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亚洲行初探 专家:亚洲早已不是美国人的亚洲

  11月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开启任内首次亚洲行,遍访亚洲五国,并出席APEC和东盟的多边会议。这是自1991年以来美国总统访问亚洲时间最长的一次。外界对特朗普的亚洲行十分关注。在访问日本、韩国时,特朗普牢牢掌握主动,取得了预期成果。

  白宫方面称,特朗普此行将强调美国对长期盟友与伙伴的承诺,重申美国在促进印太地区自由和开放上的领导作用。回应地区盟友在朝核问题上的安全关切、与亚洲贸易伙伴建立公平、互惠的经贸关系将是此行的两大着力点。

  印太战略呼之欲出

  外界对特朗普政府是否有全面的亚洲政策一直存疑,亚洲各国也十分关注特朗普时代亚洲在美国全球战略中的地位,这是特朗普此行无法迴避的问题。从亚洲行之前的密集造势,到访日时大谈推动建立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的重要性,特朗普似乎有备而来,要以全新的印太战略取代寿终正寝的“亚太再平衡”战略。

  特朗普政府以“自由、开放”为核心特徵的印太战略,在安全上致力于保障印太地区的航行、飞越自由,推动对国际法的遵守与和平解决海上争端,在经贸上致力于破除贸易壁垒,促进市场开放和自由竞争,以高标准的规则引领发展和实现繁荣。美日共同承诺将此愿景置于战略优先位置,就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和能源合作作为具体推进器,印证了特朗普政府以联盟体系为基础和后盾推进印太战略的想法。

  印太战略究竟具体意涵为何,特朗普政府是否已有清晰路线图,这些还有待特朗普亚洲行中的进一步阐述。不难看出,以一个更为宽泛的“印太”概念替代传统意义上的“亚太”范畴,不只是对前任奥巴马政府外交遗产的简单颠覆,其背后存在深层次的地缘政治考虑。

  施压朝鲜去核难奏效

  随着美朝之间相互挑衅的恶性循环不断上演,半岛形势急剧升温,令地区和平与稳定遭受巨大挑战,朝核问题因此成为特朗普亚洲行的首要议题。现如今,美国国内也出现了支持双暂停的声音,但特朗普政府并未打算修正其强硬立场。在访问期间,特朗普高呼“战略忍耐的时代已经结束”,呼吁加强迫使朝鲜去核的国际努力,并继续施压中国做更多。

  朝核问题显然是特朗普政府的燃眉之急。若能在亚洲行中取得突破,构筑起围堵朝鲜的强大联盟,特朗普的访问就成功了一半,不仅对国内有个交代,还将树立美国在盟友和伙伴中的声望。然而,特朗普更愿意把责任推给朝鲜及其他各方,而不正视美国在导致形势恶化中所起的负面作用。

  在美国与日韩的对话中,强化军事同盟纽带尤其是达成大量军售协议成为朝核问题讨论的主要内容。这种通过军事威慑来加大对朝鲜的战略压力,通过强硬对抗而非对话的方式来解决朝核问题,早已被证明行不通。特朗普指望通过亚洲行迫朝鲜去核的想法,只会是缘木求鱼,徒生事端。

  经贸逻辑孤立无援

  特朗普坚信美国在对外贸易体系中是受害者,与亚洲国家的贸易不平衡问题成为此行频繁提及的议题。尽管早已知晓日韩相关立场,特朗普依然不讳言美日贸易逆差,重谈美韩自贸协定,其核心就是保护美国产业,增加美国就业。

  从目前来看,特朗普的诉求起到效果,美日在经贸方面达成了多项共识,日本已送上赴美投资设厂的巨额大单,承诺在汽车和生命科学行业採取相应措施回应美国关切,美日还加强在太空、网络安全领域的合作,美韩也就自贸协定重新对话。如果说日韩在经贸上做出让步是有求于美国的话,那么特朗普接下来的访问恐怕不会那么轻松。

  且不论特朗普的公平互惠经贸逻辑根本站不住脚,鉴于美国日益增长的贸易保护主义倾向,以及对全球化和多边贸易安排的抵制,亚洲其他国家不会在该问题上完全听从特朗普的想法。如果一味索取而不愿付出,那么他恐怕难以得偿所愿。

  对特朗普来说,除了明确美国眼中的亚洲是什么含义,还应对现状有一个清晰判断:亚洲早已不是美国人的亚洲了,真诚友好的合作姿态将在这里得到掌声,恫吓威胁的手段只会无功而返。

  原标题:特朗普亚洲行初探\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博士 张腾军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唐川阁 tangcg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