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美退出《巴黎协定》 西方“撕裂”深入发展

  文 | 杨晨曦

  与往年不同,今年的七国集团峰会收获不多,最大“成果”当属美欧在贸易、气候变化等问题上的“撕裂”。

  美国与盟友背道而驰

  自竞选时,特朗普就多次声称全球气候变暖的科学证据不足、“是中国制造的骗局”,并扬言要退出《巴黎协定》。执政后,特朗普暂停了包括《清洁电力计划》在内的一系列低碳、减排计划,既让奥巴马的前功尽弃,也令人对美国执行《巴黎协定》的前景感到担忧。

  今年七国集团峰会期间,特朗普声称将在一周内决定美国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巴黎协定》中的去留问题。显然,美欧在七国集团峰会中关于气候变化问题的分歧可谓巨大,西方国家内部的分裂持续深入。峰会公报对分歧也直言不讳:美国正在评估气候变化问题和《巴黎协定》;而其他六国将坚守承诺,期待尽快落实协定内容。6月2日特朗普宣布美国正式退出《巴黎协定》,在履行竞选承诺的同时,公开了美国与其他六国的分裂。

  美国的决定旋即引发强烈反弹。德、法、意三国元首联合声明,对美国退出《巴黎协定》表示遗憾,称将继续履行协议承诺相关义务,强调《巴黎协定》不容重新谈判。法国总统马克龙在推特中说:“在气候议题上,我们没有其他选择,因为我们只有一个地球。”他号召那些因美国此举而失望的科学家、工程师、企业家和有责任感的普通民众前往法国,共同为气候治理贡献力量。英国首相文翠珊表达了失望情绪,在致电特朗普时表示,《巴黎协定》确保的是“下一代的繁荣和安全”。德国总理默克尔更是在峰会期间就强调欧洲必须“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而欧盟正在考虑对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实施经济应对措施,包括停止贸易谈判、对美商品徵收高额碳税等。就连一贯唯美国是从的日本,也公开表达不满。日本环境相山本公一指责称:“非常失望,这与终于走到这步的《巴黎协定》这一人类智慧背道而驰,令人愤怒”。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美国与其他西方国家在气候变化、贸易等问题上的分歧绝非一日之“功”,而是数年来西方社会民粹主义、保守主义、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必然结果。

  美欧裂痕加深

  特朗普当选本就代表了美国部分民众对现行国际经济、贸易和全球治理架构的不满,认为美国在现行国际机制、规则中吃了亏。特朗普上台后,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重新谈判《北美自贸区协定》,对包括应对气候变化在内的诸多全球治理安排批评颇多;将“美国优先”、“雇美国人、买美国货”作为国策,单边主义政策取向甚强。

  而今年以来,欧洲各国大选渐次举行,荷、法等亲欧派领导人陆续当选。尽管民粹主义和极端主义抬头,欧洲依然是世界上相对稳定和可预期的地区。在此大背景下,七国集团中的欧洲国家在贸易、气变、人权方面的立场保持了稳定。

  日本则在能效、新能源、碳捕捉、碳汇等领域技术先进,绿色经济逐步成熟,对在《巴黎协定》下促进能源和产业经济发展的期待颇高,自然也对美方立场感到失望。

  中国作用凸显

  未来,西方国家经济利益和政治立场上的分裂将会持续。这为中国倡导和平发展、互利共赢,引领国际合作与全球治理发展提供了机遇。

  特朗普政府将在2018年面对中期选举,为了保住传统票仓,将沿着“美国优先”的单边主义道路愈行愈远,对西方盟友利益的伤害也将渐深。美国与欧、日的利益纠葛将造成更多更大的分裂。

  美国在国际事务中奉行单边主义,更凸显出中国、欧洲和新兴国家共同合作,坚守多边主义、坚持互利共赢与开放合作的必要性,中国的态度变得举足轻重。小智治事,大智治制。中欧同步声明遵守《巴黎协定》或许可以成为一个新的起点,中国也可以发挥更强的引领作用,为世界提供力所能及的公共产品的同时,更为推动全球治理与国际秩序更加公正合理贡献中国智慧。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国际战略研究所博士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张寻 DN017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