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太战略:地缘政治的乌托邦

  文\施君玉

  在不久前结束的越南岘港APEC商界领袖峰会上,美国总统特朗普大力推销其“印太”概念,提出美支持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强调“印太”在促进美经济繁荣方面所扮演的重要角色。此番表态普遍被外界解读为特朗普的亚洲新政─“印太战略”,以区别于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

  实际上,无论从地理概念,还是地缘政治角逐上看,都没有什么“印太”战略。就印度而言,美把其抬到与“太平洋”平起平坐的高度,也自感承受不起。特朗普演讲时,通篇未用过“印太战略”一词,随后所发表的有关特朗普亚洲行声明及简报中也没有这一概念。实际上,所谓的“印太战略”,不过是一“愿景”和“构想”,是美加强与“印太”地区国家双边贸易的倡议。

  “印太战略”并不是什么新名词。作为地缘政治概念,“印太”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由印度学者提出,旨在联合美印日澳建立针对中国的“亚洲版北约”。对此,其他三国学者都有回应,并进行过热烈的讨论,但均未上升到有关国家的国策,充其量是学术界的自娱自乐。后来,奥巴马高调提出的“重返亚太”战略,及安倍不遗馀力推动的“自由繁荣之弧”等等,都带有“亚太版北约”的成分,但由于相关国家各怀鬼胎,对华态度也不尽相同,各种版本的“围堵中国”方案均未能成事。

  如今“印太战略”沉渣泛起,一个直接原因是特朗普需要宣示其亚洲新政,需要一个能替代奥巴马“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新概念”。而日本为拉住与亚洲渐行渐远的特朗普,重提建立美日印澳四国战略对话。而中印关系近期龃龉增加,中国在周边大力推动“一带一路”倡议引起印方警惕,中巴经济走廊建设也刺激到印的敏感神经。特别是今年六月至八月间,中印双方在洞朗地区出现严重对峙,印对华态度出现重大变化。澳洲方面虽然对“四国联盟”兴趣不大,但有借华提高地区话语权的需求,屡屡指摘中国在南海的正当行动。美日印澳出于各自利益和目的,在对华关系找到些许共同语言,令已经消亡的“印太”概念又流行开来。

  说到底,“印太战略”不过是地缘政治的乌托邦,随着特朗普结束亚洲行,其热度也会逐渐下降。特朗普是个生意人,推销军火、签贸易大单贯穿其亚洲行始终,至于地缘政治博弈及亚洲领导力,对其来说,都是虚无飘渺的游戏,特朗普并不感兴趣。印、日两国想玩,特朗普乐观其成,但想让美国挑头,那就只能说“对不起”了。

  唯一对“印太战略”认真的是日本首相安倍,除做出正式回应外,还煞有其事地提到引领“印太秩序”的话题。不知是太想出风头,还是太过幼稚,能闹得出如此笑话的,也只有安倍了。

责任编辑:李孟展 DN02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