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该不该加冕“新沙皇”?

  文|施君玉

  今年,是俄罗斯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一百周年。光阴荏苒,与百年前相比,当今世界早已物是人非。但仍然忘不了百年前那场改变了世界的革命,忘不了作为革命成果而被推翻的末代沙皇。回溯历史,俄罗斯再次出现了恢复君主制的杂音,劝喻普京加冕“新沙皇”,作“终身总统”。

  关于普京是当代“沙皇”的传闻并不新鲜。从上台起,西方就为其扣“新沙皇”的帽子,车臣反恐被批为“种族清洗”,加强中央集权被斥为排斥异己、独裁专制,“大国复兴”被责为“世界威胁”……“新沙皇”桂冠从未给普京形象添过彩,反而成为压制自由、践踏人权的标志性符号。

  与西方相反,“沙皇”在俄罗斯人心中却是神圣的。革命虽已过百年,俄罗斯人的“沙皇”情结却一直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尽管现代医学早已证实,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全家早在九十九年前就已惨遭灭门,但许多人依然质疑监定结论,民间甚至流传有各种版本的王子死里逃生之谜。

  俄罗斯对“沙皇”的尊崇,源于“君臣关系”的心理落差。“沙皇”一词源于拉丁语中“凯撒”的转译,意为“大皇帝”。拜占庭时期,俄大公们尊拜占庭君主为“沙皇”,自己甘作其麾下的大臣。蒙古鞑靼人统治时期,俄大公尊蒙古大汗为“沙皇”,自己是俯首听命的大臣。在俄罗斯人心目中,“沙皇”就是最高统治者,臣子对其不敢有丝毫僭越。直到十六世纪中叶,国家实力逐渐强大,莫斯科大公伊凡雷帝才敢将自己升格为“沙皇”,定国号为“沙皇俄国”。

  俄罗斯对“沙皇”的怀念,源于帝国的强大。“沙皇”是开疆辟土、繁荣鼎盛的象征。经过几百年征战,这个起源于基辅罗斯、发展于莫斯科大公国的民族,建立起强大的“俄罗斯帝国”,并自诩“第三罗马”。这是每一位俄罗斯人的骄傲,在十九世纪全盛时期,俄疆域北起北冰洋,南达黑海南部,西起波罗的海,东达阿拉斯加,国土面积达二千二百八十万平方公里,是名副其实的世界列强。

  时势造英雄。苏联解体后,积贫积弱的俄罗斯呼唤政治强人,成就了普京,令其成了强国的符号。从二〇〇〇年正式就任总统开始,普京一路走来,消灭了车臣恐怖主义,避免了俄联邦的分裂,实现了经济复苏,圆了“大国复兴”梦。

  但“俄罗斯帝国”早就走进历史,就连其继承者苏联都已灰飞烟灭。大浪淘沙,“普京时代”早晚会过去,被其他代表新潮流的人所取代。不管“终身总统”的劝喻是出于珍爱,还是“抬轿”,普京头脑很清醒,历史不能倒转,“沙皇这一绰号并不适合我”。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胡明明 DN00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