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恐袭频发非全因伊斯兰 借助恐怖主义寻求死亡

  图:曼彻斯特警察在市区加强巡逻美联社

  大公网6月18讯 据以色列《国土报》报道:近年欧洲恐怖袭击频生,而且年轻的恐怖分子不时与伊斯兰有关的组织扯上关系,令旅客人心惶惶。但有学者指出,越来越多欧洲移民二代加入恐怖分子行列,其实和伊斯兰无关,反而和激进的年轻人选择伊斯兰化有关。

  23岁青年阿贝迪5月在英国曼彻斯特一个流行音乐会发动自杀式炸弹袭击,造成22人死亡,他本人亦结束了短暂的一生。其实他的人生有一个不错的开始:父母逃离卡扎菲统治下的利比亚到英国过新生活。但法国研究伊斯兰恐怖主义的顶尖专家之一、欧洲大学学院教授罗伊指出:正正就是那种位置错乱的情况令他的人生路走了20多年后不再顺遂。

  借助恐怖主义寻求死亡

  罗伊指出:“在欧洲,拥护发动恐怖袭击的人当中,估计有六成都是第二代穆斯林。他们既和自己的来源国失去了联繫,又未能融入到西方社会。”

  他们受到“去文化作用过程”的约束,令他们无法理解并与欧洲社会格格不入。罗伊指这结果製造了危险的“身份真空”状态,而“暴力极端主义”即在其中“茁壮成长”。

  罗伊说,像阿贝迪那样的年轻人由于对宗教或伊斯兰文化严重缺乏理解,所以在“自杀本能”和“对死亡的迷恋”驱使下,就会借助于恐怖主义。这个主要的元素以已故“基地”组织领袖拉登首先创造的一句口号“我们爱死,就像你们爱生。”作为例证。

  罗伊说:“‘基地’和‘伊斯兰国’(ISIS)的武装分子,包括曼彻斯特的袭击者阿贝迪,之所以发动自杀式袭击,原因既不在于从军事角度来说在策略上说得通,也不在于要符合伊斯兰中极端保守萨拉菲派的信条。这些袭击不会大大削弱敌人,而且伊斯兰谴责自我牺牲干预神的旨意。这些小孩只是寻求以死亡本身作为一个终极目标而已。”

  七成年轻人对伊斯兰欠认识

  罗伊在其近作《圣战与死亡:“伊斯兰国”对全球的吸引力》(暂译)中表明,这些年轻人约有七成都对伊斯兰欠缺认识,间接表明他们甚至在选择伊斯兰之前就已经“激进”了。他戏称他们是“再生穆斯林”,原本过着放荡不羁的生活,后来才忽然转投暴力原教旨主义而已。

  罗伊说:“我们需要研究的是激进主义的伊斯兰化,而不是伊斯兰的激进化。”应该问为何激进的年轻人投入恐怖主义之时,会选择奉行暴力原教旨主义的伊斯兰,而不是其他具破坏性的信条。

  罗伊说,这些“新激进分子”之所以乐于接受ISIS的论述,是因为那是“全球原教旨主义意识形态市场”中唯一的激进论述。他指出:“举例说,以往他们可是会受到极左政治极端主义吸引的。”另一方面,法国、德国和美国的恐怖分子当中,有一半都有犯轻微罪行的刑事纪录,就像阿贝迪那样。而阿贝迪也似乎毋须和当地清真寺或宗教社群扯上关系就激进化了,这个元素也反映出欧洲其他地区的模式。

  罗伊指出,伊斯兰中极端保守的萨拉菲派无疑是问题,其信徒反对支援包容和世俗的西方社会的基本价值观,但它不应和暴力极端主义混为一谈。而当要评估年轻人如何变激进时,不应夸大穆斯林的復仇主义在发展中世界的角色,那种主义只是一种由西方殖民地遗产和在中东的干预主义助长的政治困境而已。

责任编辑:齐宾遥 qiby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