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客富豪民众齐发力 英国内上演反脱欧“大合唱”

   图:“脱欧不是既成事实”运动成员在伦敦外国记者协会上陈述反脱欧观点/网上图片

  大公报讯 (驻伦敦记者 李 威)根据欧盟2月28日最新公布的英国脱欧协议草案,欧盟将在2020年年底与英国正式分手。英国脱欧在外界眼中似乎已毫无悬念,但英国人对此却有另一番见解,今年以来反对脱欧的声音突然高涨,阻止脱欧的组织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前首相、亿万富翁、新政党领袖等纷纷加入反脱欧“大合唱”,出钱、出力希望将脱欧彻底推翻。

  自2016年英国公投决定脱欧后,反脱欧声音就一直没有停止,从当初52%支持脱欧和48%支持留欧的公投结果来看,毕竟有接近一半的民众是反对脱欧的。这些声音不仅来自政府内部,也来自政商学等各界,虽然当局多次强调脱欧“没有回头路”,但这股反脱欧的力量始终没有放弃努力。

  迈入2018年,反脱欧的声量突然放大,以阻止脱欧为出发点的各类组织纷纷出现。伦敦外国记者协会2月举办了两场有关活动,吸引了来自各国的大批媒体到场。

  鼓励青年成主力军

  首先登场的是2月9日主题为“脱欧不是既成事实”(Brexit is not a done deal)运动发布会,该运动由前英国运输大臣、上议院议员艾德思勋爵领头发起,伙伴包括“我们的未来、我们的选择”青年组织创办人奥卢沃莱等。

  艾德思表示,脱欧是个错误决定,而“硬脱欧”更是一场灾难,英国人成了激进脱欧势力的“人质”,此局面必须改变。他称将联合各大在野党,在议会提出举办二次公投议案,并对投票通过充满信心。

  奥卢沃莱则认为,脱欧关系到青年人的未来,公投时近八成青年人反对脱欧。从脱欧乱局来看,如今与两年前情况已大相迳庭,很多民众感到后悔,因此将动员所有人,特别是青年人以实际行动反对脱欧。

  接下来是2月19日新成立的“Renew”(復兴或重建之意)政党启动仪式,并宣布发起一场旨在推翻脱欧的“倾听英国人声音”全国性运动。该党受法国总统马克龙的启发,专门吸引对主流政党感到失望的中间选民,尤其是那些对脱欧公投结果感到不满的民众。

  该党创办人克拉克表示,组党的是在去年临时大选中发起过“重新思考脱欧、重新建设英国”运动的一批独立人士,要为英国人提供一个全新的视野,接下来目标就是争取议会议席。

  与此同时,一个名为“对英国最好”(Best for Britain)的反脱欧组织,因为被媒体曝光收受金融大鳄、亿万富翁索罗斯的40万英镑资助而名声大噪,该组织由前外交官麦礼文勋爵担任主席,事件也牵扯出反脱欧背后的富豪身影。

  自英国公投脱欧后,索罗斯从不掩饰自己反脱欧的立场。遭抨击后,他表示将向反脱欧组织提供更多捐款。另一个亿万富翁、维珍集团创办人布兰森也加入声援索罗斯的队伍,要求议会推翻脱欧公投结果,据媒体早前披露,他亦曾秘密资助一项反脱欧运动。

  一些政治人物也加入反脱欧“大合唱”,当中前首相贝理雅最为高调,他去年以来便多次痛斥脱欧之害,认为不仅会令英国失去政治影响力,也会损害经济发展,应重新评估脱欧。上个月初他更大声疾呼,英国选民若要逆转脱欧决定,所剩时间已经不多了。据悉,贝理雅计划与欧盟主要领导人通话,呼吁欧盟帮助英国停止脱欧进程。

  能否走“回头路” 各方意见不一

  对于这一轮汹涌而来的反脱欧攻势能否奏效,各方有不同的看法。智库组织“新世代学”的主席马夸特认为,执政保守党在议会席位不过半,只要所有在野党团结起来,推翻脱欧是完全可能的。曾准确预测了去年大选结果的万神殿宏观经济学研究顾问公司的分析师图姆斯也认为,英国与欧盟最终脱欧协议如果无法在议会中获得足够票数通过,当局就不得不发起第二次公投,有四分之一的几率最终无法实现脱欧。

  但投票专家柯蒂斯认为推翻脱欧并不现实,他引述最新民调显示,支持与反对脱欧的比率没有出现一个戏剧性的变化,没有明显的证据表明支持第二次公投的重大转变。

  英欧分歧加剧 或须二次公投

  欧盟2月28日公布了一份长达118页的强硬脱欧协议草案,英国与欧盟分歧再度加剧。分析人士指,这份协议在英国人眼中,不仅有如将北爱尔兰分裂出去,还让英国在脱欧后仍受欧盟管制,与“丧权辱国”的条约无异;除非草案被大幅修改,否则被英国接受的可能性为零。而这不仅意味着脱欧协议如期达成的希望变得渺茫,也让脱欧无法实现,二次公投现出曙光。

  当天,前英国首相马卓安针对脱欧发声,称议会可发起二次公投。这位一向低调的保守党元老极少评论政治事务,唯独对于脱欧多次发表意见,去年曾公开批评“脱欧是一个歷史性错误”。他当天的演讲受到舆论广泛关注,英国广播公司等进行现场直播。

  马卓安称,脱欧是他人生中遇到最分裂的政治事务,脱欧派在公投中的承诺看来将无一兑现,而脱欧也会把英国带向衰落。他说,脱欧将影响几代人,许多选民开始意识到被误导,在未来几年也有一些支持脱欧的老年选民离世,因此人民有权利重新做出选择。他强调,英国政府已同意议会就脱欧谈判最终协议有决定权,这包括:议员可以接受或拒绝协议,也可以让他们重回谈判桌加以修改,更可以再次举办公投。这些“选择权”在议会必须要保持开放。

  马卓安的演讲迅速得到自由民主党前副首相克莱格的呼应,他3月1日受访时强调,脱欧是英国自二战以来面临的最大困境,目前仍有可能被推翻。

  克莱格称,这些可能性基于三点理由:一是脱欧派自相矛盾,例如他们主张脱欧后能拿回边境的控制权,但事实并非如此,北爱尔兰是否设置硬边境如今成为棘手问题;二是议员们开始发声,由于英国实行民选代议制民主,公投决定脱欧后很少有议员提出反对,如今面对越来越多选民对脱欧疑惑和不满,议员渐渐发声表示反对;三是年轻人反对脱欧,民调显示七成以上年轻人反对脱欧,而歷史上从来没有一个国家会强加给年轻人一个他们不想要的未来。

  克莱格批评,脱欧是用19世纪的政治概念来解决21世纪的政治问题,当初举办脱欧公投就是一个错误。国家领导人不能被民意支配,而应引导民意,现任首相文翠珊不是一个有远见的领导者,她无法给出脱欧的答案。

  对于如何推翻脱欧,克莱格呼吁反脱欧的民众团结一致,在各自选区里不断向议员们施加压力,并呼吁议员放弃党派利益,承担起道德和法律责任,寻求二次公投,同时又呼吁欧盟的友好国家,能够给英国时间,让推翻脱欧成为可能。

  沮丧不满恐慌 百姓自谋出路

  目前距离英国脱欧尚有一年,但对英国脱欧谈判感到沮丧不满或对未来感到恐慌的英国百姓及居英欧盟公民,开始为自己未来即将变动的生活作出打算。

  更改国籍  2005年开始就和波兰籍妻子住在华沙的44岁英国人哈沃德正申请入籍波兰,并打消了回国的念头。他说:“英国脱欧让我非常失望,我觉得它已不是我以前认为的那个国家了。”

  迁移生意  来自北爱尔兰的林奇在福伊尔湖养蚝。如果英国脱欧后要徵收关税,他将必须越过“看不见的边界”,把生意迁移至下游两公里外的爱尔兰。林奇今年所养殖的蚝主要出口至法国,但要等到英国脱欧后才能有收成;脱欧前景不明,让林奇十分为难。

  开拓新市场  伦敦Share证券行的44岁行政总裁斯通,希望英国与正在发展的市场中国和印度签署贸易协议。自从英国决定脱欧以来,他全以英镑运作的业务一直平稳,但他说:“我们制订了新协议,并迅速作出反应以保证业务前景明朗。我对我们做到这一步感到非常高兴,但那也是一个痛苦的过程。”

  不知所措  外派到马德里工作的英国人戴维斯说:“和我一样年纪的人都正在安顿下来,为他们的生活作长远打算。但我无法对2019年3月以后作任何规划,因为完全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

  北爱边境难题未解 苏威立法维权

  据法新社、路透社报道:欧盟3月7日公布了一份英国脱欧后的自由贸易协定方针草案,警告英国脱欧后将无法再享有与欧盟的全面自由贸易,这使得双方在脱欧谈判中的分歧再次扩大。在此前的脱欧谈判中,英国北爱尔兰边境问题悬而未决,另一边厢,苏格兰与威尔士因不满英政府的脱欧安排,计划在各自地方议会提交议案,以捍卫自治权。

  2月26日,内阁办公厅大臣利丁顿说,英国脱欧后,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三地自治政府将享有欧盟“返还”的绝大部分已下放权力,但在事关国家利益、国民安全、国内市场整体性的事务领域,英政府将保留立法控制权。

  此举引发苏格兰和威尔士强烈不满。苏格兰政府和威尔士政府2月27日表示,将向各自议会提交“延续性议案”,为维护自治权作准备。

  英国议会在属于分权事务的领域立法时,必须先徵得地方议会同意,包括教育、医疗、农业和渔业。英国为欧盟成员时,这三个地方政府的农业、渔业政策受欧盟监管。

  分析人士指,三个地方议会对脱欧相关法案没有否决权;目前难以判断“延续性议案”能发挥何种法律效用;但不顾地方意愿可能使中央和地方政府关系更趋紧张,使已经艰难的脱欧进程更添风险。

责任编辑:张寻 DN017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