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北之战 导火索是水电站控制权之争

2013-02-06 09:29  来源:南方都市报

<p>    ↑2013年1月25日,缅甸克钦邦,迈扎央( MaijaYang)通往拉咱(Laiza )的路上,在沿线兵站巡逻执勤的克钦军士兵。</p>

  ↑2013年1月25日,缅甸克钦邦,迈扎央( MaijaYang)通往拉咱(Laiza )的路上,在沿线兵站巡逻执勤的克钦军士兵。

<p>    20 13年1月26日,距拉咱五公里的卡亚高地二道防线阵地,几名正在挖战壕的克钦军士兵。当天中午,克钦军在卡亚高地前线阵地的一处战略要点被政府军以猛烈的炮击攻占。</p>

  20 13年1月26日,距拉咱五公里的卡亚高地二道防线阵地,几名正在挖战壕的克钦军士兵。当天中午,克钦军在卡亚高地前线阵地的一处战略要点被政府军以猛烈的炮击攻占。

<p>    20 13年1月29日,拉咱附近的Mai Sak Pa前线阵地的营房外,克钦军士兵在清点从阵亡政府军士兵身上缴获的弹药。Mai SakPa是这次我们能去到的战争最前线。</p>

  20 13年1月29日,拉咱附近的Mai Sak Pa前线阵地的营房外,克钦军士兵在清点从阵亡政府军士兵身上缴获的弹药。Mai SakPa是这次我们能去到的战争最前线。

  南都记者王銮锋

  缅甸政府军与克钦独立军的冲突是从2012年圣诞开始升级的。

  2012年12月24日晚,在克钦独立军的总部拉咱,军民欢庆新年,城外缅甸政府军105榴弹炮一时齐鸣,尽管未击中克钦独立军阵地,但克钦族人多为基督徒,这被视为一种严重挑衅。

  2 5日,缅甸政府军要求克钦独立军允许其补给车辆前往一处军事基地,后者以“对方所携带武器可能会用来攻击己方阵地”为由拒绝。随后,缅甸政府军在飞机和坦克的掩护下开始进攻“崩热崩”高地。

  “崩热崩”地处关隘,南连缅甸政府军兵营,北接拉咱。双方展开搏杀。缅甸政府军在战斗机和武装直升机以及10 5榴弹炮、120迫击炮、107火箭炮等在内的重型火炮的配合下发动强攻,缺乏弹药和重型武器的克钦独立军则夜间反扑。战斗激烈,阵地数次易手,双方甚至展开白刃战。

  2012年12月30日至31日,缅甸政府军对克钦独立军发动空袭。2013年1月4日,缅甸政府军占领“崩热崩”高地。

  同日,美国和联合国发表声明,要求冲突双方立即停火,开始实质性的对话。缅甸2 4个政党也联合表明立场,要求停止内战。

  1月10日,缅甸第二特区(佤邦)、掸邦第三特区(S S P P /S S A )、掸邦东部第四特区(勐拉)发布《就克钦邦战事升级的联合声明》,呼吁在不分裂国家的原则下,希望政府军停止对克钦独立军的战争,双方重启对话。

  第三方声明皆无效。“崩热崩”高地失守后,缅甸政府军空袭和炮击范围进一步扩展。14日,两发炮弹落入拉咱,造成3名平民死亡及7名平民受伤。

  缅甸总统府18日发表新闻公告说,当地时间19日早上6时起停止在克钦邦迈扎央地区的军事行动。公报说,为了民族和解,政府正在与所有少数民族武装进行和谈,首先争取实现停火,进而实现永久和平。

  但缅甸伊江新闻社(T h eIrraw addy)报道,缅甸政府军转而进攻拉咱。经过强攻,1月26日,缅甸政府军占领“卡亚”高地,拉咱无险可据,局势已对克钦独立军极为不利。

  1月27日,驻守拉咱的中央战区司令早东说,一旦缅军攻进拉咱,克钦独立军就会炸掉所有大楼,进入山区,与缅甸政府军周旋。

  换句话说,接下来就是游击战了。

  烽烟再起

  导火索是水电站控制权之争

  20个月来,中缅边境的云南人已经习惯了枪炮声,但对于这场发生在身边的战争,他们知之甚少。

  由此开始吧:Sam yen,一种缅甸小孩酷爱的棋子游戏。

  玩方三到十人,每人持子轮流进攻,比赛场地不限,非方格,可设埋伏,各方都清楚自己的位置和得分,也能看见对手。你可以观察到一些小策略发展成更大的战略。

  缅甸内况正如这个游戏,60余年来,各方势力轮番登场,最新的主角则是克钦独立军。

  游戏有输赢,有规则。战争却是一件无秩序的事情。一个醉酒的军官朝天开了一枪,缅甸境内烽烟再起。

  那是2011年6月的事情。缅甸克钦邦桑岗村太平江水电站。克钦独立军和缅甸政府军皆向此移动。

  据国内媒体报道,双方均要求对方从太平江电站附近占领区撤退而互不让步是导致冲突爆发的直接导火线。

  太平江是伊洛瓦底江的支流。伊洛瓦底江是缅甸的母亲河,缅甸人称之“圣河”。2009年,中资公司与缅甸政府签订协议,开发伊洛瓦底江流域的水电,这招致克钦独立军的愤怒。

  依照克钦独立军与缅甸政府军的协议,各自占领的区域划为双方实际管辖防区。从地图上看,克钦独立军与缅甸政府军的控制区域犬牙交错。

  太平江水电站正好属于克钦独立军第三战区,他们的规矩是,凡从辖区经过,就必须上税。经过谈判,中方公司同意一次性支付一笔费用,克钦独立军不再干涉水电站运行。但缅甸政府军知悉后,介入此事,阻止了谈判的履行。

  缅甸政府军以保护投资为由,要求克钦独立军撤出水电站区域的营地,改由他们接管,这遭到克钦独立军的拒绝。为阻止缅甸政府军向太平江水电站集结,克钦独立军炸毁了太平江支流上的一座桥梁,将水电站完全包围、控制,水电站停止发电运行,中方人员撤离。

  冲突很快爆发。据克钦独立军第三战区一名军官回忆,2011年6月9日,双方两小股队伍遭遇,对方指挥官表现出醉态,要带队强行穿越,被阻挡后他朝天鸣枪,场面失控,克钦独立军抓了三名缅甸政府军士兵,对方则抓了一名克钦独立军联络站的联络员。

  6月10日,双方约定交还战俘,克钦独立军送还了被抓获的三人,缅甸政府军送回的却是一具尸体,迹象表明,那名克钦独立军联络员生前曾遭到毒打。这激起了克钦独立军的愤怒。

  6月12日,克钦独立军反击。他们开始炸桥、炸路,在克钦控制区内扩兵,原有的政府部门也全部编回军队编制。

  克钦独立军总部发布命令,“自6月13日起,克钦独立军对入侵缅军已经开始自卫反击,凡是出入克钦邦境内的所有缅军和跟随缅军一起同行的人员都在被克钦独立军反击之内!”

  6月16日和17日,中美分别表态,呼吁缅甸冲突双方保持冷静克制,防止事态升级,通过和平谈判解决分歧。

  对于不可一世的缅甸政府军及寻求独立的克钦独立军而言,这显然无济于事。调停无果。克缅双方各自增兵。

  兵戈相对

  克钦族的独立之路

  缅甸共有135个民族,少数民族人口占全国人口的近30%,而且其聚居区超过国土面积的一半。自1948年独立以来,缅甸的民族关系始终紧张。

  谈及生存故事,克钦族人宛如吟唱一首悲歌。男女老幼皆沉溺其中。从他们的角度看,历史是一场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围困,在这样的围困中,缅族主导的缅甸政府从来都没有停止通过武力和欺骗迫使他们进行没有尊严的合作,或者干脆就要消灭他们。

  克钦族自称“景颇”,意为“一个人”,克钦是缅族对他们的称谓。克钦族是一个跨居缅、中、印三国的民族。缅甸的克钦族占缅甸总人口的2.4%,主要以缅北克钦邦为聚居中心,分布于亲敦江上游和伊洛瓦底江上游,此外,抹谷的九江流域、瑞丽江流域,以及北掸邦的腊戍、南掸邦的景栋一带也散居着一些克钦族。(1)

  克钦族属于汉藏语系藏缅语族景颇语支。据传说推测,克钦族祖先原居住在中国青藏高原东部,澜沧江和怒江源头与四川交界的丘陵地带。克钦族勇猛彪悍,保留着早期原始社会的残余形态。(2)

  在西出、南下、东归的历史进程中,克钦族很少与以农耕为主的掸(傣)族、缅族发生争战。19世纪英国侵入缅甸之后,采取分而治之的殖民政策,为民族隔阂埋下隐患。二战结束后,民族独立运动空前高涨,英国决计将缅甸分为两部分,分期脱离英联邦,其中克钦、钦、掸(傣族)等少数民族地区被划为“边境地带行政区”,暂时不独立或至少迟于缅甸本部五年后再独立。

  缅甸少数民族地区战略地缘重要,资源丰富。“缅甸国父”、自由同盟领导人昂山将军(昂山素季之父)争取全缅甸的统一独立。他于1946年11月28日亲赴密支那,说服克钦首领们同意与缅甸本部同期独立。

  1947年2月12日,昂山将军等23名缅、掸、克钦、钦族的代表在彬龙镇正式签署协议,各族平等,争取全境统一,成立联邦。该协议史称《彬龙协议》,2月12日也被定为缅甸联邦的“联邦日”。

  5个月后,昂山将军遇刺身亡。1948年缅甸脱离英联邦,昂山将军的继任者摈弃《彬龙协议》,实行大缅族主义,各少数民族寻求自治,十多支少数民族地方武装(简称民地武)活跃在边境,与中央政府对抗,缅甸内战肇始。

  1961年2月5日,克钦族成立克钦独立组织(K IO )及克钦独立军(K IA ),追求克钦邦独立的政治路线和军事路线。

  缅甸历届政府对待民地武的基本政策都是打击消灭,但一直未能如愿,只能将他们压缩在边境地区。同样,民地武对中央政府也构不成重大威胁。

  到1988年,缅甸前军政府开始执政,放弃武力,改为和谈,奉行民族和解政策。多数民地武与中央政府达成停火协议,并在控制地区实行临时自治。缅甸出现了大约20年的相对和平局面。

  1994年2月24日,缅甸前军政府与克钦独立军达成停火协议,中央政府承认其为“克钦邦第二特区”(辖拉咱、迈扎央等地区),辖区位于克钦邦东北部,与中国云南及印度的阿萨姆邦接壤,控制区面积约287平方公里,下设12个县,人口约20万人。

  2008年5月,旨在使军政府向民选政府过渡的宪法框架———《缅甸联邦共和国宪法》在全民公决中获得通过之后,前军政府加速民地武问题解决的步伐,要求民地武按照新宪法对各自武装进行改编,成为中央统一领导的边防军。

  在13个现存的民地武中,有8个拒绝了军政府的要求。克钦独立军是其中之一。

  2009年8月,缅甸政府军攻下掸邦“果敢特区”后,对其他民族武装继续采取高压政策。克钦独立军进入丛林,处于全天候备战状态。

  2010年9月,缅甸政府突然宣布克钦特区政府为非法组织,其控制的拉咱口岸亦是“并非国家认定的贸易口岸”,断绝了克钦独立组织的财源。11月,缅甸大选选出了新政府。原军政府总理吴登盛当选总统。由于拒绝放弃武装,克钦独立组织及其政党最终被排除在缅甸大选之外。

  2011年3月,现政府执政,和谈之外,军事高压,但克钦独立军不为所动。

  2011年6月,缅甸政府军整编克钦独立军的最后期限到来,但双方仍未就整编方案达成一致,遂兵戈相对。太平江水电站控制权之争只是一个导火索。

  枪声一响,“1994年签订的和平停战协议已经报废”。

责任编辑: 张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