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钦军官:我们并非好战,只为争取应有地位

2013-02-06 09:33  来源:南方都市报

<p>    <p  align=

克钦独立军军事委员会主任早东负责拉咱的指挥防卫。

  南都记者 王銮锋

  自2011年6月缅甸政府军与克钦独立军冲突至今,尚未有烽火停息的迹象,双方皆伤亡惨重,更为严重的是,战乱中,十余万难民充盈缅北边境。

  1月26日,拱卫克钦独立军总部拉咱的关隘卡亚高地失守,拉咱无险可依,缅甸政府军一旦攻占,双方巷战难免。缅北战势转紧。拉咱作为克钦独立军中央战区,由克钦独立军军事委员会主任早东指挥防卫。

  早东穿咔叽长裤和军靴,V形领毛衣上套有一件很时髦的迷彩服。他看上去大约五十岁,个子不高,但站立的姿势给人很高大的感觉。1月2 7日上午,在克钦独立军总部办公地,他接受了南都记者专访。

  缅甸政府宣布停战,但事实并非如此

  南都:据你们最新战报,克钦独立军是主动放弃卡亚高地?

  早东:卡亚高地保卫战共持续了33天。缅甸政府军共计投入20个营(含4个炮兵营,每营120到150人),而克钦独立军抵御兵力只有1000余人。敌方飞机和大炮让我方损失惨重。指挥部认为,防卫部队已经完成了战略任务,为避免更大伤亡,可放弃卡亚高地。

  南都:从外界看来,缅北已经停火,为何近一个月来实际战况却愈演愈烈?

  早东:从2011年6月9日开战以来,克缅从未停战。2013年1月19日,缅甸政府对外宣布,停止对迈扎央地区的进攻,这是他们单方面的停战声明,实际上缅甸政府军加紧了对拉咱进攻,每天1000多发炮弹落入我方阵地。

  南都:如你所说,缅甸政府军为何要单方面宣布停战?

  早东:1月14日,缅甸政府军两枚炮弹落入拉咱城,击中居民楼,造成3死7伤。而在2012年12月30日,另还有3枚炮弹落入中国境内。这违反了现代战争法,在国际社会的施压下,缅甸政府不得不故作姿态,表示停战。事实并非如此,就在1月21日,他们还攻占了克钦独立军2旅6营营房,收缴了武器。

  南都:克缅冲突以来,缅甸政府总统吴登盛多次下达停战令,但缅甸政府军置若罔闻。有一种说法,吴登盛无法掌控缅甸政府军,从而难以停战,你们怎么认为?

  早东:我不同意这种说法。吴登盛曾是军人,缅甸现在所谓的文职政府实际与缅甸政府军合谋,对外制造不和谐假象,实则都欲剿灭克钦独立军等少数民族武装。自从我们脱离英国殖民统治以来,缅甸内战开始,缅甸历届政府均对少数民族保持高压态势,一方面使用武力,另一方面使用毒品,妄图摧毁我们。所以各少数民族也组建自己的武装,与缅甸政府展开斗争。

  我们相信,只有具备对等的实力,才能以平等的方式解决民族问题。我们不是好战,只是为了争取应有的地位。克钦独立军不是一天到晚想到厮杀,我们只想平等。

  “克钦独立军不是强制性征兵”

  南都:克缅冲突已经近20个月了,有无统计双方伤亡人数?

  早东:缅甸政府军伤亡人数我不便透露,如果将来和谈成功后,会产生矛盾。截至目前,克钦独立军伤亡500余人。

  南都:对于克钦独立军,外界众说纷纭,你们抓童军,男子从十三四岁起就必须当兵,而且终身不能退伍,即使以后不在军队里也只能算“休假”,有战事发生就必须马上回来;每户人家如果有5名子女必须3名参军,有3或4名子女必须两名参军,有两名子女必须一名参军;如果没有男子就招女兵。此说是否属实?

  早东:这些都是缅甸政府的歪曲宣传。我们从未抓过童军,但军队里确实有一些年纪小的士兵。因为缅甸政府的民族歧视,克钦族小孩不能得到公平的读书机会,他们无所事事,迷上吸毒。父母把他们送入军营,接受部队训练,改变习惯。此外,很多小孩不愿意读书,愿意参军。克钦独立军还有青年训练营,在校学生放假后会集中军训一两个月,学习基本军事知识。

  我承认,在战事非常紧张的情况下,因为双方实力对比悬殊,我们难免会抓一部分人入伍,都是流浪人员。他们原来是木料厂、玉器厂的工人,因为战乱,工厂关闭,他们不愿回家,在外游荡。

  克钦独立军不是强制性征兵,不是要求每家必须有人当兵。我本人就是独生子女,但自愿当兵。而且克钦父母都会要求孩子参军,因为保卫家园是每个人的责任。入伍后,士兵可退伍,但有具体规定。女兵服役三四年后,成家后可退伍。男兵情况稍有不同,如因身体不健康,或者家庭困难,可申请退伍。其实很多士兵愿意继续留在部队里。在这次冲突中,很多退伍老兵都自愿重新入伍,投入战斗。

  我们的最终诉求是克钦邦实现自治

  南都:之前,你们与缅甸政府有过11论谈判,都未达成停火协议,克钦独立军的最终诉求是什么?

  早东:我们的最终目标曾有两个阶段的变化。1948年,缅甸脱离英国统治后,我们的诉求是建立克钦人自己的国家,完全享有主权,并为此而斗争。到了20世纪70年代,国际 国内的局势都发生了重大变化,我们建立国家的愿望已不符合实际。我们提出的诉求是真正建立缅甸联邦共和国,各民族相互平等,克钦邦实现自治。

  南都:如果诉求得以实现,克钦独立军还否存在?

  早东:联邦国家内自治区政府权力大小,以及是否保留军队,我们会依照国际惯例而行。另外,克钦独立军保留与否,还视具体需要而定。

  南都:据悉,包括克钦独立组织最高领导人在内的十多个缅甸少数民族领导人已先后抵达泰国,正欲与缅甸政府领导人展开会谈,争取在2月中旬达成停火协议,是否属实?

  早东:2011年2月,缅甸15个少数民族武装成立民族联邦委员会。我们有约,在军事上,各个少数民族武装可单独与缅甸政府军达成停火协议,但是关于政治诉求,各民族须联合一致,与缅甸政府谈判。缅甸军政府此前同少数民族武装的谈判,奉行“只签署停火协议、不涉及政治谈判”的方针。但事实证明,没有政治谈判的停火协议最终都失败了。

  2008年宪法是缅甸军政府时期主导通过的宪法,该宪法赋予军方较大权力,我们少数民族武装认为,2008年宪法并没有给予少数民族高度的自治权,各民族应坐在一起,共同协商,重新签订一部新宪法。目前,我们与缅甸政府有过接触,但尚无实质性进展。

  我们请求第三方国家参与调停、见证和谈

  南都:2012年4月,缅甸全国民主联盟(民盟)领导人昂山素季当选缅甸国会议员。昂山素季在竞选时承诺,她代表的民盟的首要任务是推行法治,结束联邦政府与少数民族武装的冲突,并修改确保军队影响力的2008年宪法。但今年1月6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昂山素季表示没有政府邀请,自己不会介入到缓和冲突的谈判中去。这一表态随即引起外界不满。海外部分克钦邦支持者联署声明,表示不再信任昂山素季。对此,克钦独立军怎么看?

  早东:缅甸的基本局面是军政府、少数民族地区、反对派势力三股势力制衡的局面。尽管缅甸全国民主联盟和少数民族势力军作为军政府的反对派出现,但两者的诉求并无直接联系。

  昂山素季和政府的矛盾也只是缅族内部间的问题。在昂山素季和缅甸政府的问题当中,不包括掸族、克钦等缅甸少数民族。克钦族人对昂山素季本来就期望不大。昂山素季当选国会议员后,新的身份限制了她开展工作,她实际上能做的很有限。对于她的承诺,我们还要观察一段时间。

  南都:事实上,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只在于缅甸独裁政府的民主化转型,而将政府与少数民族势力的冲突置于次要地位。你们如何应对?

  早东:没有国际社会的介入,缅甸内乱很难彻底得以解决。缅甸政府经常出尔反尔,之前就曾多次撕毁谈判合约。我们请求持友好平等观念的第三方国家参与调停,见证我们与缅甸政府的谈判。如果和谈成功,还希望国际社会监督和敦促缅甸政府对合约的执行。

责任编辑: 张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