体现了美国的立场,是美国意志的体现。

  东道主德国很受伤。除了在这次会议上受到美国的牵制,德国总理默克尔的访美之旅,也受到特朗普的轻视。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特朗普和默克尔没有握手。同样在此地,特朗普与英国首相文翠珊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曾经热情握手。特朗普按照他的习惯发推文称,不和默克尔握手的原因,是因为德国欠北约和美国很多钱,应该承担更多安保费用。

  不过,对于来自特朗普的羞辱,德国和世界已经见怪不怪。特朗普要将“美国优先”进行到底,尤其在贸易、安保费用和本国劳工利益等问题上相当敏感。特朗普对于奥巴马时代推行的价值观同盟不感兴趣,不管是来自盟国还是对手,只要特朗普认为侵害了美国的贸易利益和夺了美国人的饭碗,他都会发出强烈的反制声音。TPP被抛弃,NAFTA也要重新谈判,在特朗普列出的汇率操纵国“黑名单”上,除了中国这个“操纵国冠军”,也包括日本和德国。就在3月9日,美国还向WTO发出建议书,要求日本开放汽车和农产品市场。当然,特朗普也威胁WTO,如果不能为美国利益服务,他也要退出WTO。

  显然,在经贸领域,特朗普向主要贸易伙伴都发出了挑衅。但在安保费用方面,特朗普主要是针对盟国。在东亚,特朗普要日本和韩国承担更多的安保费用;在北约,美国向伙伴国提出了同样的要求。特朗普主义就是如此的直接、粗暴和功利,不管对手还是伙伴,美国利益始终是第一位的。

  “美国优先”难真正落实

  从特朗普的立场出发,他的“美国优先”可以理解。尤其是对于美国的全球伙伴,特朗普不再像历代美国政府那样承担太多的全球责任,不再通过花钱买虚名,也算是现实主义的回归。但特朗普主义明显矫枉过正,他的“美国优先”政策很难得到真正落实。且不说经贸关系,其通过行政命令强推的两版“禁穆令”就遭遇挫折。在全球化方面,美国已经成为反面典型,中国正接过美国丢弃的全球化大旗,主动承担其全球化的领导责任。因而,特朗普主义也许会使美国获得暂时的经贸利益,但是却丧失了负责任大国的全球领导地位。而这,也意味着美国战后历届政府苦心经营的软硬实力,在特朗普时代被流失殆尽。

  一个失去全球影响力的大国,也不可能维持全球大国地位。更何况,后危机时代虽然欧美世界出现了反全球化的逆流,但是全球化的趋势却是势不可当。新经济周期需要全球市场更加紧密的合作,构建公平合理的全球经济新秩序。当美国主动放弃全球化责任,其主导的老秩序也就土崩瓦解了。就像美国放弃了TPP,但是亚太还有RCEP,更有FTAAP,亚太国家更希望中国顶替美国留下的TPP空缺,这凸显现实主义的逻辑─地球离了美国照样转,而且会转得更好。

  后危机时代的美国率先实现经济复苏,恰是美国彰显全球经济影响力之时。但是特朗普主动放弃了全球责任,美国可以携硬实力馀威颐指气使,譬如按照美国的意志,羞辱G20这个全球多边机制。也许在美国的淫威之下,G20机制或失去动力,《巴黎气候协议》也被迫流产。但没有责任意识的美国,或为新秩序所抛弃,这样的美国不可能实现特朗普的“美国第一”,而是将美国变成脱离全球化的边缘国。

  (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张敬伟)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胡明明 DN00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