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动乱近一周 哈梅内伊暗示美英以沙幕后策动

  大公报1月3日讯 综合美国《纽约时报》、《赫芬顿邮报》及新华社报道:伊朗自上周四开始的示威未有平息迹象,更有警员怀疑被示威者枪杀。继伊朗总统鲁哈尼之后,伊朗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2日首度表态,指责示威是“伊朗的敌人”策划,意图打击伊朗,干涉伊朗内政。哈梅内伊虽没有点名,不过沙特、以色列、美国和英国均出现在伊朗官员近日的“指控”当中。

  哈梅内伊说,敌人们一直在寻找渗透和伤害伊朗的机会,“他们互相勾结,使用政策、金钱、武器,都是为了给伊斯兰统治制造麻烦。”

  伊朗国家安全理事会秘书沙姆哈尼2日表示,包括美国、英国、沙特在内的一些国家,试图通过网络煽动,在伊朗发动“代理人战争”。鲁哈尼日前也在一个会议上指责美国和以色列煽动示威,“我们在政治领域对抗美国和犹太复国主义者的成功,令敌人无法忍受。难道我们料不到,他们会企图报复?难道我们不认为,他们会煽动某些人?”

  舆论施压美惯用伎俩

  伊朗示威六日以来,美国总统特朗普推特连篇,几乎是时刻关注着“宿敌”形势。“同情弱者”、用“民主”的名义说三道四,是美国点评别国反政府示威的“惯用伎俩”,特朗普也自然不会放过机会,一定要首先用国际舆论的关注来施压伊朗。另一边,特朗普据报正积极游说各国声援伊朗示威者,若伊朗政府强力镇压示威,可能还会对其实施新制裁。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1日则否认以色列是伊朗示威背后的推手,也是首个公开否认干涉此次示威的国家。内塔尼亚胡赞扬伊朗的抗议民众,批评伊朗政府浪费钱财散播仇恨,与特朗普的态度遥相呼应。他接着就表示,指责以国牵涉到伊朗示威“错误和可笑”,“应有更多的西方国家对伊朗当局企图压制抗议加以谴责。”

  作为美国的中东盟友,以色列不仅视伊朗为敌,伊朗在以色列周边的驻兵有强大影响力,某种程度上以色列甚至害怕伊朗。有报道指,美国与以色列早前私下就如何对付伊朗达成秘密协议,包括收集伊朗核计划情报,以及打击伊朗试图在叙利亚建立地下导弹兵工厂等军事计划。分析认为,以色列想要消除忧虑,与美国联手在幕后组织街头革命,可能也是选项之一。

  沙特挑拨巴伊关系

  中东的“后ISIS”时代,沙特与伊朗的“双雄对决”趋势显现。过去几年中,伊朗将不少资源投向叙利亚和伊拉克。此次示威中,许多人指责伊朗政府过多插手别国事务而罔顾民生,这正中沙特下怀。

  针对伊朗,沙特背后确实有动作。过去一年半以来,沙特向巴基斯坦接壤伊朗的俾路支省境内武装组织提供了大笔资金支援。巴基斯坦和伊朗这一对老邻居,长期“若即若离”,最大的问题在于彼此境内“俾路支”反政府武装的较量。另外,一个相信由沙特王储本萨勒曼支持的沙特智库,去年也发布“蓝皮书”,内容正是针对伊朗的俾路支人,以及如何挑动他们的不安情绪。

  继伊朗2009年绿色革命,英国此番再次被伊朗指责干涉内政,重创两国本就不断降级的外交关系。英国此次反应较为低调,外交大臣约翰逊1日呼吁伊朗就示威民众提出的“正当且重要”的问题,展开有意义的讨论。

  伊朗被捕示威者或临死刑

  伊朗外交部2日发声,针对特朗普批评伊朗“剥夺人权”的推特称,特朗普应该去关注美国无家可归和捱饿的民众,而不是浪费时间侮辱其他国家。

  伊朗情报部门1日称,伊朗安全部队已逮捕多名在全国各地发起骚乱的“代理人”。德黑兰的伊斯兰革命法庭庭长警告说,被捕者可能面临死刑。

  最暴力一夜动乱增至24死

  图:周日的电视截图显示,伊朗哈马丹省有车辆被烧毁/路透社

  据法新社报道:伊朗国营电台消息,1日晚经历最暴力一夜,再有九人在伊朗中部伊斯法罕地区抗议示威的相关动乱中丧命。席卷全国的反政府示威,多日来已造成至少24人死亡。另外,首都德黑兰在过去三天约有450人被捕。

  在伊朗的文化中心伊斯法罕,有示威者1日晚试图袭击卡德利詹镇的警察局并偷窃枪械,六名示威者在和安全部队的冲突中遭杀害。在附近的纳杰法巴德,有人趁乱向警方开枪,据报造成一名伊朗革命卫队的年轻成员、一名警察和一名路人死亡。这也是示威爆发以来,首次传出警察殉职的消息。上月28日以来,伊朗全国的反政府情绪高速升温,街头警民冲突频传,多地的警局甚至军事基地,都传出示威者试图占领或纵火的激烈行动。

  伊朗情报部门指,已确定多名暴徒及煽动者的身份,部分相关人士已被逮捕,示威者方面称被捕人士可能有至少一千人。首都所在的德黑兰省副省长纳瑟巴克特说,德黑兰市周六逮捕了约200人、周日约150人、周一约100人。

  伊朗政权垮台对“敌”未必有利

  据英国广播公司、英国《卫报》报道:或许确实有“伊朗的敌人”在背后动作,为了各自利益,希望伊朗在外丧失影响力,在内发生动乱乃至政权遭遇危机,但这不是一个明智的方向。有分析指,伊朗目前在中东多国发挥关键作用,如果局势真的开始失控,中东地区的紧张可能有恶化的危险,各国恐怕得不偿失。

  伊朗与沙特这两个中东大国,多年来的紧张关系近来不断升温。《卫报》外交事务评论员提斯达尔就认为,一个弱势、受伤的伊朗,不仅对于盟友来说会是一个捉摸不定的拍档,对整个中东来说,都可能成为一个更危险的因素。

  伊朗示威持续六日以来,尤其是前面几日,美国总统特朗普都是反应最积极的人,却不但被伊朗总统呛声,国内声音也认为其做法不聪明。彭博社伊朗问题学者Motevalli就说,特朗普发推特的“正面”效果微乎其微,就像鲁哈尼所说,作为一个反伊朗的人,特朗普如今来支持伊朗示威者,连伊朗人都会认为美国的政策飘忽不定、古怪伪善。《纽约时报》则说,特朗普如果希望伊朗政府垮台,最应该做的是保持沉默,什么也不要做。

  前英国驻伊朗大使多尔顿也曾建议英国与欧盟,继续履行伊朗核协议即可,在伊朗示威问题上不要公开表态。

  中下层抗议者为主精英表态成关键

  图:伦敦周日有示威者上街抗议伊朗政府/路透社

  【大公报讯】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前英国驻伊朗大使理查德.多尔顿表示,现阶段伊朗民众更多是希望解决民生问题,尚没有革命的迹象。维持伊朗伊斯兰政权的几大支柱,如大部分民众视当局为合法政府、鲁哈尼总统领导的政府管理相对高效、精英阶层并没有分化而是团结,以及强势的政府控制架构等,这些都没有被撼动。

  美国媒体Buzz Feed News的中东专家资深中东特派员达拉加希指出,伊朗各地抗议行动的参与者,目前仍以包括工人在内的中下阶层为主,爆发示威的地区很多都是大都会区周边的城镇,示威活动中亦不见明显的“领袖”或“发动者”。相对的,那些长期反对伊斯兰共和体制、并在2009年绿色革命中扮演主要角色的精英与中产阶级,目前大多游移在抗议浪潮之外。

  因此,达拉加希认为,随着抗争热度攀升,参与人数增多,伊朗中产精英的表态备受瞩目,将会成为主导民意走向非常关键的一个因素。另外,全国抗议活动可能会在周五的伊斯兰教“主麻日”当天,再掀高潮。

责任编辑:张寻 DN017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