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数新年贺词之“最”“大BOSS”祝福有玄机

  文 | 施君玉

  二○一七尚馀音袅袅,二○一八已如期而至!

  一年过去了,各国领袖总会在岁末年初发表一番感言,对过去一年的政绩作出总结,对新一年方向提出希望,是为“新年贺词”。故而,“新年贺词”,也就成为评判该国政策走向、预测国际风云变幻的重要参照。

  “新年贺词”也是一种“年终盘点”,虽是“走形式”,但也颇讲究“窍门儿”。成绩一定要说足。诸领袖们手握大权,到头来却一事无成,自己都不好意思“跨年”;但问题也得点到。若国民富足安康、一片祥和,干吗还需要一众总统、首相执政。“新年贺词”的玄机在于:重点要浓墨重彩地包装政绩,再加些“口号”渲染,让人听来舒心、悦耳,但问题与矛盾亦需一笔带过,且多放在对新年“期待和祝福”声中不经意提及。

  俗话讲,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看元首们的“新年贺词”,重点不在其“热热闹闹”地做了什么,而是其在新年提出了哪些祝愿。期待“强大、振兴”者,过去的一年多半是蹉跎与停滞;呼吁“团结、和谐”者,弦外之音是有太多纷争和冲突。“希望”便是“问题”之所在,这便是“新年贺词”的“门道”。

  “最冗长乏味”的贺词当属印度。莫迪总理通过广播向全国问候新年,洋洋洒洒数千言,聚焦“积极印度”向“进步印度”的转型,谈到“新青年”、“清洁印度”、穆斯林妇女权益保护、男女平权、外交重点等等,内容包罗万象,俨然一份“国情咨文”。莫迪去年的日子并不好过,政治、经济、军事、外交诸事不顺,因而需要把该说的都说到。至于听众,恐怕除了“新印度”一词外,其他内容并未入脑。

  “最骇人听闻”的贺词非朝鲜莫属。金正恩一面手握“在我桌上”的“核按钮”,恫吓可对美全境发动核打击;一面向“南方”喊话,要派团参加平昌冬奥,并祝冬奥会圆满成功。平壤贺词是威胁?还是示好?抑或是两者兼而有之?着实让世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倒是韩总统文在寅平实得多,称二○一八年将集中一切力量改善人民生活,让民众感受到民生变化。

  “最令人鼓舞”的贺词是欧洲。深陷“脱欧”泥淖的英国首相文翠珊提出“重拾信心与骄傲”,影响力日衰的法国总统马克龙要“重振欧洲雄风”,面临难以克服组阁危机的德国总理默克尔期待“让分裂的德国更有凝聚力”。欧洲“三驾马车”口号震耳欲聋,政策宣示也的确催人奋进,但背后却不知含有多少“无奈”,是整个欧洲分化与衰败的现实。

  “最有野心”的贺词是日本。安倍虽未直接提及“修宪”,但其将二○一八定调为“改革实行之年”,已说明了一切。在过去的一年已站稳脚跟的安倍已“瞄准长期执政”,值此岁末年初“在远望二○二○年和更远的未来”。

  “最没创意”的贺词,是普京对“仍坚守岗位的各界人士以及履行军人职责的官兵”的祝福,包括医生、飞行员、列车员等等小人物。而“最有创意”的贺词,则非特朗普莫属,其“特别”之处,一则未像其他人一样发表广播电视讲话,而依然故我地“推特治国”,发“推文”向各界拜年;二则是“祝福所有人新年健康快乐”,其中既有“朋友、支持者”,也包括“敌人、憎恨者,甚至那些不诚实的假新闻媒体”。

  这里的“创意”无关褒贬、好坏之喻。普京坐拥逾八成民众支持,并不需要“标新立异”,只要有真情实感即可打动人。而给美国和世界带来巨大不确定性的特朗普,还是需要有些“创意”的,得罪人太多,连“祝福”也不忘出口“闷气”。至于,特朗普一声“快乐”能否获得“敌人”的原谅,二○一八年能否像其所言,“将是美国伟大的一年”,则见仁见智,只能留待年底去评判了。

  二○一八年,已经掀开了第一页。不管“大BOSS”们如何设想,平头百姓其实很简单,衣食无忧、生活安定,即为“福”。“福”者,佑也,说开来,不过是向上天祈祷“一口田”,包括代表房梁的“一”、人丁兴旺的“口”和土地的“田”。一个人有房住、有田种、子孙满堂,就足够了,这正是民众对新年的“最大期待”。

责任编辑:张寻 DN017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