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强阻博通买高通 科技史上最大收购案泡汤

  图:去年11月2日,博通CEO陈福阳(前左二)在白宫见特朗普时,宣布了准备把总部从新加坡迁回美国/法新社

  【大公报讯】综合路透社、彭博社、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12日以国家安全为由,否决了新加坡半导体巨头博通(Broadcom)对美国芯片製造商高通(Qualcomm)的收购案。该交易总额达1170亿美元(约9126亿港元),是科技史上最大併购案。分析称,此举反映了特朗普政府对中美在先进技术领域竞争的担忧日益加深,担心美国失去5G市场的领先位置。

  特朗普的决定,是根据负责审查海外交易的外国在美投资委员会(CFIUS)的建议作出的。特朗普在总统令称,有“可靠的证据”证明,博通一旦掌控高通,“其行动有可能损害到美国的国家安全”。

  CFIUS认为,尽管博通是一家新加坡公司,但博通对高通的併购,可能对中美两国在广泛科技领域的竞争产生影响。该委员会称,考虑到博通是一家以大力削减成本著称的巨头,担心併购后博通将削减高通研发经费,从而削弱美国在5G领域的竞争优势。

  这是特朗普上任以来,以“国家安全”为理由而叫停的第二宗交易。高通以年收入计是全球第四大芯片製造商,也是美国政府的一个主要通讯技术供应商,在5G专利领域处于领先地位。

  华为再次“躺枪”

  博通原为美国公司,2016年被新加坡安华高科技公司收购后,总部迁至新加坡。去年11月,博通对高通发起收购,出价为1170亿美元,一旦达成将缔造科技行业史上规模最大的併购交易。高通起初拒绝,但今年2月底接受收购邀请,双方尚未达成协定。

  3月5日,CFIUS突然介入调查,理由是高通在美国发展5G技术中扮演重要角色,还下令高通推迟即将召开的股东大会。分析人士表示,CFIUS提出这一要求极其不同寻常,通常来说,CFIUS不会在收购完成前就阻止交易,这是史上第一次。

  白宫在声明说,关注博通与第三方外国实体的联繫。CFIUS此前表示,担心高通的关键技术外流到中国。美国财政部官员上周在一封审查交易的信函中写道,华为和其他中国电信公司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威胁已是众所周知,“5G技术转而由中国主导,将会对美国的安全产生严重的不利后果”,“中国很可能会激烈竞争,填补高通因被收购而留下的任何空白。”

  也就是说,美国政府担心,若合併导致少了一家强有力的美国竞争对手(即高通),华为的实力可能因此进一步增强,进而损害美国无线行业的利益。

  博通迁册回美 无助打消忧虑

  5G已成为中美在科技领域博弈的战场。特朗普政府非常重视5G技术发展,上月更宣布由国家出资兴建5G网络。

  一位知悉CFIUS想法的消息人士称,美国军方担心,如果博通收购高通,那么不出10年,届时美国电信运营商将别无选择,只能採购华为的设备。高通因此成为了美国政府眼中非常宝贵的资产。分析指,在一宗大型合併案尚未商妥时美国总统就採取封杀行动,这是史无前例的。它有可能会使白宫变成企业併购交易中的一个关键玩家,同时会让国家安全在收购中扮演核心角色。

  博通回应称,正在对总统令进行评估。该公司在声明中说,他们完全不认为自己收购高通的交易有任何国家安全风险。博通此前表示,如果交易达成,将投资高通的5G技术。此前,为规避CFIUS的审查,博通已宣布准备把总部迁到美国,搬迁工作预计4月3日前完成。不过,特朗普的总统令,实际上已经终结了博通的收购希望。

  CFIUS变终极杀手锏 中企赴美审查趋严

  据美国《纽约时报》报道:这次审查高通交易的秘密小组,是美国政府下属的外国在美投资委员会(CFIUS)。该委员会由财政部牵头,由国务院、国防部、司法部、商务部、能源部和国土安全部多个机构的代表组成,它有权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外国公司收购美国公司,在抵制外国投资方面发挥着核心作用,被视为“终极监管火箭炮”。

  CFIUS在1975年由时任美国总统福特设立,主要研究外国投资对美影响。上世纪80年代,日本电子巨头富士计划收购美国半导体公司仙童(Fairchild),由于当时日本企业处于电子业前沿,这一交易引起里根政府的担忧,顺势对CFIUS扩权。面对日本投资的涌入,美国国会在1988年通过了修正案,赋予了总统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外国投资的权力。

  一般来说,CFIUS有30天审查期,如无结论,还会另外有45天的调查期,然后评估应否通过交易案,极少数案件会再呈报给总统复议。通常,若CFIUS倾向不通过的话,企业多半就会主动撤销交易。

  各界认为,美国的CFIUS比欧盟的外资监管机制拥有更大的裁决权。2016年,中资曾想收购德国半导体公司爱思强,爱思强拥有美国资产,又是北约的关键技术供应商,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就根据CFIUS建议取消交易,德国政府只得遵从。

  随着越来越多中国企业赴海外投资,中国成为CFIUS主要审核的对象。特朗普上任一年多来,CFIUS扼杀了几宗与中国相关的收购交易,包括阻止半导体公司莱迪思和蚂蚁金服收购速汇金。

  与此同时,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去年11月提出一项新法案,要求扩大CFIUS的权限,将赋予CFIUS评估特定类型的合资企业、少数股权投资和近军事基地房地产交易的权力。新法案还将扩大可能要接受审查的“关键技术”的定义,当中包括了美国对中国等国保持技术优势至关重要的“新兴技术”,亦新增“特别关注国家”,重点监控来自个别国家的并购。部分公司抗议CFIUS的拟定改革,称扩权可能会被滥用,并且对新兴技术的新定义尚不明确。

  摩根大通并购全球联席主管克里斯特纳说,CFIUS已成为特朗普政府实行保护主义的“头号武器”,变成“终极监管火箭炮”。

  科技竞争重塑中美博弈 华府紧盯华为

  综合美国《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报道:随着中国和美国留意保护自己的国家安全需求和经济利益,这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斗争,也越来越多地集中到了科技领域。

  在国家安全与经济实力紧密相连的时代,围绕科技的斗争正在重新定义交战规则。中国启动了一项雄心勃勃“中国制造2025”计划,以期在移动技术、超级计算机和人工智能等尖端产业占据主导地位。此举引起了华盛顿的警惕。

  5G是新一代移动网络技术,即将在全球铺开。美国官员及一些西方电信公司担心,如果中国赶在美国之前大范围铺开5G网络,那么可能会在无人驾驶汽车等依赖5G网络速度和性能的技术方面取得领先。

  部分美国政府决策者和行业高管显示出更深层的担忧,认为在华为等中国电信巨头帮助下,中国可能取代硅谷成为全球创新中心,将顶尖工程师吸引到中国公司。另外一个担忧是,这些官员认为,如果华为扩大其在电信设备行业的领先优势,美国无线运营商未来可能别无选择,而只能使用华为设备。过去三个月,华为成为了特朗普政府和美国国会在电信行业一连串不同寻常的干预行动的对象。

  “这是一个新例子。”地缘政治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的全球科技政策事务负责人特寥洛说,“它意味着,5G、人工智能、生物技术和自动化等技术现在被认为是更为敏感的技术,属于需要保护的国家创新基础。”

责任编辑:张寻 DN017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