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日制华 起底莫迪安倍对非“小算盘”

       文/李理 

  2017年9月,在非洲极具影响力的新闻杂志《新非洲》以及《非洲商业》都不约而同把封面文章留给了三个国家:中国、日本和印度。在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和极具优势对非贸易投资的压力下,日本和印度联手提出了“亚非增长”走廊计划,其中包括基建、人文交流、技能提升、其他发展援助等细分板块,乍看之下和“一带一路”极其相似,背后是制衡中国在非洲“小算盘”。 

  无论是安倍在印度受到长街表演的热情礼遇,还是莫迪搭乘新干线到安倍老家,二者的亲近纯属地缘政治需要。三菱日联金融集团的新兴市场部门负责人Christopher Marks不讳言道,印度希望续写在非洲的往日辉煌,而日资企业在印度也如鱼得水,找到了家的感觉。 

  日本和印度甚至想好了“亚非增长”的具体模式,从日本运输原材料到印度加工成半成品,再把这些半成品运到非洲加工成成品,是为二者对非洲的技术培训合作重要实践。 

  日本和印度在非洲“抱团取暖”的背后是各自的考虑。再早一个月前,我在南非伊丽莎白港市短暂驻留时,就留意到印度对非洲浓厚历史情结。港口上清楚标注着印度人最早登陆的时间和对当地的贡献,在奈保尔的笔下,印度小商贩也是非洲大陆独特印记。对于日本而言,三组数据显得令日资企业走向非洲的心情尤为急迫,日资企业在全球运营的有7万家,亚洲运营的有5万家,在非洲仅有700家。 

  安倍比历任日本领导人都急切的鼓励日企走进非洲。 

  据接近日本和非洲“亚非增长”走廊计划消息人士透露,计划将优先对农业、灾害管理和医药健康领域。值得注意的是,这三大领域正是中国以“央”字头和“国”字头为先锋的对非合作所欠缺的。 

  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贝巴,我参加乐施会的最新《国际对非合作》报告发布会,来自非盟和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的多名政策制定者都表示,中国和其他国际社会对非合作都有自己的模式。总的来看,中国以强大的“国家队企业”开路,再机上政策性银行和基金助力,拿到不少大项目。而印度和日本多以PPP的形式,公私合营,在非洲多用当地承包商,也有所斩获。不过,中国的外交官也以开放的心态表示,中国也想学习PPP的合作经验。 

  日本和印度的“亚非增长”走廊计划到地能走多远?我的非洲朋友几乎都一致的表示要看落地的成效,这也给未来的中非合作一个启迪,“中小型的项目更受欢迎,也必须要让非洲眼见为实,否则再多的政府官员握手和口号,只能沦为官僚的噪音。” 

  

责任编辑:齐宾遥 qiby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