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缝中的中资水电 如放弃30多亿打水漂

2013-02-06 10:02  来源:南方都市报

<p></p>

 

<p>    <p  align=

密松水电站闲置的项目营地。南都记者 张晗 摄

  南都记者 张晗 发自缅甸

  三天之后,冯野将在缅甸度过第二个春节。如果最新的撤离方案不像以往的计划一样夭折,在雨季到来之前,他能够回国,或许可以陪孩子度过高考。在缅甸的两年里,他一直惦记这事。

  同在雨季之前,冯野取道腾冲进入缅甸。在缅北城市密支那以北的原始森林里,他与数以千计的工友们像拓荒者般,试图在恩梅开江与迈立开江汇流之处,建立一座总装机量600万千瓦、投资36亿美元的水电站。

  这座因三江之口得名的密松水电站,只是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下称中电投)在缅布局的一部分。中电投的蓝图中,伊洛瓦底江上游流域将建造七个梯级水电站,总装机量2000万千瓦,年发电量1000亿千瓦时,总投资1600亿元人民币。这与三峡大坝的规模相当。

  2011年6月9日,在中国大唐集团公司(下称大唐)的太平江一级水电站,缅甸政府军试图进入克钦独立军控制地区,接管水电站安保,遭拒后双方发生摩擦,随后升级为战争。太平江一级水电站人员撤离,停止运营。

  与大唐一样,中电投也没能绕过缅甸国内的政治变局。当年9月30日,缅甸总统吴登盛以民意反对为由,宣布在这届政府任期内,搁置密松水电项目。冯野们于是赋闲。中电投云南国际 公司已投入的30多亿元人民币或血本无归。

  此外,2010年,中资控股的位于萨尔温江的塔山水电站曾遭遇袭击,三名工程师和一名翻译失踪。

  政治动乱、文化差异、企业道德等非市场风险,正困扰着包括缅甸在内的中资海外水电布局。

  中资入缅

  冯野来到缅甸时,正值中资公司在缅甸进行水电投资的蜜月期。

  2005年,缅甸政府兴建的瑞丽江一级水电项目因资金困难停工。缅方寻找投资过程中,与中国华能集团公司(下称华能)建立关系。第二年,华能接手该项目,将总装机量扩至60万千瓦。

  从这一时期起,中资公司开始了与缅甸政府的频繁接触,进入该国的水电开发领域。大唐的太平江水电项目、中电投的伊洛瓦底江水电项目、中国汉能控股集团(下称汉能控股)的滚弄水电项目、中资联合控股的萨尔温江水电项目,在接下来的几年内纷纷在合作协议中被敲定。

  “找饭吃。”对于中资企业进入缅甸,中国水利水电建设集团公司(下称中水电)的员工石林直言,公司在国内的赢利能力已经降低。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下称中电联)给出的数据显示,截至2009年底,中国东部地区水电开发基本完毕,中部地区开发程度达到73%,西部地区开发程度为23%。

  这样的数据,在供职于环保N G O的梁冠博看来,只能算是纯理论角度的论述。从她的走访经验来看,考虑到地质、环境、生态、社区等因素,“中国的水电站已经建得差不多了。”

  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主持编纂的《中央企业对外直接投资报告2011》称,在国内市场趋于饱和的情况下,中央企业注意到了国家之间电力发展不平衡的现状。

  东南亚缅甸、老挝、柬埔寨等国,水资源丰富,自身开发能力低,靠近中国云南省。在中电投云南国际密松分公司总经理陈克锐看来,在这些国家开发水电,成本与在云南省几无差异。

  其他公司投入相对谨慎。瑞丽江一级水电项目、太平江一级水电项目各自总装机量不足百万千瓦,萨尔温江水电项目计划总装机量711万千瓦,但由中水电、南方电网、三峡工程公司共同投资。中电投则进行了大手笔投入。

  公开资料显示,中电投对伊洛瓦底江上游流域的开发包括七个梯级水电站:耶南水电站、广朗普水电站、匹撒水电站、乌托水电站、其培水电站、腊撒水电站和密松水电站。七座水电站总装机量约2000万千瓦,年发电量约1000亿千瓦时,预计投资1600亿元人民币。这与三峡大坝不相上下,是迄今为止中国对外投资的最大水电项目。

  最先动工的是电源电站、其培水电站、密松水电站。手握大合同,中电投招徕中水电四局、八局、十一局、十四局,中国葛洲坝集团(下称葛洲坝)西南分公司、易普力、五公司,中铁大桥局,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第十四冶金建设公司,云南建工等公司进行建设。

  作为中水电八局员工,两年前,冯野正是此时进入缅甸工作的。这是一段热火朝天的时期。办理签证被认为耗时过长,公司转而为冯野们办理“绿卡”。一些公司甚至等不及绿卡,员工们便偷渡过境。

  这样的热情没能持续太久。

责任编辑: 张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