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晓晖:七国集团内部分裂严重 大国俱乐部风光不再

        文 | 苏晓晖

        5月26-27日,七国集团(G7)峰会在意大利举行。出席峰会的七国领导人中不乏新面孔。美国总统特朗普、法国总统马克龙、英国首相文翠珊、意大利总理真蒂洛尼都是首次与会。然而,全新的阵容未能挽回近年来G7国际影响力及对全球治理贡献下降的颓势,反而更严重地暴露出G7内部分裂、动力不足的弱势。

  成员国各有打算

  七国领导人参加此次峰会都带着各自的任务清单。尽管任务清单上的内容有所重合,但优先排序明显不同。

  美国总统将落实“美国优先”作为要务。特朗普秉持“美国优先”,致力于减少美贸易逆差。英国首相的核心关切是巩固脱欧后的英国的国际地位。法国近年来深受恐袭之害,将反恐合作作为重要议题。德国希望推动G7各方在全球性问题上凝聚共识,包括巩固贯彻执行气候变化《巴黎协定》的决心。意大利身处难民危机最前线,特意选择西西里岛举办此次G7峰会即是要求各方关注难民问题。日本似乎将精力放在与美双边关系上,安倍与特朗普超时会谈,展示日美同盟稳固姿态。加拿大重视自由贸易,作为明年G7峰会的东道主,加方期待顺利接过接力棒。

  各国各有打算。因此在此次峰会召开前就有预测认为,会议难以形成广泛共识。事实上,今年峰会的会议公报只有6页,相比去年32页的公报明显缩水。

  美欧分歧严重

  峰会刚刚落幕,欧洲国家已有怨言。德国总理默克尔5月28日在慕尼黑一场活动上谈及德国和美国关系时表示,双方“能够完全信任对方的时代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过去了”。默克尔更呼吁欧洲人“必须真正掌握自身命运”,不能依赖长期以来的英美盟友。

  美欧分歧导致G7峰会在气候变化议题上未能达成一致。欧盟于2016年10月批准了气候变化《巴黎协定》。此次峰会上,欧洲成员再次表态将贯彻执行协定,但美拒绝给予支持。美总统在G7峰会闭幕当天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将在一周后就美是否退出气候变化《巴黎协定》作出决断。美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立场变化引起欧方不满。

  贸易也引发美欧龃龉。特朗普在与欧盟领导人举行会晤时,公开抨击德国对美贸易顺差,直指德国在美国的汽车销售。欧方担心美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影响欧经济发展,干扰经济全球化进程。

  美欧在难民问题上矛盾依旧。东道主意大利试图达成一项涉及难民问题的解决方案,但遭到特朗普反对。美政府在接受难民问题上持消极态度,不愿帮助欧分担负担。

  即使在某些问题上有共识,也难掩深层次矛盾。G7领导人发表联合声明,承诺严厉打击恐怖主义。各国将採取具体措施,包括管控外国武装人员从冲突地区向外扩散的风险,採取行动切断恐怖主义活动的资金来源和渠道,打击使用互联网传播恐怖思想等。然而,美政府目前聚焦加大在中东打击极端势力的力度,将北约纳入国际联盟;欧则更关注本土安全,急于促进情报交换,提升恐袭预警能力。

  此次G7峰会在主要议题上难以形成共识,倒是在公报中侈谈国际法,借此名义对东海和南海问题指手画脚。

  妄谈东海南海

  这种情况暴露出日本的“私心”。近年来,日不断炒作海洋问题,试图将“军事化”的罪名强加给中国,製造“中国威胁论”。日则可名正言顺地强化自卫队能力,并拉美共同应对中国。据日媒披露,安倍在G7期间与特朗普举行会谈时再次提出南海问题,指出中国并非能共享“法治”等普世价值观的国家,敦促美国避免过度接近中国。

  东海和南海问题与G7多数成员并不相干,由此不牵涉敏感问题和重要利益,这为日在G7平台上“塞私货”提供了便利。

  公报轻易被日绑架,也再次印证G7发展的疲态。作为世界上有重要影响力的国家集团,G7本应发挥维护世界和平稳定的正能量。但当前形势下,七国各自面临严峻挑战,更倾向于自保而非合作。对于全球性重大问题,G7无力应对,更无从发挥引领作用。事实证明,大国俱乐部已然风光不再。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

责任编辑:张寻 DN017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