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防卫大臣称日应助美在中东抗衡中国

2013-03-25 08:02:01  来源:新华网

  【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网站3月20日文章】题:亚洲和后美国时代的中东(作者日本前防卫大臣、国家安全顾问小池百合子)当充分评估十年前美国领导的那场入侵伊拉克的战争时,政治伊斯兰主义其后在该地区——以及整个中东地区——崛起的重要性,与当时没有人预见到的一种地缘战略转变的重要性相比相形见绌。但是,那种改变现在进入了我们的视野。随着美国接近实现能源自给自足,美国从中东地区的战略脱离可能会变成现实。

  美撤出将引发中东巨变

  当然,中东地区从前已经多次经历过一个或是多个大国的撤出: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在一战之后土崩瓦解:法国和英国的王命在二战之后消失殆尽;以及,最近发生的,继苏联1991年解体之后,俄罗斯的影响力接近全面消失。每一次,紧随其后,该地区的政坛都会发生里程碑式的变化。如果美国试图在未来几年不再摇手中东地区的事务,那么一种相似的断裂是否也是不可避免的呢?

  尽管许多人相信美国以色列同盟是美国中东政策的基础,但是,是基于对进口石油的依赖才促使美国在1954年之后在该地区建立了一种占统治地位的军事存在。事实上,直到1967年6月的“六日战争”时,美国还不是一个以色列军事装备的主要供给国。美国军事存在的首要目的是维持阿拉伯世界的现状,从而保障来自波斯湾的能源供应,是为了维护美国及其盟友以及全球经济的利益。

  当然,没有人会认为美国的页岩天然气革命(已经使其接近实现能源自给自足)意味着其驻扎在巴林的第五舰队将会在不久之后随时开拔。但是,美国对该地区军事承诺的理论基础正在发生迅速的变化;当这一切发生的时候——正如欧洲在冷战结束后一样——军事资产的分配也倾向于发生改变。

  这一变化几乎一定能够反映在美国与阿拉伯盟友和合作伙伴之间的关系上。正如美国政治家、学者约瑟夫·奈曾经指出的:“数十年来,美国和沙特阿拉伯之间有一种不对称的平衡关系,我们依靠他们无拘束产油国的地位,而他们则依靠我们获取终极的军事安全。”奈说,考虑到美国蓬勃发展的国内能源供应,这些“协议将会以某种更有利的条款的形式达成”,至少从美国的角度来看是如此。

  美应寻求日印支持

  但是,无论达成何种新条款,美国脱离中东的程度将依据两个关键性问题的答案而定。首先,是否哪怕是部分撤军也会制造出一个安全真空,可能会被一个如中国或伊朗这样的竞争对手所填补?其次,美国对该地区承诺的任何减少是否会激发不稳定,从而滋生出失败国家和恐怖分子避风港?

  贝拉克·奥巴马总统当前在阿富汗、也门和其他地区的安全战略显示,美国将会寻求继续施行隐蔽性干预来减轻后一种风险——特别是利用无人飞行器。但是,阻止对手在该地区获得一种过分自大的影响力,将要求一种完全不同类型的反应——即寻求旧盟友如日本和新朋友如印度的支持。

  这样做的理由显而易见:中国对于中东地区能源进口的依赖意味着其几乎一定会寻求填补该地区的一切安全真空。事实上,中国似乎早就在期待该地区安全结构的这些即将发生的变化,并且似乎已经准备好在条件允许的时候利用这些变化。

  中国在印度洋的“珍珠链”——将中国与中东和非洲地区联系起来的一系列潜在的海军兵站——将会为中国提供一支能够巡航波斯湾航道的蓝水海军。

  但是,在试图与中东地区的石油制造国达成新协议的同时,中国已经因为对伊朗的强大支持受到连累,后者目前深陷于一场与该地区主要什叶派国家特别是沙特阿拉伯的权力斗争之中。如果中国与伊朗的关系没有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与波斯湾的君主国们的战略合作关系证明将是不可能实现的。

  而且,中国在中东地区谋求更大影响力的不可避免的努力意味着,印度、印度尼西亚、日本、韩国、土耳其和其他国家也需要主动创建能够保护各自国家利益的地区安全结构。这些国家必须明确自己是否拥有实现自身国家利益目标的手段。例如,他们是否能够提供美国长期以来为该地区的阿拉伯国家所提供的那种安全?

  设想亚洲大国进入中东并在该地区展开权力斗争在今天看来还是一种遥远的前景。但是,十年前,美国从该地区脱离的可能性也是如此。

责任编辑: 张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