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泰公投:百年纠葛一朝难解

  文丨范郑杰

  10月2日,西班牙加泰罗尼亚自治区政府宣布在1日举行的公投中,约有90%的选票支持该区成为独立共和国。西班牙中央政府则称公投非法、无效,并发出强烈谴责。10日晚,加泰罗尼亚自治政府“独派”主席普伊格德蒙特表示暂缓宣布独立,寻求国际调解。

   谋求独立原因复杂

  总体看,加泰地区独立运动不断,是歷史情结寻求当代释放,经济优势碰撞现实国情的结果。

  首先,此次公投可被视为其独立运动的新延续。加泰罗尼亚位于西班牙东北部、法西两国间,人口约757万,佔西班牙总人口的16%,有独特文化和语言。该区自阿拉贡王国统治中期即开始不断谋求摆脱西班牙,数百年恩怨纠葛不断、绵延至今。1978年修宪后,加泰地区终获高水平自治权,却仍难满足民族主义者的诉求。他们在2006年、2014年和今年10月三度公投寻求独立,而这些都被西班牙现行宪法视为非法。

  其次,加泰地区经济发展强势,对西班牙财政贡献超过所获经济支持,加大了离心倾向。加泰地区工业化程度高,集中有西班牙大部分金属製造业、食品加工业及化工产业,旅游业亦十分发达,是全国最富庶地区之一。据统计,佔总人口16%的加泰人民贡献了西班牙全国税收的20%,却只获得14%的财政拨款。这一定程度上助长了当地民众尤其是分离主义者的民族情绪,部分人认为独立将更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

  再次,有所升温的欧洲民粹主义情绪和“苏格兰独立公投”形成“外溢”与“示范”效应。今年以来,欧元区经济復甦缓慢,就业问题依然突出。加泰地区经济发展虽相对领先,但亦受到20%高失业率的冲击,下层民众需要一定渠道抒发不满。南欧国家民粹主义情绪受此驱动、持续发酵,支持加泰独立公投的西班牙“我们能”党更上升为国家第三大政党。此外,自治区政府在2010-2015年改组后,联合执政的左、右翼民族主义政党也支持独立。从欧洲范围看,2014年苏格兰独立公投便引发加泰地区效仿。

  各方反应多为负面

  西班牙中央政府在公投前后均强烈反对、谴责。在加泰区议会通过举行独立公投法案后,中央政府表示将“採取一切手段阻止”。公投当日,西班牙政府向自治区派遣大批警卫和武装力量,试图阻挠当地民众投票并引发冲突,导致近900人受伤。公投结果出炉后,首相拉霍伊表示,“西班牙绝不可能分裂”,并威胁“不排除暂停加泰罗尼亚自治权的可能性”。宪法法院也紧急叫停原定9日举行的加泰地区议会会议。

  加泰地区“沉默的大多数”既对现状不满,也不愿与西班牙决然分离。本次公投共有226万人参加,投票率仅为42.3%,反映民意分裂。8日,35万人参加了巴塞罗那街头的反独立游行。这些民众多认为加泰地区纵能独立,也难加入欧盟和世贸组织,将极大损害地区经济发展。他们表示自己“既属于加泰罗尼亚又属于西班牙”,给自治区政府抉择带来不小压力。

  欧盟主要官员虽多保持“缄默”或“拒绝介入内政”,但事实上支持西班牙中央政府的态度。他们或在公开表态中强调西班牙的统一,或警告加泰地区独立后可能对欧盟、邻国乃至自身发展带来不良影响,以形成舆论压力。

  化解分歧仍需互谅

  此次独立公投可谓西班牙1975年民主改革后遭遇的最大政治危机。中央政府着力镇压,而地区政府欲“单方面”宣布独立,双方暂缺对话基础。

  首相拉霍伊表示将在法律框架内与独派进行协商,但誓言捍卫西班牙统一;支持独立者已不满足于财政、税收等自治权,即便独立计划失败,也欲通过公投製造政治危机,将中立的大多数拉入己方阵营。

  同时,该事件对主权独立与完整的挑战意义远超一国范畴,长远看,恐对欧洲一体化构成不利影响。一旦其继续发酵,法国的科西嘉地区、意大利的撒丁岛、比利时的弗兰德和瓦隆等地区的独立主义情绪或被激发,民粹主义分子也将以此作为榜样继续推波助澜,而这种趋势正是欧盟及其成员国最不愿看到的。

  西班牙著名文学家塞万提斯曾在《堂吉诃德》中写道:“强求不可求,可求失于手”。如今,对争执的双方来说,互谅并妥协仍是最好的解决途径。(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研究人员 )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齐宾遥 qiby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