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成新"奥斯曼帝国"? 土耳其改制后与西方渐行渐远

图: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就公投结果发表讲话/美联社

  大公网4月18日讯 综合美联社、法新社、路透社、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土耳其16日以微弱优势历史性地通过修宪公投,从议会制改为总统制,现任总统埃尔多安有望成为超级总统。在对外关系上,埃尔多安政府有可能实施更加独立的外交政策,与西方渐行渐远。埃尔多安先前与德国等多国发生外交龃龉,在公投通过后又宣称要恢复死刑,有分析指,土国与欧盟关系可能进一步冷淡,入欧梦恐难圆。欧洲对本次公投结果反应也表示谨慎和担心。

  土耳其16日晚以51.41%支持对48.59%反对的微弱差距,通过修宪公投。选举委员会决定将没有官方戳印的选票判定为有效选票,导致公投可信度的质疑不断发酵。反对阵营公开要求重新点票,负责监督本次公投的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OSCE)观察团17日表示,本次公投“不符合国际标准”。在公投结果出炉后,埃尔多安即刻提出,将就是否恢复死刑举行公投,预计又将引起土耳其与欧洲的新一轮口水战。

  恢复死刑终结入欧梦

  在本次公投之前,土耳其与欧盟的关系就已经严重恶化,双边关系陷入前所未有的低潮。由于海外侨民在公投中占有不少的分量,安卡拉先前欲派官员向欧洲宣传公投,先后遭到德国及荷兰等多国禁止入境,双方发生外交龃龉。埃尔多安指德国总理默克尔使用“纳粹手段”,令人“无法接受”。

  其次,埃尔多安提出恢复死刑的公投,直踩欧盟在人权问题上的“红线”。执行死刑与否一直是欧盟与土耳其的角力场,足以使土耳其加入欧盟的谈判陷入僵局。土耳其在2004年取消死刑,作为其加入欧盟的努力之一。

  欧洲政界对今次公投的结果表示关注,反应谨慎。欧盟委员会说,在今次公投结果中,正反双方势均力敌,意味着安卡拉应该在落实投票结果时,寻求“最广泛的全国共识”。

  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德国“尊重土耳其民众决定自己国家宪法的权利”,极为接近的选举结果则显示出,土耳其社会当前严重分裂的程度。她敦促埃尔多安尽快在国内“相互尊重的对话”。德国外长加布里尔也表示,如果土耳其计划恢复死刑“等于终结欧洲梦”,预示着土耳其多年来入欧谈判走上终结。不过,加布里尔也称,不跟欧盟疏远,符合土国的利益。法国总统奥朗德亦警告,土耳其若再公投恢复死刑,将违反欧洲价值。

  埃尔多安企硬:不屈服

  欧盟上述反应,恰好反映了双边之间的复杂又冰冷的关系。由于大部分欧洲国家毫无热情,土耳其自2005年启动入欧谈判后,十多年毫无进展。埃尔多安在3月曾表示,可能就土耳其是否继续谋求加入欧盟举行公投。

  在地缘政治上,欧盟需要土耳其,以抵挡来自中东难民潮。土欧关系进一步恶化,亦有可能危及去年所达成的、土耳其约束难民流入欧盟的协议。欧盟也需要作为北约成员国的土耳其,对抗在门口虎视眈眈的俄罗斯。土耳其拥有北约第二大的军队。与欧盟渐行渐远的同时,土耳其必将寻求与更多其他国家的合作,建立其他战略联盟,包括与俄罗斯。去年有消息指,土耳其计划加入上海合作组织。

  17日,埃尔多安发表演讲时,措词依然相当强硬,“我们打了一场反对世界其他强权国家的战斗……我们不会屈服,作为一个国家。”

  土耳其作为西方和东方穆斯林世界的桥梁作用开始改变,外界预计在外交方面可能会有其他动作。美国需要土耳其支持压制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土耳其希望用此为筹码,说服美国特朗普政府重新思考对于叙利亚库尔德族战士的支持。

  支持者游行欢庆 反对者敲锅抗议 

  

图:反对修宪的人士敲打铜锅示威 /法新社

  综合路透社、英国广播公司报道:本次修宪公投已严重分裂土耳其。当晚结果出炉之后,支持和反对阵营在多个城市一起走上街头,支持者欣喜地在大城市游行,反对公投者聚集在伊斯坦布尔街上敲击锅碗瓢盆──这是土耳其传统的抗议方式。

  总统埃尔多安和他的支持者说今次修宪实属必要,原因在于要修正目前土耳其在1980年军事政变过后由将领们所撰写的宪法,结束目前让总统和议会都由直选产生的“双首长制”。他们指,这种制度有可能导致僵局产生。

  反对者则认为,修宪走向“一人独大”的一步,指出当天投票存在不公正现象,称有大量违规投票,例如无效票。他们批评将未盖章的选票视为有效票的决定,要求重点六成的选票,亲库尔德族人民民主党(HDP)声称,会向最高选举委员会提出上诉。

  由于公投结果并没有如埃尔多安事前预料的大幅胜利,对其合法性的质疑将一直挥之不去。土耳其副总理凯纳克也坦承,公投投下赞成票的人数比预期少。埃尔多安表示,公投胜利的结果很明确,各界都必须尊重结果,他亦无疑解散议会,或在2019年大选前要求提前举行选举。

  本次公投的立意之一是要为土耳其带来稳定,但现在看来还有一段长路要走。

  94年议会制终结 新总统制类法美

图:土耳其报纸报道修宪公投结果/法新社

  综合法新社、英国广播公司报道:土耳其16日通过公投支持修宪,由此终结目前的议会政治制度,转为总统制。这是土耳其国父凯末尔于1923年在奥斯曼帝国的灰烬中建立世俗化的现代土耳其共和国后,该国政体的最大改变。

  在16日晚修宪公投结果出炉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伊斯坦布尔的官邸简短发表谈话时说,“今天土耳其做了历史性的决定,我们与人民一起实现了我国历史上最重要的重组。”

  埃尔多安称,新的政治系统将会类似于法国或美国,将会让受到库德族、伊斯兰极端武装势力以及叙利亚情势影响而动荡的土耳其平静下来。新宪法将会强化国家安全,过往联系松散的政府部门将有更多合作,特别是九个月前土耳其刚经历一场未遂的军事政变。

  根据修宪内容,土耳其采用的总统制,与1958年戴高乐将军时代通过的法国第五共和非常类似。总统拥有行政权和一部分立法权,有权指定内阁和高级官员人选,毋须议会同意。

  不过,反对派则担心总统会掌握过大权力,称修宪后总统独大的局面并没有如法国、美国或其他总统制国家的平衡机制来制衡。反对派认为,埃尔多安可能会继续担任他共同创立的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AKP)党魁,总统与政党的联系将大大加强。

  土国修宪前后对比

  修宪前:

  ●议会制

  ●总统只拥有象征性权力,总理是政府首脑

  ●总统不能与任何政党有联系,也不能是某个政党的党魁

  ●最高法院22名成员中四人由总统挑选,其馀由法官和检察官投票选出

  ●内阁有权颁布何时进入紧急状态

  修宪后:

  ●总统制

  ●总统拥有行政权力,撤销总理一职,总统任期将为五年,最多可做两任

  ●总统可以是政党的一员

  ●最高法院13人,其中5人由总统挑选,其馀由内阁挑选

  ●总统有权颁布何时进入紧急状态

  土国公投政经外交影响

  ●如何改变了该国的政治?

  土耳其目前实行的是1982年宪法通过的总统─总理“双首脑”制度,但总统只拥有象征性权力,总理是实权派。根据新的修宪案,土国由议会制改为总统制,总统获得行政权,总理职位被取消,在一定程度可避免政治僵局。下次总统大选于2019年11月举行。若埃尔多安胜选,他将执政5年,还可连任一次,2029年下台。另外,新的总统制也可防止类似去年流产军事政变的事件发生。

  ●外交政策上弦外之音?

  土耳其目前对美、对欧关系都不佳。与美不睦是因华府支持土国视为恐怖分子的叙利亚库尔德族叛军;与欧盟闹得不愉快,则是因为土国官员日前为替“赞成”阵营站台,试图到德国和荷兰向侨民拉票,但被欧盟拒绝。修宪公投通过之后,埃尔多安现在可能摆脱欧盟一体化进程,建立其他战略联盟,包括与俄罗斯。

  ●通过公投对经济的影响?

  土耳其近年来为政局动荡和军事暴力所扰,包括去年7月军事政变未遂之后,经济活动持续受到波及。土耳其投资级主权债信评等去年更遭调降。部分分析师预测,埃尔多安公投胜利将有利于未来一段期间局势进一步稳定,吸引部分外资回流。

  ●公投让政局动荡结束了吗?

  暂时没有。赞成派仅以些微差距胜出,让全国弥漫紧张气氛,昔日就曾发生反政府示威人士和安全部队对峙酿成死伤。

  ●是否有助反恐安保?

  土耳其近年多次受到不同的恐怖组织袭击,被认为是政府无力处理好与库尔德人的长期紧张关系,还有家门口叙利亚冲突的结果。埃尔多安表示,修宪将有助加强政府打击在叙利亚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

  (彭博社、法新社、CNN)

  土耳其要成新奥斯曼帝国

图:土耳其商贩在店里悬挂国父凯末尔的画像/美联社

  综合法新社、美国《外交政策》报道:对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来说,他正透过建立一个可以勇敢地面对境外强国的土耳其,来延续一个他形容为“武士凯末尔”的遗产而已。

  虽然土耳其大致上是一个穆斯林国家,土耳其国父凯末尔却确立世俗主义为该国的最主要的原则。不过,在埃尔多安的统治下,土耳其政府解除女学生在公共场合和学校戴伊斯兰头巾的禁令。当局亦鼓励开办把宗教教育和现代课程混合在一起的伊玛目─哈提普学校。今年较早时,一项预期今年9月开始采用的新课程草案被指控不提及凯末尔,然后就遭到非常仔细的审查。但埃尔多安愤怒地否认他正在消灭凯末尔的遗产。

  分析家说,埃尔多安自视为有历史地位的有改革能力的领导人,正如非牟利智库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中东问题专家史提芬.库克形容,埃尔多安所构想的新土耳其,是一个新的奥斯曼帝国。新书《新苏丹》(暂译)的作者恰阿普塔伊说:就如凯末尔设计土耳其的社会政治景观一样,埃尔多安想要从上而下改革土耳其,只不过是把它改成一个有深厚穆斯林色彩的社会而已。

  不过,目前土耳其国内世俗、宗教势力之争以及恐怖主义、库尔德问题等诸多矛盾相互交织,加之土欧关系关系起伏不定,土耳其走到历史的十字路口。

   

责任编辑:胡明明 DN00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